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了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洪荒穿越了诸天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先死的永远都是炮灰
    开什么玩笑?

    一个小小的六扇门捕头,什么时候也有了这么牛逼哄哄的本事?

    要是真的。

    那还要我们干嘛?

    所谓的兔死狐悲,唇亡齿寒,也莫过于如此了。

    殷不凡与姚明月这两个魔头虽是敌人,但论实力,却也与他们几人差不了太多。

    可就是这般了不起的两个对手。

    却死的如此的干脆。

    说好的轰轰烈烈的一场决斗呢?

    天下三奇‘不怕死’,但也怕死的如此的窝囊。

    “你不要过来。”

    原来不知不觉,李牧已经离他们很近了。

    身后。

    有些人甚至都已经开始逃离。

    冷呀!

    没办法。

    要知道,此时此刻,不只是小树林,就连这整个战场之下的剑冢,以及整个极乐谷,都已经处于一片白茫茫的晶莹状态。

    这冰封十里。

    大有向冰封万里转化的趋势。

    “怎么着?”

    “你TN的还想要冰封这整个云州大陆不成?”

    嘴上不怼。

    心里早就已经MMP了。

    好一阵鸡飞狗跳。

    也就是史文艳与波娜娜这两个神灵转世之身,这个时候受激之下,共同举起了手中的星月双星,也就是天地两剑的时候,将寒意排斥于外,才让大家伙感觉到了那么一丁点的安心。

    谁叫李牧一出手就这么恐怖呢?

    “你到底是谁?”

    “神?”

    “还是魔?”

    “来云州大陆又有何打算?”

    史文艳与波娜娜这两个人自然不是一般的武林人士,也自然不可能去学某些人一样,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埋头乱窜,以他们的见多识广,又岂会不毫无所觉?

    这丫的根本就不可能是云州土著。

    既然如此,那就有的谈了。

    大家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嘛。

    神灵又何苦为难神灵呢?

    “你们想知道我的来历?“

    “要不且先问问他?”

    李牧说道。

    而后一指旁边,与他长得有着七分相似的潮神转世之身,镜主大人。

    这家伙脸都已经绿了吧?

    看看.....

    看看.....

    就是这个死样子。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呀!

    一个好端端的傀儡替身,为什么没有听从主人的召唤。

    就已经跑了出来呢?

    且还变得如此的厉害?

    要说不震惊,那是不可能的。

    一辈子都没有这么震精过。

    但镜主也有他自己的考虑。

    作为六天之界里新一代枭雄,潮神的转世之身,他又岂会不明白,自己眼下的处境已经极其的凶险。

    太阴与太阳相结合,就已经很让人头痛了。

    且要是再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天界神灵,加入到对方的阵营。

    那岂不是说。

    他从今以后只有逃亡与死路一条这两个选择?

    不不不........

    “这绝不是我想要的。”

    所以,眼下最紧要的,是赶紧拉拢此人。

    他已经决定了。

    不能让对方知晓这一具躯体的真正来历。

    也不能让对方知晓,他们两人的关系,原来是可以追溯到孪生兄弟这样的层次,只不过因为某个错误的选择,错误的地点,是他亲手将自己的宝贝弟弟,给祭炼成了这样的一具傀儡金身。

    “早知道会有意外。”

    “还如直接掐死呢。”

    .......

    “哥哥,你是找它吗?”

    李牧已然掏出一物。

    这家伙居然不声不响的,已经将镜主留在他体内的用来操纵傀儡的那一缕元神以及真灵烙印给提炼了出来,并且还捏在了手中,扯犊子似的向对方展会。

    “我说呢,怎么这么难以召唤。”

    “半点反应也无。”

    “原来是在这呀......”

    镜子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接。

    “吧唧。”

    “噗”

    “你.....”

    “你什么你?“

    李牧已经握拳,将捏在手心里的元神碎片以及真灵烙印给统统化为了灰灰。

    并且还作势吹了一下。

    就这么与已经失之交臂,并且受其反噬,而吐血的镜主对视了起来。

    他没有忘记。

    这具身体里那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某段记忆,是如此的痛苦,如此的刻骨铭心,如此的让人想要发狂,想要毁灭这整个世界。

    那是一段长达长达的经历。

    是一段活生生,被至亲之人绑架,由人转化为傀儡的过程。

    痛吗?

    当然痛。

    就是现在想起来,李牧也感觉到浑身止不住的一阵抽搐。

    那也是他呀!

    “你果然记得。”

    “果然还是记得.......”

    “这不合规矩,你应该是已经完全消散了的才对,连地狱里的狱境应该也无法容纳你的残魂。“

    “为什么?”

    “为什么你会回来?”

    一个已经确定了灰灰湮灭了的灵魂,陡然在他的躯壳里面复生,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卧-槽,才可以用来形容此刻某些人眼里的惊骇?

    潮神又怎么样?

    在面对李牧眼里的猩红血丝的时候,还不是也一样后退了几分?

    “你不要賊心虚嘛。”

    “我来,自然有我来的道理。”

    李牧有条不仅的说道。

    也没有去看对方。

    只是低头。

    看了看右手手掌心,以及手掌心上的某个猩红十字。

    当年,对方就是从这里,一点一滴的抽出他的灵魂之力,并且磨成粉末,再一点一滴的灌入自己的.......不管是灵魂也好,又或者真灵烙印,都是以一种鸠占鹊巢的方式,一点一滴的进行。

    确保过程之中,这具躯体还是活的,也确保血液之中的灵性也还未成完整的冷却。

    这就是一个活人被祭炼成一具傀儡化身的整个过程。

    完美的,近乎与艺术一般过程。

    只不过很痛苦就是了。

    以至于李牧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想要杀人。

    “我来此,本来是只想要取你们手中之剑,若你们不反抗,也不是不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

    “你....”

    “尤其是你,必须得死。”

    李牧一双猩红的眼珠死死的盯着镜主的时候,就已经让对方知晓。

    他没打算善了了。

    只不过要不要这么很绝?

    一步踏出,就已经冰封了一片,而李牧的身体与掌风所过之处,又已然将这已经冰封了的空气给打爆了,爆成了一波波实际的波纹。

    简直就像是一个完整的黑洞嘛。

    走到哪里。

    就吞噬其所过之处的一切。

    刚才还热热闹闹的战场,整的一下子就清净了起来。

    人呢?

    当然是逃走了。

    又或者死了。

    这种只针对一人的无差别攻击方式,简直就是某些存在的僵梦。

    捡便宜?

    还敢不敢了?

    除了天下三奇与史文艳波娜娜以外,在刚才一击击中逃过一劫江湖武林豪杰们,皆纷纷掉下泪来.......

    开什么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