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了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情定忘川之彼岸花开 > 第四百六十九章 问罪
    九重天上,来了一个人,自带圣光,让人恍惚。

    “站住!来者何人?”天兵壮着胆子拦下了玉灵凡,玉灵凡拿出玉梵仙人送给她的牌子,天兵一看,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知仙人驾到,多有得罪,还请仙人责罚!”

    此时的玉灵凡虽没有天帝的安排,更没有位列仙班,但这是迟早的事情,所以,这礼她受得起的!“起来吧!”天兵让开路,玉灵凡正打算往里走,一道光落到了她身后不远处,天兵见了他,立刻行了礼,“参见冥王!”

    冥王神色冷漠,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向了玉灵凡,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下,看着她身上的气质完全没了玉灵凡的影子,他的心里还在好奇发生了什么,却迎来了玉灵凡的目光,“冥王为何这么看着我?”

    “你不是玉灵凡。”冥王看着她淡淡地说了一声,“今日找我来所为何事?”

    看来,就在玉灵凡上九重天的时候,忘川已经将信件送到了冥府,信上写着要冥王亲自上九重天一趟,这一次他们要撕开云卿的假面具!

    天帝正在和云卿神君等人议事,云卿很少参加这种事情,只是近日发生了一些事,他才出席得频繁了一点,正当他恍惚的时候,外面的天兵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参见天帝!”

    “说!”

    “玉梵山玉灵凡和冥府冥王求见!”

    “宣!”

    天帝说话声如洪钟,在这偌大的凌霄宝殿回响,给人警世鸣钟的感觉。

    云卿眉头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立刻收敛,没有了表情,看着走进来的玉灵凡和冥王,这冥王倒没什么稀奇,没有任何生气,可这玉灵凡,与他以往所见全然不同,背着手掐指一算,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他们竟然失败了!

    “冥王,你来所为何事?”

    “天帝,此番并不是我自己要来,而是有人邀我前来的。”说着便看向了玉灵凡,天帝的目光也落在了她的身上,“玉梵?”

    无论是气质还是装扮都太像了,若不是长相不同,她活脱脱就是玉梵仙人的翻版!

    “天帝挂念家师,灵凡很是欣慰,灵凡在此谢过天帝厚爱,可惜,家师怕是不能亲自前来道谢了!”

    此话一出,凌霄宝殿上一片哗然,议论纷纷,唯有天帝,处变不惊,“此话怎讲?”

    “家师玉梵仙人已经仙逝!”这句话一落,众人的议论声越发大了,就连冥王都觉得惊讶,这又是唱哪出戏呢?

    “到底怎么回事?”

    “这就要问问云卿神君了!”玉灵凡看向云卿,云卿神色淡然,波澜不惊,没有丝毫惧色,“问本君作甚?”

    “神君莫不是不肯认吧?”玉灵凡睨了他一眼,“也是,神君做过的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有哪一件是您认了的?我想想,大闹冥府是一件,杀死鬼差是一件,放出九婴毁我玉梵山是一件,拔出上古凶剑是一件,就在不久前,杀了我师父又是一件!”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表面淡定,实则心里早已惊涛骇浪,想要将眼前这人杀了,为自己的师父报仇,可是她不能,因为她要为所有人讨个公道!

    “哈哈哈哈……”云卿笑着站了起来,“好一番慷慨陈词,好一顶高帽,只是想将这顶帽子戴在本君头上,可不是光动动嘴皮子那么简单呀!”

    冥王看了他一眼,他知道玉灵凡心里的愤怒,就像当日冥府被毁,他跑到九重天和云卿当面对质一样,最后也因为没有证据,自己背下了这口锅!

    如今,他只怕玉灵凡又重蹈他的覆辙,无凭无据,难以让人信服,更无法一举扳倒他,冥王在心里叹了一声,这小妮子怎么这么冲动,也怪他自己,不问清楚就来了,如今也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

    “我自然是有证据的!”此话一出,冥王眼睛一亮,若她有证据,那么搞不好真能给他致命一击,扳倒他。

    “哦?那便将你的证据拿出来看看。”

    若非做足了准备,玉灵凡又怎么会这么草率上九重天呢?只见她拂袖一挥,两道光落到了大殿之上,一白一绿,化成了两人,一男一女,“殿下跪着的是何人?”

    玉灵凡不答,反问道:“神君可认识他们?”

    “自是认识,他是本君的贴身侍卫。”只认了小白,却不认朝颜,想将自己摘干净?没那么容易!

    “那这位姑娘呢?”玉灵凡接着问道,“你不认识她,她可认识你呢。”朝颜看了云卿一眼,却被云卿的一个眼神喝退,低下了头。

    天帝坐在上头,高高在上,居高临下,说出的话极具威慑力,“说,你们和神君是什么关系?”

    “启禀天帝,”小白先开口了,“我曾是神君的侍卫,只是后来犯了错,被罚下凡间,要做足一千件善事才能重回九重天。”

    “那你呢?”这个你指的是朝颜。

    朝颜哪见过这般阵仗,早就怂了,“天帝……老爷,小女……小女只是一株仙草,得了神君照拂,化作人形,下凡……历练。”

    很好,这一切正好在玉灵凡的预料之中,主动和云卿划拨干净,想要他们开口说出真相,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既是如此,玉姑娘为何要将你们抓来?”

    小白继续说道:“禀天帝,我原在玉梵山周围做善事,没想玉梵山遭此大劫,故而想去帮忙,没想到这个玉姑娘便不由分说将我抓了起来,还说我伙同妖怪,意图破坏玉梵山。”

    “我……我也是这样,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望天帝老爷做主啊!”

    天帝被这双口相声说得一愣一愣的,转而问道:“玉姑娘,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我自然是有!”说着便反手唤出一面镜子,众人惊呼:“这是……玉梵神镜?”

    “不错!这正是我们玉梵山的镇山之宝,玉梵神镜!”玉灵凡朝冥王使了一个眼色,冥王知道她的意思,唤出自己冥府的辰时镜。

    看着这面镜子,云卿心里咯噔一下,却又马上恢复原状,这两面镜子,一个可照前世来生,一个照今生所犯罪孽,只是一个已经碎了,一面又没有照过去的能力,她拿出这东西有什么用?

    她要作甚?这也是冥王心里的迷惑,她让他上天的时候带上辰时镜,到底是想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