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了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月极长行 > 196 享用
    傅乔带着知禾在浓浓白雾里,进了颠烟城,目及之处,皆是茫茫一片。

    她二人在寂静的行街上缓步而行,知禾小声道:“这颠烟城与夜晚相比,完全不一样,若不是你带我来,我还以为这是别处呢。”

    傅乔笑道:“颠烟城日出而息,日落才现,等日头西下,白雾会渐渐散去,当红日完全隐入西山,颠烟城的烛火笼就会亮起。”

    然后,人来妖往,花楼大开,战台摆起,烤摊架起,有美色,有血腥亦有美味。

    还有一些更阴暗的地方,但傅乔从未去过。

    有修士自白雾中穿行,警惕的与她们擦肩而过。

    傅乔带着知禾在月街街头停下脚步,知禾拉着她的衣袖,见她停下,以为是碰见什么了,不由紧张的问道:“傅乔,怎么了?”

    傅乔转身,“去另一条街吧,这是月街,摆战台的地方,腥味甚重,你不会喜欢的。”

    知禾呼出一口气来,松开傅乔的衣袖,“这样啊,那我们去另一边走走吧。”

    她们走后,月街浓雾里有一女声响起,“大白天的居然来颠烟城闲逛,这白雾飘飘的地方适合谈情说爱嘛?”

    接着又有个男声道:“当然适合,你我二人此时不就在此处?烟雾缭绕之处,最适合做些别人不能看的事了,来吧宝贝儿!”

    “讨厌,走开啦,别……”

    ……

    知禾停下脚步,她侧耳倾听,“傅乔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知禾转身,四周白茫茫一片,她什么都看不到。

    “有,很多。”傅乔拉着知禾往前走去。

    知禾边走边问,“是什么声音?”

    傅乔眼睛一眨,“是春天到的声音。”

    知禾“噗嗤”一笑,不再问下去。

    傅乔带着知禾来到颠烟城最高的阁楼顶上,二人一齐看着脚下白茫茫的一片。

    “这一看还挺漂亮的,如仙境一般。”

    傅乔提起衣摆坐下,“你又没去过仙境,怎么知道仙境就一定是白雾飘渺的?”

    知禾学着傅乔的样子,拉起裙摆紧挨着傅乔坐下,“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都是他们瞎想出来的罢了,羽化成仙的仙人根本就没在这世间出现过。”

    知禾双手托着下巴,歪头看着傅乔,“傅乔,你又知道。”

    “太乙门有很多书,我就没看过那些成为仙人的修玄者出现留下什么过,没有这一方面的记载。”

    “那,你觉得仙境应该是怎么样的?”

    傅乔笑道:“这我可不知道,我离仙人的境界还十分遥远着呢,那些写着仙境如何美丽、如何祥和的人,不过是将自己心里所期盼的美好写了出来罢了。”

    “是啊,仙境是美好的,地狱是可怕,可也没人去过真正的地狱。”

    傅乔接口道:“也许仙境就是地狱呢,”她伸手抓着一把薄雾,“世间广阔,人与天地相比,如蝼蚁一般,未知的太多了。”

    知禾笑道:“你这想法还真是与众不同,但我觉得无论是仙境还是地狱,是取决于人的心态,就如我现在,我觉得我现在就是身处于仙境之中。”

    知禾闭眼仰头,感受着白雾里的清凉,“这种感觉真好,”她睁眼看着傅乔笑道:“若再有一碟撒满了辣粉的烤食更好了。”

    傅乔道:“再配上一壶清酒,几碟点心。”

    说着二人相视一笑,继而大笑。

    日头逐渐西斜,渐渐的变得通红,她们脚下的白雾也在淡化,楼角、行街开始变的清晰起来。

    出现的修士与妖灵渐多,终于夕阳带着最后一抹绚丽隐入了暮云里。

    颠烟城的烛火笼一只一只的燃起来了。

    傅乔取出一张符纸丢到知禾身上。

    知禾好奇,“你这是做什么?”

