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刺青巫女(五十四)
    零, 音同灵,既一切存在而又不存在, 虚无而又缥缈魂灵之物, 故而为“零”。

    ——而零之巫女,就是承载这一切的存在。

    常世之国, 意为“死者往生之地”,常世与现世之间隔着一道门,名为“黄泉之门”, 而在常世与现世的狭间,有一处深不可见的渊谷, 名为“奈落”。

    曾经, 巫女是镇守黄泉之门的使者, 她们引领不得归宿的灵魂前往彼世,以神乐舞沟通神灵,牵引往生,是受人尊敬而又神圣高贵的职业。

    但是,有一天——

    “通往彼岸的火照之路断了, 死魂的记忆无法留在彼岸, 灵魂就会沾染黄泉之水也洗刷不去的污浊,常世之国不愿接纳这些不洁的灵魂。”

    数以万计的死魂徘徊在黄泉之门的附近而得不到救赎,最终生生在现世魂飞魄散, 而那些没有消散的,则因为怨恨与执念而化作了厉鬼,为祸四方。

    “所谓的不洁, 其实是思念与感情,于常世之国而言,一切情爱之思皆是污浊,但人生在世又偏偏无法逃脱这些情思。”

    死魂无法超脱,镇守黄泉之门的巫女对此感到了绝望,而代行人间的神宫一族也尝试了无数的办法来超脱亡灵,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便成了如今的久世宫。

    “常世之国不接受不洁的灵魂,所以神宫一族便想到了一个办法——只要将亡者的思念引渡到巫女的身上,就能暂时压制死魂的怨念,超度一部分亡魂。”

    “这太荒谬了。”安德瓦打断了斯坦因的描述,拧眉道,“神鬼之说不过是迷信,你们简直无药可救。”

    “迷信?”斯坦因嗓音哑哑地笑了,他转头看向轰焦冻,说道,“你身上有柊的气味,她对你使用过引渡,你应该很清楚吧?”

    少年的身影半沉在黑暗里,一动不动,仿佛一座已经僵硬成了永恒的雕像。

    斯坦因不以为意,而是自顾自地讲了下去:“所谓的仪式就是对亡者的超度,运用一切世人臆想出来的魂替,将痛苦与罪孽引渡到巫女的身上。每一代的仪式都有所不同,但相同的则是巫女在仪式的过程中会遭受极大的痛苦,那些痛苦会升华她们的灵魂,让她们的灵魂在濒死之际获得足以媲美鬼神的力量。”

    绿谷觉得很冷,他咬牙询问着,脱口而出的话语却在微微颤抖,“仪式是什么?”

    “仪式有很多种。”斯坦因双目放空,语气淡淡地道,“将巫女作为祭品献给亡者,刺瞎双目以绳索四分五裂的‘绳裂’仪式;让双胞胎亲手杀死至亲至爱半身的‘红贄祭’;戴着月蚀之面起舞,以丧失记忆为代价而寄托死者哀思的‘归来迎’;在极致孤独的守望中融化,以此镇守黄泉厉鬼的‘大柱’;以及——”

    斯坦因看着两名少年难以置信甚至惊痛得几近崩溃的神情,缓缓说道:“将生者与死者之血化作刺青、承担死者思念,并将巫女镇压在奈落深渊的‘刺魂’仪式。”

    “古时候传说,思念着逝去爱人的少女将自己对亡者的思念与痛苦刻印成了蛇与柊的刺青,柊就是思念之痛,蛇则是神遣之使。”

    “当人身上的刺青,也就是心中的痛苦多得不能再多的时候,这个人的心和灵魂就会被蛇吃掉。”

    “背负柊的巫女会承担世上一切的思念与苦痛,但是作为容器的巫女也是有极限的,一旦刺青蔓延到双目,灾难‘破戒’就会发生。因为人目就如同明镜,能够反射一切,巫女无法承受的痛会藉由双目回馈给这个世界,造成大量的人在绝望中自杀,因此刺魂仪式结束之后,巫女会被咎打在深渊,长眠于荆棘丛。”

    “而当巫女所背负的柊枯萎之时,人世间的一切思念与苦痛就会随着巫女的逝去而流到涯之流水去,完成一套轮回的超度。”

    ——“这就是,蛇与柊的故事。”

    残忍、血腥、凄美悲壮——这是神宫一族逃不掉的宿命。

    隐忍、温柔、红颜薄命——这就是背负着除灵之责的零之巫女。

    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一任又一任的巫女,她们在自由和宿命之中选择了后者,以自己的生命成全这个并不完美的世界。

    “两百年前的仪式是绳裂,当时候的绳之巫女冰室雾绘因为爱人被杀而没能完成仪式,因此而引发了‘祸刻’。”

    斯坦因看向欧尔麦特。

    “如果你们去查应该还能查到资料,现世将那场灾难取名为‘天湮之灾’,死伤过万,最后是久世家废除了绳裂仪式,强行启用了刺魂,才让灾厄停止。”

    “我的确有所耳闻,但……”欧尔麦特有些迟疑地说道。

    两百多年前发生的事情,早已往事如风,难以追究其真实性,霓虹国人因为文化使然,对神鬼之事都抱有敬畏之心,一时也不能妄下定论。

    但是啊,要将人世间这么多的苦难都汇聚在一人的身上,承担着一切的人又该是怎样的绝望?

