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了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她来运转 > 第390章 再不滚我阉了你
    “你方才说什么?”项旭转头看了一眼周蕴,“先生走了?什么时候的事?”

    “三日前。”周蕴回望了一眼项旭。

    应宝领着人送茶进来就见周蕴和章华公主的侍卫四目相对的。

    关键两人还都看着对方许久未动的那种。

    三殿下不是憋疯了吧。连男人都看对眼了?

    前夜让许嫉侍寝,虽说就是喝了大半夜的酒,但是总归怪怪的。

    这大半夜的盯着一个男人看个没完没了的。

    魔怔了吧。

    “三殿下!”应宝大了大嗓门,“茶来了!”

    “嗯!”周蕴将目光转到茶水上。伸手拿了一杯。

    项旭也拿了一杯。

    两人几乎同一时间抿了一口。

    应宝瞪着眼睛站在了一旁。

    “出去吧!”周蕴扫了一眼应宝。

    “出去?”应宝不由看了一眼周蕴。

    这俩人手捧茶杯肩并肩的坐在一起还让他出去?

    “去!”周蕴又说了声,“所有人!都出去!关上门。不许偷听!”

    听到吩咐宫人连忙退出去。端茶水的也将托盘放下退了出去。

    见众人退了出去,应宝忍不住劝道,“三殿下这样不好吧!”

    “怎么了?”周蕴有些恼了。应宝平日最懂他心思了这会子怎么那么别扭呢?

    “开着门吧!”项旭淡淡笑道,“你们远远看着,我们就说说话不会做对不起你们王妃的事。”

    周蕴顿时明白了,将茶杯往应宝手里一丢,“想什么呢!出去!罚跪!”

    应宝连忙接过茶杯依旧不死心的看了一眼周蕴:“王妃有着身子,三殿下……”

    “滚!”周蕴跃下长案对着应宝的屁股就是一脚,“什么乱七八糟的!亏你自幼伺候本王的!脑子进水了?”

    应宝挨了一脚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握着茶杯的跳出去老远:“这还不这些日子你造的……”

    这些日子应宝每夜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周蕴一个忍不住就伤到了韩玥。只是不管他怎么小心,怎么往屋里放床榻。每次醒来还是发现周蕴都是抱着韩玥睡在一起的……

    周蕴一咬牙:“再不滚我阉了你!”

    “阉过了!”项旭抓住了周蕴的肩膀。

    应宝虽是阉人最嫉恨别人说他了。听周蕴这么一说知道他是真恼了捂着屁股就跑开了。

    项旭抓着周蕴的肩膀将他往上一提,两人又肩并肩的坐着。

    周蕴伸手又拿起了一杯茶:“你别听他瞎说!我这些日子……”

    周蕴自己也说不下去了。这些日子他馋猫一般的……

    “憋疯了吧!”项旭接道。

    “你!”周蕴一咬牙看了过去!

    “我也是男人!”项旭对着周蕴淡淡一笑,“懂你!”

    项旭的眼睛很亮,难怪她给他取名寒星,这么仔细一看,这双眼睛果然就是藏着星星一般。

    刚刚被羞辱完站在院子里远远的看着周蕴又和那个侍卫看对了眼,应宝一咬牙又跑到了偏殿门口压着嗓子喊道:“不做什么也不行!想也不行!王妃知道了会伤心的。”

    生怕再被打,应宝说完一扭身又跑开。

    案桌上的两人顿时就笑开了。

    相视一笑,就像许久的故人。

    沉默片刻项旭又道,“她就是有让人憋疯的本领,宁愿自己憋疯了也不愿她伤心一分一毫……”

    周蕴正笑着一把揪住了项旭的衣领:“你说什么?”

    项旭任周蕴抓住面带微笑道:“我们都爱她不是吗?”

    “不是!”周蕴手上用力,“你不能!”

    “你放心!”项旭被周蕴抓着衣领勒的满脸通红,“她有了你了,我会退出!以后她就由你照顾了!因为我爱上荇儿了。”

    周蕴缓缓松开了手,又将项旭的衣领抚了两下理平整了:“真心的?”

    “嗯!”项旭冲周蕴点了点头,“我第一眼看到荇儿的时候,就觉得她和之前的韩玥很像。同样穿着鹅黄的春衫,同样的可亲,有着同样笑眯眯的眼睛……”

    周蕴一把又掐住了项旭的衣领:“荇儿不是任何人的影子!你若是把她当成替代绝对不行!”

    “不是!”项旭望着周蕴笃定道,“我对韩玥的感情你永远体会不到!但是你放心,荇儿对不是她的替代品!好比,我上辈子爱韩玥死去活来的最终死了。现在我又活了,我爱上了另外一个女人,就是这样。”

    周蕴又缓缓松了手。

    “我会永远失忆下去!”项旭摸了摸被周蕴勒疼的脖子,“你好好待她!”

    “这个不用你说!”周蕴往又抓起来一杯茶一饮而尽。

    “那我们现在就来说说别的事!先生怎么就走了呢?”

    “师叔突然恢复了功力袭击了先生,为了保护先生,我失手将他打死了……”

    “噢……”项旭又看了一眼周蕴,“他是如何恢复功力的?还有你的神力是哪里来的?”

    周蕴摇了摇头:“不知道。先生说师叔吃了什么药了。至于我,先生只说是秘术。”

    项旭盯着周蕴的眼睛低声道:“你有没有想过?马御风原本已经被我师父认定断气了,怎么就突然又活过来了,还得了一身神力?”

    “你什么意思?”周蕴又盯上了项旭的眼睛,“你不会怀疑先生吧?”

    “那你告诉我这世上谁还有这样的本领?我原本也不愿意这样怀疑的。但是你方才说那个瘸子也恢复了功力,我就不的不怀疑了!”

    “不可能!”周蕴连忙道,“马御风是韩国内乱的罪魁祸首,先生最恨他了!绝对不会救他的!更不给给他功力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项旭嘴角一斜,“这信里,先生还让你小心钰王!我刚刚问了钰王。我师父被控制的事他都写信给你了。你却说你没见到。我在想这信是不是被先生看到了。他怕露出马脚,怕我替父报仇,所以才急匆匆的走了。要不然那个瘸子为何早不袭击他晚不袭击他,便在钰王的信送进来的时候袭击他呢?”

    “再说一次我没有收到任何信!”

    项旭无奈的望了一眼周蕴:“你把宫门守的死死的,他能送进来嘛?到底有没有信,你去问问当时守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