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刺青巫女(三十五)
    夜眼带了千代一天, 将千代的性子摸索了个七七八八, 等她熟悉流程之后便很放心地将人给放生了, 同时钦点了泡沫女孩作为千代的指导。

    “呜……为什么呀?我自己都还是个没得到先生认可的新人呢。”泡沫女孩有些紧张, 但是一扭头对上千代那张写满了无辜纯良的脸蛋,又忍不住道:

    “瞬光怎么能那么快就习惯了先生的行事风格的呢?我直到现在都还没能习惯呢……”

    泡沫女孩是很佩服千代的, 毕竟她来事务所那么久都还做不到夜眼“元气又幽默”的要求,而看似正经清冷的千代居然在第一天就学会了配合夜眼先生的表演了。

    “先生只是爱玩而已, 奉陪便是了。”千代歪了歪头,她对待夜眼就是“反正就是宠着吧”的态度, 也不觉得那些稀奇古怪的要求有什么为难。

    千代在职场中的穿着便是[闪光白蝶]的装甲,完全贴合她自身形象制成的装甲既简洁干练又不失少女的秀丽,乍一眼望过去还以为遇见了误入俗世的精灵, 走在街道上就是一道吸引无数视线的风景。

    就连身为同性的泡沫女孩都觉得, 面前的少女真好看啊。明明是银发金眸这样耀眼的面貌, 气质却偏偏空灵而又纯净。

    体育祭刚过去没多久, 千代在体育祭上的表现又实在出彩, 走在街上都时常会被人拦下来说几句话,或是要求拍照或是要求签名。

    “千代桑真的好受欢迎啊。”泡沫女孩友好地笑了笑,“今年雄英一年级的体育祭的确精彩,名列前茅的几位个性华丽又长得好看, 前些日子我还在网上看到过千代桑和轰君的粉丝后援团呢。有这么好的起点, 千代桑将来一定会成为了不起的英雄的。”

    千代闻言便偏头望了过来,金眸眨了眨,有些好奇地道:“……粉丝, 后援团?”

    “对呀,千代桑可以开一个小号进去看看哦。”泡沫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以前也干过这种事,有些羞耻,但是看到这么多人喜欢自己会很开心呢!”

    “小号吗?”千代想了想,严肃地点头道,“我明白了。”

    系统突然萌生了不好的预感,不由得慌忙地转移话题道:【咳咳,宿主!左手边第二条小巷里有个男人一直在盯着你看!是不是可疑人物啊?!】

    系统转移话题的手段委实拙劣,但好在它要对付的也不是什么有心眼的主,千代闻言便朝着系统所说的方向看去,跟一个带着鸟嘴面具的男子对上了眼。

    系统所说的男子看上去约莫二十七八,健气的短发,军绿色的外套,白色的运动鞋,除了脸上的鸟嘴面具有些突兀,其他方面都跟路人没多大区别。

    千代不觉得男子有哪里可疑的,毕竟这是一个异形遍布的世界,班级上的常暗踏阴同学也是乌鸦的模样,没什么好稀奇的。

    但是千代发现自己跟那男子对上视线之后,男子居然不闪不避,依旧那样看着自己。

    千代偏头想了想,径直朝着男子的方向走了过去,那男子看见千代靠近,瞳孔有一瞬的骤缩,似乎下意识地想要闪避,但最终却还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

    “您好。”千代打了个招呼,语气友好地询问道,“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面具男子往后退了半步,稍稍拉开距离,片刻的沉默后却是忽而有礼地勾起了嘴角:“啊,你是新来的英雄吗?不知小姐的名字是……?”