    “能隐你面容,这样更安全些,走吧,看看烤摊摆起来了没有。”

    傅乔带着知禾从高空跃下,她扶着知禾的腰肢在行街上稳稳落下,随后二人直往风街而去。

    路过金衣楼,金衣楼大门已开,门口依然站立着两个修为甚高的修士,里面的烟女一如既往的迎来送往。

    魇魔涧一事对颠烟城未有丝毫影响,反而因两界修士大量聚集六重山与魇魔小城,这使颠烟城更加繁华。

    到了风街,熟识的摊主刚将炭火烧好。

    知禾上前对摊主盈盈一笑,点了两份,“这两份,一份要辣一份不要。”

    摊主抬头看着她,觉得面前的仙子容貌陌生但声音熟悉,他仔细一看,顿时笑道:“原来是仙子,仙子许久未来我这烤摊了。”

    知禾笑道:“所以今夜我要食用多些,摊主记得给我的多放些辣粉,另一份不要辣。”

    摊主笑道:“好,仙子坐着稍等,马上来。”

    知禾转身却没看到傅乔了,知道傅乔是去买糕点了,她挑了靠里边的凳子坐下。

    周边有几道狐疑的目光向她扫来,知禾看向那几人,看他们手背有画着墨色符文,想来是修符的修士。

    也许是发现她身上有符纸而感到意外吧。

    有个修士察看她片刻后,突然对知禾扔来一张符纸,知禾丝毫不擦。

    傅乔蓦然出现在知禾身边,她一手拎着几个油纸包,一手伸出两指夹住了那张符纸,两指稍稍用力,符纸化为灰烬落下。

    她侧头冷冷的看着那修士,指尖对他一弹,两张符纸一前一后对他飞去,符纸速度极快,那人只来得及挡下一张符纸。

    剩下一张被碰到身上,登时化为火焰,那人的衣饰被燃起来了,顿时呱呱叫着逃离了。

    知禾还纳闷这人好端端的身上怎么就起火了呢,随后她一转头,看到傅乔手提着几个油纸包立在她身后。

    “买好了?”

    “是啊,买了些好吃的糕点。”傅乔说着将油纸包放到桌上,坐下。

    她一坐下,靠近她们的那些修士都起身换了离她们稍稍远些的位置,就怕突然有张符纸对自己飞来。

    知禾将油纸包打开,里面是几样精致小巧的花形糕点,她拿起几块尝了下,立即笑眯了眼,“这糕点比你上次买的还要好吃。”

    “是嘛,当时看着别人买挺多的,我也就买了些。”

    知禾见她没带酒,问道:“你没买酒吗?”

    “不了,先不饮了。”最近形势不安,又带着知禾,这酒还是不饮了。

    摊主亲自将知禾点的烤食给她们端上来了,“二位点的烤食来了。”

    “谢摊主!”

    摊主又道:“二位慢用。”说着他又转身忙去了。

    知禾将她那份拉至面前,低头深深一闻,盘里的烤食还在“滋滋”的冒着油点子,“太香了。”

    傅乔拿起一串吹了吹,咬了一口,“确实香,”她也是许多未来颠烟城食用烤食了。

    她这边一串食完,知禾那边桌上已经放着几根竹签了。

    裹着厚厚辣粉的烤食,又香又辣又脆,知禾吃的面色通红,傅乔给她倒了杯茶水,“你喝杯茶,慢点吃。”

    知禾将茶水饮下,道:“你要去魇魔涧,只怕我又要好久不能在这里食用烤食了。”

    傅乔道:“两界修士联手,又有郝娅女王在,应该用不了多久时间就能平息魇魔涧里的魇尸。”

    知禾口里有着食物,她含糊不清的道:“那我今晚也要吃过瘾了才行。”

    傅乔看她狼吞虎咽的模样,无奈的道:“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