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了吧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东厂蜜令:督主喜提小庶女 > 第231章 只对我这样
    “大人。”姜雨笙敲了敲门,“大人您还好吗?”

    “不准进来。”苏俨的声音夹杂着隐忍的痛苦。

    姜雨笙想起之前在山洞里苏俨犯病的样子,心急如焚:“大人,开门,快开门啊。”

    “走!”

    “苏俨,你再不开门我就不理你了!”姜雨笙也来气了,“我数三下,不开门我天亮就去找表哥,和他说婚约作数。一!”

    二还没喊,面前的门“咯吱”一声被掌风推开了。

    阿全松了口气的时候又忍不住吐槽,春心荡漾的大人还真是够……闷的。他实在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

    姜雨笙迅速进去反手关上门,只见油灯下床榻上蜷缩着个人,身着白色中衣,她几步走到床前。

    苏俨闭着眼眉头紧蹙,豆大般的汗珠从额头滑落,那件中衣湿得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她想起上次山洞里他犯病时咬着自己胳膊就好受多了,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将白皙的手臂伸到苏俨面前:“大人,你咬。”

    苏俨费力地睁开眼,颤着手挥开她的胳膊。

    姜雨笙再伸过来:“没事你就咬。”

    苏俨艰难地别开头,从喉间吐出两个字:“会……疼。”

    都这时候了还担心她会疼,姜雨笙掰过他的脸:“可看你疼成这样,我心疼。”

    一个不肯咬,一个一定要塞到对方嘴里,一来二去,姜雨笙身子一个不稳,直接扑到了苏俨身上。

    感受到苏俨滚烫的身体,姜雨笙紧紧抱着苏俨:“大人,这样会好点吗?”

    苏俨一个翻身,反将姜雨笙压在身上,头趴在她的肩窝处,鼻端萦绕着她独有的清香,身上的痛苦还在不断地放大,他痛得感觉奇经八脉都要炸开了。

    “大人。”姜雨笙看苏俨痛成这样,急得不行,一低头,唇瓣碰到他的耳垂,二话不说含住,生涩的咬着。

    苏俨身子一僵,仅有的理智也在这一瞬间崩塌,他张嘴,触碰到她的脖子,本能地啃咬着,舔舐着,一下又一下,一圈又一圈。

    一个轻轻的含住耳垂,一个从重到轻咬着脖子,直到后来苏俨沉沉睡去,姜雨笙才算是松了口气。

    她艰难地将苏俨从自己身上挪开,躺好,又去打来热水,细心地替他擦洗着脸和脖子。

    黎明时分,苏俨才幽幽醒来,他看到趴在床边的人,半夜时分那些零碎的画面拼凑起来,他猛然红了脸,下意识看向某处,还好,盖着被子没发现什么。

    他撑着身子坐起来,吵醒了姜雨笙,她揉着惺忪的双眼,语气还有些鼻音:“大人醒了?”

    “嗯。”苏俨有些别扭地拂了下被子一角,斟酌着问道,“昨夜……”

    姜雨笙叹了口气:“昨夜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大人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苏俨一副木了的表情:“你……我……”就算没有经验,也不至于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姜雨笙“噗嗤”笑了出来:“就算我想做点什么,大人也不行啊。”

    苏俨:“……”

    “大人这老毛病是每逢月圆之日就会发作吗?”昨夜在来的路上,姜雨笙就听阿全提起过几句。

    “发作必定是在月圆,但不是每个月圆之日都会发作。”

    姜雨笙坐到床榻上,伸手覆盖住苏俨的手背:“以后大人不用怕了,我就是大人的药。”

    苏俨心里一动,看向她:“昨夜你如何替我解痛的?”

    “大人想知道?”姜雨笙眼底还带着睡意,可这慵懒的眼神看在苏俨眼里,反倒多了几分勾人的魅力。

    苏俨看她这狡黠的眼神,眉眼一跳,突然好想收回这个问题,可是来不及了,只见姜雨笙倾身过来,随即他耳垂上突然被温热的唇含住,贝齿轻轻一咬,酥麻的感觉蔓延全身。

    姜雨笙又坐直了身子,直直地看着苏俨:“大人还记得吗?”