    “两百年来,黄泉的裂口越来越大,可能够得到黄泉认可的巫女却越来越少,为了寻找纯净的灵,久世家族在十一年前领养了一个女孩。”

    斯坦因说道这里,话语微微一顿:“那是一个……没有**的孩子,因为她没有想要活下去的愿望,所以她愿意帮助拥有愿望的人活下去。”

    “她得到了黄泉的认可,背负着柊活到了今天,十年前,是我亲自打开了那个孩子的牢笼,因为她是我认可的英雄。”

    “我不管这所谓的黄泉到底是真是假,但你们怎么敢这样做?!”早已怒极的轰焦冻猛地捶打了铁铸的栏杆,如果斯坦因在他面前,这一拳一定会打到他的脸上。

    “她有选择牺牲与否的自由,有选择是否要活下去的权利,但你们从一开始就剥夺了这一切,还说因为她没有**,所以不管如何牺牲都是心甘情愿?”

    “焦冻!”安德瓦上前一步抓住了隐隐失控的少年的肩膀,沉声道,“冷静点,事情是否是真的还无从判定,不要让情绪蒙蔽了眼睛!”

    安德瓦说着,一低头却对上了少年的眼睛,那双眼睛冰冷、死寂,仿佛满目疮痍的荒芜土地,竟一时间将安德瓦镇在了原地。

    “原来如此。”少年仿佛痛极般地勾了勾唇角,明白真相之后,曾经模糊而又朦胧的一切都以最残酷的方式展露在了他的面前。

    轰焦冻突然就明白了,为何少女会对他怀有如此强烈的执念?为何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你是我的英雄”?那并不是对他的怜悯与安慰,而是真真切切的——

    ——十年前,懵懂无知的男孩,对深陷泥淖中的女孩伸出了手。

    就像芥川龙之介书中所说的垂下地狱的蜘蛛丝一样,在他看来不过是无关要紧的小事,但于她而言却留住了她对人世最后的一缕念想。

    他对此一无所知,甚至因为她的迟钝而患得患失,却不知道对她而言,仅仅只是回应他的感情,都已是付出了一生的勇气。

    “我之所以说她是英雄,并不是因为她没有活下去的念想。”斯坦因看着轰焦冻,仿佛明了了什么一般,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们来打个赌吧。”

    “你信不信,她即便想要活下去,也会为了你们而义无反顾地走向宿命的结局?”

    ——就像爱上烈火的飞蛾,不顾一切地焚烧自己的翅膀,只为留住哪怕只是片刻的光明。

    ……

    “八百万桑,你说有关于千代的消息要跟我们说,是在启世那边查到什么了吗?”

    自森林合宿之后,雄英英雄科的学生们全面停课,但是昨天晚上,八百万百以副班长的名义给所有人发送了一条消息,称自己找到了一份启世的机密文件,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事关千代,这些被后怕的家长们严格看管起来的学生们是除了看望绿谷那天以外第一次齐聚一堂,坐在八百万家的大厅里。

    八百万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好,似乎狠狠地哭过,眼眶红肿,秀眉紧拧,在所有人到齐后,她深吸一口气,随即便是一个深鞠躬。

    “大家。”八百万百一开口,那喑哑的嗓音便不由得泄露出一丝哭腔,“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所以才将大家聚集起来,希望大家能帮我想一个办法。”

    “百百……”坐在最前面的蛙吹梅雨有些忧虑地看了八百万一眼,轻声道,“是小千代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吗?”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八百万百有些慌乱地抹了一把眼睛,在朋友们关怀的注视下竭力冷静了下来,“总之,有一份资料,我希望让大家都看看。”

    八百万说着,关掉了大厅中的灯,一片黑暗的房间中,一个巨大的光屏投影在了白幕上,如流水般出现了一排又一排工整的字与图像。

    “我用千代桑曾经留给我的最高权限戒指取得了灯蛾小队成员的全部资料,却没有找到属于千代桑的档案,可是,我找到了这个。”