    “?”千代困惑了一下,却还是认真地道,“我英雄名为瞬光,昨天刚到这里实习。”

    “原来如此。”男子的面容上显露出一份不显眼的欣赏,但又很快化作了虚伪的友善,“你看上去……嗯,非常的,干净。”

    面具男子留下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夸赞后便转身离开了,留下千代和系统一脸懵逼地待在原地。

    【……什么鬼哦。】系统忍不住吐槽道,【夸人漂亮的可爱的纯真的都有,这夸人干净……特么的怎么听起来变态变态的?】

    千代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却也没感觉到对方的恶意,便也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千代并不知道自己跟前不久系统提过的死秽八斋会掌权人治崎廻擦肩而过,过了两天的实习,但在一天晚上结束巡逻后却听说隔壁保须市出了事。

    “瞬光,你过来看一下。”夜眼眼神冷凝地将光屏推了过来,“这个东西,你认得吗?”

    千代凝神一看,光屏上显现出一个非人怪物的模样,大脑外露,背生肉翼,皮肤发灰,正在一片混乱中袭击着无辜的民众。

    “脑无?!”千代忍不住皱眉,凑上前,“这是以前USJ事件中敌联盟用来对付欧尔麦特的杀手锏,为什么会出现在保须市?”

    “什么?!他们还针对过欧尔麦特?!”欧尔麦特的头号迷弟发出了怨恨的声音,但很快又冷静了下来,“看来敌联盟上次元气大伤之后还不死心啊……只不过,保须市?莫非英雄杀手斯坦因跟敌联盟有什么联系?”

    “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夜眼问清楚情报后便将千代打发了,“安德瓦已经前往保须市了,这件事情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安德瓦……千代听闻这个名号后便短暂失神了一下,忽然想起来轰焦冻的确是给自己发过消息说即将动身前往保须市。

    想明白这一点的千代莫名地有些放不下心来,即便夜眼说过霓虹国No.2的英雄就在保须市,理智告诉千代安德瓦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受伤,轰君的实力也足以应对,但那些担忧的情绪就像海浪冲刷的泡沫一样不断地翻涌上来,控制不住,抑制不了。

    这种失控的情绪,在千代收到绿谷出久一条莫名其妙的群聊坐标之后上升到了顶点。

    “小久发送这条坐标,一定是因为遇见了无法应对但又无法撤退的险境。”千代飞快地点开了系统的装甲库,挑选着可以派上用场的装甲,“其他同学的实习地点都不在保须市,而饭田同学他……算下来我和轰君是距离小久最近的人。轰君收到坐标一定会立刻赶过去的。”

    【可是从这里赶到保须市就算乘坐新干线也要至少两个小时的车程!】

    系统试图让宿主冷静点。

    【你好不容易学会小幅度增幅而不让自己陷入虚弱,但你如果现在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往保须市,你也会因为增幅而失去战斗能力的。】

    【而且,夜眼会同意你离开吗?】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千代猛然抬起头,露出一双熠熠生光的金眸,“谁都不能肯定轰君和小久会遭遇什么!”

    “如果因此而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难道我还要再后悔一次吗?系统!”

    系统陷入了沉默,它明白千代说的是先前错认了“轰君”之时的绝望。

    这个怯懦的灵魂,的确在努力地学习不让自己后悔的勇敢。

    【我明白了,装甲数据库启动中——滴,以“机动”、“飞行”、“空间”为主要词汇的装甲共有107套,正在筛选适用类型……】

    系统在帮助千代搜索适用装甲时,千代已经冲出了自己的房间,敲开了夜眼的办公室。

    知晓了千代的来意后,夜眼果断拒绝了千代:“你真的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一个一年级在校生,要对上杀害了十数名职业英雄的‘英雄杀手’。”

    “而且你眼下在我的事务所实习,我有看护你的责任,你出事了也好,用个性伤人了也罢,我都是要为此而承担责任的,你明白吗?”

    “我明白的,先生!”千代金眸里流露出无法掩饰的焦虑,性情平和的女孩大概从来没有如此情绪外露过,“但是让我袖手旁观等待消息,我真的做不到!”

    “如果我能做而我却没有去做,那这不是英雄失格是什么?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我又有何颜面……说自己想成为英雄?!”

