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刺青巫女(四十四)
    “千代桑, 你感受过连空间都要一同冻结了的空气吗?”

    午休时间,千代被上鸣电气堵在走廊的尽头, 一头金发容貌俊秀的少年双手抱臂瑟瑟发抖, 吸着鼻子一脸死人样地询问道。

    “见过。”千代回忆了一下多年以前有过惊鸿一见的姬家重宝素月霜溪剑, 那号称时间与空间都能冻结的名物, 是不逊色于她所拥有的“白蔷薇十字”的上古圣钥。

    但是很显然上鸣电气不是来跟她讨论武器问题的,千代想了想, 便掏出了早就准备好了的义理巧克力。

    “上鸣君,非常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 往后也请多多指教。”

    虽然说霓虹国的义理巧克力有逐渐演变为职场文化的趋势,但是千代的巧克力还是送了那些平日里能说得上话的人,每一份都标了名字与记号, 显得诚意十足。

    收到女孩子送的巧克力, 哪怕只是义理,本也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 但上鸣电气此时此刻只想蹲在角落里抱头痛哭。

    “千代桑!听八百万她们说, 你有制作本命巧克力?”

    “嗯?”千代没有get到上鸣电气的点,但这又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 便也点头道,“是的, 但是我……”

    “请尽快将本命巧克力送出去吧!”上鸣电气几乎要瘫到地面上了,一张池面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不然我们都要受不住了!请务必帮忙啊!”

    上鸣电气千叮咛万嘱咐之后才离开,而一头雾水的千代穿过走廊, 刚想往办公室的方向走,恰好遇到了绿谷出久,便也将义理巧克力交给了他。

    “千代桑,请尽快将本命送出去吧。”绿谷面红耳赤地抓着巧克力挡着脸,害羞得脑袋都要缩进衣服里了,“情人节什么的,还是本命比较重要吧?!”

    千代:“……呃,可是我……”

    绿谷:“拜托了!请务必好好重视本命啊!”

    千代懵然转了一圈,遇到了爆豪胜己,把义理巧克力交给对方的同时得到了一句愤怒无比的咆哮:“你们自己有问题私底下解决啊不要牵连别人啊!”

    “爆豪君。”千代有些困扰地皱眉,“就算不说‘谢谢’,至少也不要叫骂吧?这样有些不好。”

    “啊?!”爆豪胜己瞪着一双兔子眼,甩了甩头发上的冰渣,“谁知道你有什么阴谋啊!你和那个阴阳脸都是混蛋!没一个好东西!”

    “你是后宫向galgame的傲娇型女主角吗?”体育祭过后爆豪胜己对待两位第二名的态度一直都很恶劣,千代也已经习以为常,“就算你这么跟我撒娇我也不会妥协的,我一定要坚持完成我的阴谋诡计——记得白情回礼哦爆豪君,不然你会登上全校女生的巧克力黑名单的。”

    “西内——!!!”

    日常欺负爆豪(1/1)已完成。

    千代举步维艰地走到了教室办公室的门口,就又被刚从办公室里出来、瑟瑟发抖的芦户三奈和丽日御茶子给堵住了,还附赠一只生无可恋的葡萄君。

    “千代桑!你的本命巧克力送出去了吗?!”

    三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千代:“……”

    你们A班是怎么回事啊?

    总感觉有点谐谐的。

    “本命啊……”千代眼神有些游移,却又很快露出了微笑,“那种东西不重要啦,来,峰田君,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连我都有吗?”峰田实眼神诡异地收下了巧克力,“连我都有的话,你不至于把最重要的那一个忘掉了吧?别说不重要啊!那很重要啊!人命关天啊!”

    “嗯?最重要?”千代同样没get到峰田实的点,反而很快恍然大悟地掏出了包装精致的木盒,“你们放心,欧尔麦特老师那一份的我肯定不会忘记的,考虑到一些因素,巧克力已经被我换成了好消化的巧克力味营养药丸,绝对没有问题的!”

    三人顿时委屈大喊:“谁管欧尔麦特啦?!”

    千代:“……”

    说好全世界都是欧厨的呢?!你们这样不行!欧厨失格了!

