迷了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她来运转 > 第353章 跪地磕头学狗叫
    “我不信这些的!”韩玥柔声道,“你看他之前不是说我的八字主乱又克夫孤寡的,现在又说我的命数他推断不了。就算他说的是实话又如何呢!说不定明天又说他也算不了你的命呢!你也是先生用秘术抢救回来的人。肯定也不在他们能测算之列。我们还没问先生到底是什么秘术呢!”

    “玥儿……”周蕴反手抓住了韩玥的手,“我难过的是我们父皇母后都没有告诉过我。很明显和你一样我对外的八字也是假的。”

    “这样的事他们自然不会告诉我们了。我母后也是临终才告诉了我。你不是说过了,咱们共命同生的。如今咱们已经成亲了。我们不用管什么乱不乱星的,我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没什么可怕的,咱们过咱们的就是了。”

    “嗯!”周蕴将韩玥往怀里一揽继续道,“我一直觉得父皇母后对我特别宠爱,原来是这个原因。”

    “据我母后身边的姑姑说,我母后生我的时候难产险些丧命,我父皇一怒将接生婆以及当时就近伺候的宫人都给处决了。如今想想,是怕我出生的时辰泄漏了吧!”

    “从小到大,我父皇母后都对我格外宠爱,想必也是因为我的八字吧。”

    “在我皇祖父的时候就一直在防乱星,我父皇自然也是对乱星严防死守的。也难怪我母后这么偏袒我维护我!她是怕我父皇对我下手!”

    “也难怪上次我父皇顺水推舟的要我死!”

    “难怪他一直都不给我兵权。我二哥能领兵十万。而我就只有五千!”

    “不是!”韩玥打断了周蕴,“就算你是霸主又如何了。难道说你父皇就不想一统四国吗?”

    “错就在我不是嫡长子。大周的礼制严格,历来继位者都是嫡长子!若是我真是霸主,那我大哥怎么办?大周数百年传承的礼制怎么办?”

    韩玥笑了笑:“母后不是说了,我们成亲的时候就册立太子的吗?再说你扪心自问你想当霸主吗!”

    “不想啊!”周蕴声音不由高了几分,“从小到大我都没想过。我就不信了!我不想当还真就能当了!算了不想了!咱们还是回去好好想想是先要小魔王好呢,还是小魔女好……”

    两人回到宫里才下了车就见王太监跑了过来。

    “三殿下,三王妃,你们可回来了,东方先生一直等着你们呢。”

    “那走吧!”周蕴道,“正好我们也有事找他。”

    为了就近照顾周皇,东方启阳临时住在了周蕴宫里的偏殿。

    东方启阳被东方朔月一直带到了住处。

    周蕴和韩玥到来的时候,东方朔月正眉头紧锁的看着东方启阳。

    王太监跟到门后就关好了门退了出去。

    房内氛围凝重,都能听到两人进来的脚步声。

    “她来了!”东方朔月起身望着东方启阳,“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哼!”东方启阳冷笑,“第一,我需要她给我赔礼道歉,第二,你把如何救周蕴的秘术告诉我!就这么简单。”

    “赔礼道歉?”周蕴上前对着东方启阳道,“是你给我们赔礼道歉吧!亏本王这么信任你,你居然敢利用项旭挟持我们!若不是看在先生的份上你早就没命了!居然还敢让我们给你赔礼道歉!想都别想!”

    东方启阳一翻白眼:“那就算了!我死也不会说的!你就等着断子绝孙吧!”

    “你!”周蕴握着拳头就对准了东方启阳的头。

    韩玥上前握住了周蕴的拳头。

    “你说,要我如何赔礼道歉?”

    东方启阳瞟了一眼韩玥:“跪地磕头学狗叫!”

    周蕴抡起另一只拳头对着东方启阳的下巴就打了过去。

    拳头正打在东方启阳的下颌骨上,只见一股含着牙齿的血就飞了出去。

    “周蕴!”东方朔月沉声喝道,“不可动气!”

    “先生!”周蕴又握紧了拳头,“难道就任他如此?”

    东方朔月叹了口气:“事关玥儿一生,三殿下还需要忍忍。”

    果然,东方启阳当初给她服的药是有问题的。想必东方朔月审问的时候,东方启阳用此来威胁他了。

    周蕴一愣随即道:“项旭不是说没给玥儿服药吗?”

    “这次没有!”东方朔月吐了口气道,“还是玥儿假扮钰王的时候。”

    “先生应该也会解的吧!”

    东方朔月摇了摇头,“我不擅长这个。”

    “白奕可以。”韩玥突然插话道。

    “哼!”东方启阳捂着掉牙的嘴狰狞的笑着一口的血沫子,“那你就去找他好了!你不给老子赔礼道歉,就等着断子绝孙好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不能生,有的是女人能生。三殿下到时候多找几个女人不就得了!”

    站在一旁的周蕴手上一扬对着东方启阳的胸口就是一拳。

    噗哧!

    又是一口鲜血从东方启阳嘴里喷出。

    周蕴握着拳头转向了东方朔月,“先生!您该问的都问完了吗?如果只有这一件的话,就……”

    “周蕴!”东方启阳突然大笑道,“怎么着?这么快就想纳妾了啊?这的确是个好理由!您尽管打死老子好了!打死了老子就没人能治好她了!”

    “师叔!”韩玥望着东方启阳淡淡一笑,“我最后再叫你一次师叔。你觉得现在我还会让你治吗?别说断子绝孙,就是立马死了,我也不会让你治了。一直觉得你虽然口口声声的说恨老鬼,但是你们毕竟是同门,还有师兄弟的情分的。没想到你既然包藏祸心欺骗了我们!对于叛徒我韩玥宁愿自损一千也要伤你八百!”

    “欺骗?”东方启阳一瞪眼,“就你这个骗子还好意思跟我谈欺骗?你骗的人还少吗?我成今天这样还不是被你骗的!”

    “师弟!”东方朔月深深叹了口气,“你若是一心求死也不是不能的。你若是想活就医治好丫头。不瞒你说,白奕的秘术就是师父密卷的下半册。你若是治好了丫头,我就给你!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丽妃那边自然是没有你容身之处的!你好好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