    苏俨两道剑眉蹙在一起,仿佛在隐忍着什么,视线落在她的脖子上,有几处红痕,他指了指她的脖子:“你这……”

    姜雨笙白皙的手指抚摸着昨夜被苏俨舔舐过的脖子:“这些红果子,可是大人种的呢。我倒是才发现,大人不仅武功高强,种植技术也很不错。”

    种植技术哪家强,当数东厂活阎王。

    苏俨喉结滚动着,目光灼灼地盯着姜雨笙。

    要命了,起变化了……

    苏俨挪了挪身子,又用被子盖好,才强自镇定道:“饿吗?我命阿全送些早点过来。”

    阿全端着小米粥和金丝卷进来的时候,全程低垂着头,看都不敢看苏俨一眼,放下后赶紧走。

    有人要来汇报公务,都被阿全给挡住了:“大人昨夜劳累了一夜,身子虚脱的很,你们明日再来吧。”

    姜雨笙确实饿了,也不客气,一会儿就把小米粥喝完,连着吃了三个金丝卷,才算是回过神来了,她看苏俨一筷子都没动:“大人怎么不吃?”

    “哦,还不饿。”

    “大人是疼了一夜手没力气了吗?”姜雨笙很为苏俨考虑,端起小米粥,“那我来喂大人吧?”

    不行,不要,不好,心里分明是这么想的,可苏俨却瞬间张开了嘴,任由姜雨笙将一口粥缓缓送入口中,连着几口,一会儿就将一碗粥喝了个见底。

    “大人可还要阿全再送些吃食过来?”姜雨笙将碗碟放好,却不妨面前出现杏色衣袖,她抬眼望去,苏俨正用衣袖擦拭着她唇角的水渍,眼神认真,表情专注,仿佛是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大人。”姜雨笙开口。

    “嗯。”苏俨将她唇角擦干净才收回衣袖,又倒了杯茶,将茶盏推到姜雨笙面前,做了个请的动作。

    “这些事,以后大人只对我做,好吗?”

    某人装傻:“什么事?”

    姜雨笙凑到苏俨面前,捏着自己的耳垂:“这里。”又摸了摸自己的唇瓣,“这里。”再继续往下,指着脖子上那一片红痕,“还有这些。”

    “与我何干?”某人继续嘴硬。

    “哦?是吗?难不成这些都是我表哥做的?”

    “他敢!”

    姜雨笙“扑哧”笑了起来:“所以,这些都只能是大人对我做啊。”

    眼前娇小可爱的姑娘灿若星辰的双眼,泛着水润又带着点娇媚的眼神,想起早上耳垂被含着时的酥麻……

    完了完了,又有变化了,被子在哪里?

    苏俨手一扬,掌风将挂在架子上的披风带了过来,他一把将自己裹起来,看姜雨笙狐疑的眼神,有些不自在道:“有些冷。”

    姜雨笙也没多想,问道:“大人为何会有这老毛病?”

    “五年前练功的时候被算计了。”

    “大人可查出是何人所为?”

    苏俨又添了杯热茶:“你还记得去年端午时突然出现的刺客吗?”见姜雨笙点头,他继续道,“在树林里拉下那刺客的面纱,看到他脸上全是刺青。五年前暗算我的人,也是这样的面貌。来了几十个,领头人负伤走了,剩下的都被我诛杀。”

    “大人身为东厂督主,替皇上办事,只怕明里暗里有不少人都想对大人不利。”

    苏俨摇头:“刺客及刺客背后的人,无论是武功招式还是形式作风,都是似我们大奉会有的。”

    “血兽。”姜雨笙马上就想到这个,“这只有西北才有的血兽无端出现在都城,刺客又不是大奉人,会不会是有人和西勒沁勾结?”

    “一切都还没有定论,不好说。况且东厂查了这么久都没再查到血兽,只怕那日被我们发现后,就被人连夜转移走了。”说到此事,苏俨想起那具小孩尸体,也依然还是没有头绪。

    “时辰不早了,我送你回府。”苏俨起身。

    “嗯,接下来也没什么大事,这小孩尸体的事,我再好好查查。”

    “谁说接下来没什么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