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了吧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尚书大人请赐教 > 114 大人想听故事吗?
    看来谢麟韫是打定主意要吊她胃口了。

    宋舒只好强行压下烦乱的思绪,夹起肉片蘸了点酱料,本来是从容不迫十分矜持的,但就在她闻到诱人肉香的时候,还是没把握好节奏,心急火燎的放进嘴里烫的呼呼直吹气。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谢麟韫嘴角含笑专心的为宋舒涮肉,她倒是理直气壮的吃完一块又一块。

    吃到八分饱,宋舒放下筷子,“饱了。”

    谢麟韫看了她一眼,用钳子夹走锅子下燃烧着的炭火,“想问就问吧。”

    话到嘴边,宋舒顿了顿,再去追问李家人的行踪好像有点幼稚,以谢麟韫的性格,做这些绝不会是心血来潮,只是因为他在意,并愿意付诸行动。

    于是宋舒放下执念,发自内心的笑了,“谢谢。”

    这声谢似乎在谢麟韫的意料之中,“和我不必说这个。”

    “以后大人想听可听不到了。”借着暖锅的烟火气,宋舒终究还是卸下累累心防,“一年的朝夕相处,李家人的性格我最明白,我能做的都做了,今日是年夜,大人想听故事吗?”

    “只要是你说的,愿闻其详。”

    这句话好似有魔力一般,宋舒觉得周身的血液都滚烫起来,自己说出来的话很近,但又好像从远处传过来一般,带着空灵的回响,敲击着她的耳膜与胸腔。

    “我有记忆以来就没有父母,只有祖父,日夜陪护养育我的也不是我的血亲。”宋舒说到这里想起乳母憨厚的脸庞,也是因为李平葛长的像乳母,她才总是想着多做一些,这也是她十多年来唯一的软肋和盔甲。

    “乳母没有名字,年纪轻轻就嫁到了李家,脏活累活都要干,我出生的时候她才生养孩子没几年,已经老的和四十多岁的妇人一般了,李家家境艰难,为了几锭银子就抛下一家子孤身来到我家,没想到吧,我是在淼都出生的。”

    宋舒笑的勉强,谢麟韫淡淡的看着她,她又接着说,“其实乳母没必要跟着我家搬去九州,但因为我是女孩,她心软,后来我知道,祖父一下子给了李家两百两银子,说着好听是赏银,其实是买断了乳母的下半生和母子情,太划算了不是么。”

    “看到李家小院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李家给不了乳母什么好生活,其实也是没办法。李家拿着乳母的卖身钱应该过了一段不错的日子,但李平葛没了亲娘的爱护,念不下去书只能做苦力,可是李慕不该走这样的路。”

    听到这里谢麟韫才算是明白,一向不愿麻烦人的宋舒,为何要为了李家付出人情放下尊严,只因她是在报恩,哪怕对方并不能体会她的心境,甚至不领她的情,她也要拼尽全力一试。

    “可是他们不懂,他们恐怕永远都不会懂,现在想想,我其实不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了自己。我想要心安理得,想要乳母地下有知觉得抛家弃子是值得的,甚至是最好的选择。我信心满满的以为可以帮助李家脱离现在的困境,可是我忘了,他们是人,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我太自以为是了。”

    宋舒剖析自己剖析的痛快彻底,谢麟韫微微皱眉,“你对自己过于苛刻了。”

    “严已律人难道就是对的么?”宋舒自嘲的笑了笑,见此情景谢麟韫想要说些什么,宋舒却不给他这个机会,“放心,我不是个会钻牛角尖的人,我真的都想明白了。”

    看着她灿烂的笑中隐约含泪,谢麟韫无可奈何的轻叹了一口气,“好,今天是年夜,除旧迎新,我希望你新的一年可以无忧无虑开心快乐。”

    宋舒瞬间破涕为笑,“这可真是个奢侈的新年愿望。”

    无忧无虑本该是她这个年纪应该拥有的,谢麟韫颇有些心疼,也就不再绕弯子了,“你的心思没有白费。”

    “什么?”

    谢麟韫露出一个了然的笑来,“今早发现李家人离开的时候,我便派人去李家查看,得知他们已经安全到家,我便与长姐、子遥登门拜访。”

    听到这里,宋舒震惊的瞪圆了眼睛,“不会吧!你们亲自去了李家?”

    “乖,听我说完。”谢麟韫似乎也没料到自己的语气如此温柔,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李平葛为人老实本分,李慕也被你教导的很好,住在这样简陋嘈杂的环境的确不利于孩子的成长。长姐做主,待我们回到尚书府后,他们一家三口可住进别馆云舒阁,我会安排白马书院的教习先生教导李慕,一直到他考学。”

    这个待遇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豪华大馅饼,宋舒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这……他们听了是什么反应?”

    闻此谢麟韫顿了顿,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来,“李平葛初时以为这是一桩……交易。”

    “交易?”宋舒心想李家并没有什么能拿来与谢家交换的,思来想去,莫不是这傻大哥以为,这是拿她宋舒交换来的锦绣前程?这、这误会也太令人尴尬了吧!他不会还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瞧着宋舒逐渐僵硬古怪的表情,谢麟韫便知她怂了,神色从容的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看着深褐色的叶片在滚水中旋了几旋,如一叶扁舟稳稳的浮在水面上。

    再看宋舒已是一副视死如归、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得逞了的谢麟韫抿了口茶水,慢条斯理的说道,“李慕这孩子性格颇得长姐的喜爱,诗书方面基础扎实,是个读书的好材料,多加栽培日后必定成才。至于其他的,谢家在金陵便资助了不少像他这样家境贫寒的学子,提供住处也并不是首例。”

    这算是在宽她的心么,宋舒看着气定神闲的谢麟韫,不用深究便听出这理由漏洞百出,不是这位礼部尚书大人严谨求实宁缺毋滥的作风,“我大哥这就信了?”

    “为何不信。”

    宋舒一时不忿脱口而出,“因为很可疑啊!”

    这听起来似乎是在嫌弃他?谢麟韫眉头轻挑,笑的有些毛骨悚然,“不知宋小姐有何高见?”

    ------题外话------

    存稿正式用完,以后可能一周七天,五更或者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