    这种莫名的心情一直持续到见老师,千代将巧克力药丸送给瘦得跟个骷髅还坚持说自己是“八木老师”的欧尔麦特,得到温柔的摸头杀之后,就转向了相泽老师。

    “巧克力?”相泽消太焉哒着死鱼眼,很是无语地看着少女递过来的精致木盒,沉默半晌,却突然说起了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瞬光。”

    “雄英崇尚校风自由,不干涉学生恋爱。”

    千代:“……???”

    “相泽老师的魔鬼教育已经影响到A班同学们的精神问题了吗?”千代满脸困惑地坐在位置上,拆开一个漂亮的玻璃瓶,随手将巧克力球丢进嘴里。

    “根本就不是相泽老师的问题吧。”心操人使有气无力地瘫在位置上,还是那一副跟相泽消太如出一辙的没睡醒的模样,看着自己桌子上的义理巧克力。

    “……说起来,我听说你做了本命巧克力?”

    千代面上的微笑稍淡了些许,但却没让心操人使发现,而是偏头道:“你们怎么了?今天大家都很关心我的本命问题?”

    “麻烦你对自己体育祭之后的人气和魅力有点自知之明。”心操人使对自己的邻座也很无力,“……那么,你是想送本命的对象了吗?”

    心操人使说起这句话时语气有些艰涩,但是千代没听出来,自顾自吃巧克力球吃得开心:“我啊。”

    心操人使:“……”

    “本命其实就是‘跟其他巧克力都不一样’的意思吧?”千代晃了晃手中的玻璃瓶,“我监护人说,要对自己好一点。”

    玻璃瓶非常精致漂亮,琉璃打造的水晶面带着磨砂的朦胧感,梨花木做的木塞,包着极光色糖纸的巧克力球安静地躺在瓶中,像一颗颗隐匿云中色彩斑斓的星。

    即便包装被拆了,巧克力球也被吃了一小半,都依旧能看出最初制作的人是何等的用心。

    心操人使沉默了许久,才突然开口道:“分我一颗。”

    “!”千代一把将玻璃瓶收了起来,如同要被人抢走口粮的仓鼠一样摇头道,“不行不行,心只有一瓶,半点都分不出去的!”

    心操人使被她的迟钝气笑了,但是又觉得她这样可爱得不得了,想了想觉得也没有强求的必要,依照对方惯来迟钝的神经,怕是到了毕业都还没开窍。

    系统:【……】

    系统惨不忍睹地看着使人操心君再次使人操心地跟狗逼宿主玩了一场躲避球。

    情人节这一天,千代的日常一如既往,甚至比以往还要更加活泼,所以愣是没有人察觉到她的难过。

    大概是当年被关在笼子里长大的那段岁月让她学会了自娱自乐,所以越是难过越是要微笑,只有周围人开心了,她才能从别人的笑容里汲取快乐。

    一天下来,千代外骨骼装甲的使用时限也差不多到了,实际上,自从usj事件之后她就经常使用外骨骼装甲代步,为的就是尽可能地融入群体,不要让自己身体残疾的缺陷造成过大的隔阂,现在大家基本也忘记了她是一个身体不完整的人——就像千代偶尔也忘了自己曾经是一个不完整的灵魂一样。

    融入这个世界才能填补自己残缺的灵魂,但是真正明白感情为何物之后,却又似乎比曾经澄澈懵懂的岁月多出了许多烦恼与不乐。

    【所以说啊,我不太明白。】系统绞尽脑汁也想不通宿主的心态,【你到底难过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啊。”千代抱着半瓶巧克力,茫然得像个迷路的孩子,“我如果知道自己为什么难过,那肯定就不会难过了。”

    没有问题的困惑自然是找不到标准答案的,踏着夕阳,银发金眸的少女逆着天光正要走出校门,眼前却忽而一暗。

    正对着夕阳的少年面容晦涩,属于母亲的灰黑色眼眸冷沉下来时会显得有些悲伤,但那只属于父亲的绿眸暗下来只会显得锋利逼人。

    明明只是一个未满16岁的少年,但他身上的气质却带着极大的攻击性与压迫力,就似他的个性一般,既强势,又冰冷。

    轰焦冻微微垂眸望着她,千代仰头看着他,两人都沉默着,以至于空气胶着得几近逼仄。

    最后,是千代打破了这磨折人心的沉默,她像以往一般微笑着,语气故作轻松地道:“轰君,情人节快乐,一直以来承蒙照顾——”