    呈现在显示屏上的图像是一名黑发黑眼的女童,不过五岁的年纪,眉目与千代有五六分相像,眼神安静、乖巧,别有一份童话般纯净的空灵。

    这么一个仅仅只是看着都让人觉得心口柔软的女孩,眼神却带着淡淡的空洞厌世之感,让注视着那双眼睛的人不由得心里一酸,不知为何险些要掉下泪来。

    众人凝了凝神,这才冷静下来细细这份档案,与其说这是一份档案,倒不如说,这是一篇日记。

    【九月,村子被毁,她被久世宫带走,档案被抹消,名字由‘雪代零华’更名为‘久世零华’,被钦定为下一任‘刺青巫女’。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着。】

    【三月,一名雄英的学生帮助她逃跑,她说要去见见这世上的一切美好,寻找“牺牲的意义”,我不太明白,明明她只要以我的计划一步步走向死亡就好。】

    【三月,她险些遭遇车祸,被一位异色发的男孩救了下来……男孩不见了,她哭了很久,她说她已经找到了为之而战斗的理由。】

    【四月,就读折寺幼儿园,在走向宿命终局之前,就让她感受些许的幸福又有何妨呢?她很关注一个叫“绿谷”的孩子,为什么?因为她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吗?】

    【二月,她说自己没有愿望,所以她决定将许愿的机会交给绿谷,那个男孩说“即便无个性也能成为英雄”,她决定将这个愿望变成自己的。】

    【十月,启世成立,“久世零华”死去,“薇拉.基璐帕”诞生。她签订了自愿书,将自己作为外骨骼装甲的试验品,能成功吗?】

    ……

    【一月,没有新年,她一直泡在实验室里,启世的核心是让残疾人和无个性人士都能获得跟常人平起平坐的力量,第一套装甲研发成功,取名为“Izuku”。】

    【七月,外骨骼装甲实验出现差错,能源核心暴动,能源核心一旦炸开,威力决不低于原-子-弹,必须采取紧急的措施。】

    【八月,能源核心被移植入她的体内,核心状态稳定,但魔能侵蚀的痕迹严重,使用圣钥白蔷薇十字,失败,她或许会永远站不起来。】

    【九月,手术结束,能源核心移植完毕,复合型个性诞生,为了以防万一,我将在她脑补移植生物芯片,一旦有人试图读取她的记忆,芯片将启动自毁程序。】

    【十月,进行第17次改造手术,昏迷了三天,生命体征虚弱,圣地哥亚号诞生,第二代“Izuku”也已构造完毕,世界的格局将要改变,新时代即将来临。】

    【十二月,五套超能系列初代装甲成型,记录第283次试验,排他反应已趋近于无,过负荷情况下手臂出现抽搐,但是……多么神奇,她居然真的创造了奇迹!】

    【适应于个性社会的超能装甲已全面诞生,正式加入生产线。】

    【她说她想就读雄英,想知道值得被爱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

    【嗯?我是不是忘了说她已经很像一个英雄了?毕竟她完成了超能装甲,像灯蛾一样点亮了世界,那些被救赎的人都称呼她为光明之子,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

    【以招募为借口,将“涡轮英雄”英格尼姆招入了灯蛾,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设定了以“引擎”个性为主的特制装甲,低血糖昏迷,隔了一晚才发现,烦人。】

    【研制了缓和干眼症的眼药水后又闹着要制作一种能够让糖分更好吸收也更美味的“百味球”,说要当礼物送给砂藤力道和八百万百,更烦人。】

    【她越来越活泼了,我几乎已经想不起来她曾经暮气沉沉的样子,但我其实不太能理解,她付出再多如果不被人知晓的话,不就是无用功吗?她还开心什么?】

    【她说她很喜欢雄英,她在这里遇见了最美丽的生命,她说她很幸福,是那一棵残缺的四叶草赠予她的幸运。】

    【A班为她举办了欢迎会,她回来后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说着,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在她眼里就连别人抹在她脸上的一道奶油都是可爱的。】

    【我对她感到一丝淡淡的怜悯,在全知之人的眼中,她的结局早已注定,因为还不够强大,所以只能成为献给世界的祭品。】

    【努力将每一天都作为最后去生活吧,薇拉,我亲爱的孩子。】

    【勇敢地去爱,拼尽全力地去守护,然后迎来盛大而又辉煌的退场,这是我为你书定的结局。】

    【至少在结局来临之前,还是能在阳光下幸福地微笑吧?薇拉。】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黑锅统:奇怪了,我写的《宿主养成手册》去哪了?0_0???

    ————————分割线——————————

    来,张嘴,啊——

    ————————分割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茶几蛋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眷恋天空、我是幽灵小叶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泽田惠 16瓶;风雪白头、我今天又换马甲、汪酱我可以、大庄主的剑穗 10瓶;沐轻风 7瓶;墨墨、寻弥 4瓶;virol 3瓶;小石 2瓶;花溪墨、覃言墨、不给小狐不改名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647547956(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