    她想像对其他人一样自然而然地说出“以后也请多多指教”这样的话语,然后以“不能给你造成太大负担啊”这样的理由将义理巧克力的事情一笔带过,但那些早已打好腹稿的借口和言语却在看清少年神情的瞬间尽数哽咽在喉中。

    少年用力抿了抿唇,仿佛一种无声的隐忍,他的眼中流淌着夕阳的辉光,那一瞬间的表情却难过得似曾相识。

    千代脑海中一片空白,还没反应过来,却已经下意识地伸手拥抱了他。

    千代突然明白了,她原来是这样的无法忍受——瞬光千代能忍受一切的苛责与不公,能忍受自己的宿命与痛楚,却唯独无法忍受轰焦冻的悲伤与难过。

    ——他难过的眼神,会让她名为“人”的那一部分撕心裂肺地痛。

    “对不起,对不起——”千代手足无措地抱着他,因为比少年矮小,所以她只能尽全力地搂着他的脖颈,“我错了,轰君,我错了——”

    成年人自诩老练,瞻前顾后,顾此失彼,远远没有少年人的冲劲和勇气,所以她总是会考虑太多太多,以至于让自己摇摆不定。

    千代真正学着成为一个“人类”的岁月也相当短暂,她不知道如何做得十全十美,但她唯一明白的就是不能让所爱之人伤悲。

    ——“我承诺我将永远爱我所爱,不离不弃,至死不渝,不论生老病死,不论贫穷富贵。”

    那是她曾经在光明神神座之下许下的誓言,可她居然因为自己的情绪,而枉顾了他的心情。

    可是啊——千代隔着少年的肩膀,看向了远方被夕阳烧红的天空。

    生命如此短暂,又怎能不勇敢?

    “……本命巧克力,轰君要收下吗?”千代抱着他,宛如稚子般安心地将脸颊埋在他的怀里,“我有准备的,但是看见轰君的橱柜里全是巧克力,就自作主张地收回了。轰君吃那么多巧克力,到时候得加训,我陪你一起去。”

    “……嗯。”轰焦冻闷闷地应了一声,仿佛强自压抑着情绪而导致无法言语,即便如此,他也抬起手反抱住她,非常用力。

    夕阳西下,少年牵着她的手往回家的路上走,天边残存的最后一抹余晖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长得仿佛普通人平静而又幸福的一辈子。

    “轰君收到的巧克力都放哪了?放书包里会很重吗?往年轰君是怎么处理的呢?”

    “……冬美姐说本命不能乱收,所以放失物招领处了,义理的收下,回头拿给冬美姐,她会准备白情的回礼。”

    “失物招……好吧我明白了,轰君这么受欢迎却还单身果然是有理由的。”

    “不要叫‘轰君’……”

    “可是‘焦冻’不会很像是在叫你的英雄名吗?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焦冻。”

    “焦冻。”

    “焦冻——”

    那些无法坦率说出口的爱意,都借由一颗颗甜蜜而又苦涩的巧克力传递到对方的心里。

    少年握在手中的玻璃瓶,在余晖的照射下折射出万花筒般斑驳华美的光影,弥散着甜蜜而又梦幻的气息。

    他偏头望向身边的少女,她澄澈的金眸正一瞬不瞬地望着他,柔软的光明中盛满了近乎温存的笑意。

    爱情就像巧克力——说出这样话语的人是何等的通透明晰?

    明明半小时前他还绝望得仿佛重新回到了夜灯被熄灭的那一天,但现在却又幸福得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

    “焦冻?”她念着他的名字,满含笑意。

    少年脚步微微一顿,随即他毫不犹豫地转身,一手捧住她的脸,在她唇角落下一个吻。

    ——是的,我听见了,那些你未能说出口的心声。

    作者有话要说:  轰,一个收到本命巧克力会放在失物招领处的钢铁直男。

    千代,一个送本命巧克力还会提醒对方别忘了加训的尽职助教。

    甜不甜?(没啥信心地问道)不甜……不甜再加糖……(委屈巴巴)

    ——————————分割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帝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赤小黑 3瓶;雪の苜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