    千代无法控制情绪,以至于音量不自觉地拔高,眼中一片璀璨潋滟的金光:“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我很抱歉牵连了先生。”千代突然朝着夜眼一鞠躬,“非常感谢先生这三日来对我的教导,我将以兄长的名义向您解除实习合约!”

    夜眼微微一怔,却看见少女从怀中掏出一张被小心珍藏着的合约书,猛然撕了个粉碎。

    “真的非常抱歉!”少女又一鞠躬,随即头也不回地冲出了事务所。

    “!”夜眼猛地站起身追了出去,大喊道,“你给我回来!”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焦虑万分的少女抬起手,手背忽而亮起了淡青色的光晕,随即,一套充满赛博感的装甲便瞬间覆盖到了她的身上。

    【长途奔袭猎杀装甲[影袭装.苍狼]已装备,魔纹[混沌.中立]骑兵[奥兹曼迪亚斯]已装备,同步率15.6%,神性上升,获得特性[骑乘]、[太阳神的加护]。】

    蓝白色的电光如地毯般四散铺去,巨大的机械收割自律兵器[苍狼]便从一个滚落的机械球中构造而生,四肢矫健地立在地上。

    足有一人高的机械巨狼乖顺地趴伏在千代的面前,佝偻着脊梁,任由银发金眸的少女翻身坐在了它的身上。

    “我会回来的,回来亲自恳求您的原谅!”少女这么说着,便连同那只巨大的苍狼一同化作了流光,头也不回地撞进幽凉的夜色,那样义无反顾的模样。

    夜眼追出了一段路,却发现少女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只能无奈地原路回返。

    “下手倒是快。”夜眼扶了扶眼镜,捡起了办公桌前掉落在地上的破碎纸张,“撕掉了再想让我盖回来可没那么容易了。”

    话是这么说,夜眼在办公椅上沉默了半晌,还是爬起身来拨通了一个电话:“喂,虎鲸先生吗?听说您在保须市附近?是这样,我有一个学生……”

    千代骑着巨大的苍狼穿梭在黑夜之中。

    [影袭装.苍狼]最初研发的目的就是作用于大规模战场猎杀收割的装甲,机械巨狼自带定位追踪系统,并且与普通的狼不一样,他不知疲惫不知饥渴,能不眠不休地跑上三天三夜,速度远远高于任何一种交通工具。这种战场上的人形兵器被用来作为赶路的替代品,对于系统来说还是有些牙疼的。

    【英雄杀手斯坦因,迄今为止作案十多起,擅用刀,所到之处犯罪率会下降60%-80%,根据以往的屠杀手段来看,个性应该是能制止敌人的行动之类的。】

    系统将自己知晓的情报一一说给宿主听。

    【简而言之,斯坦因一直是个独行侠,他嫉恶如仇又憎恨英雄,是个思想观念挺扭曲的人,可以说黑白两道其实都不太待见他。】

    苍狼风驰电擎,急速奔袭的过程中就连身周的风景都被拉扯成了无数往后消散的线,但是即便如此,千代的脑海中依旧嗡鸣阵阵,焦虑难熄。

    那种焦灼而又滚烫的温度凝聚在心口,仿佛被镇压的火山般蠢蠢欲动,千代模模糊糊间想起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USJ事件中她也感受过这种滚烫的温度。

    ——那似乎是一种可以被称之为“感情”的存在。

    千代为了赶时间,完全放弃了寻常车辆通行的道路,选择直线前往,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最后硬生生被缩短到了十几分钟。

    踩在保须市的土地上,千代却发现这所安静祥和的城镇已经被火光吞没,到处都是惊呼声与惨叫声,长相丑恶的脑无正在四处袭击着无辜的民众们。

    天空上飞着一只脑无,地上肆虐的两只,小小的保须市里居然一口气出现了三只脑无——虽然就实力而言不如USJ事件中的脑无,但也是相当大手笔的事件了。

    “嗷!”一只淡青色皮肤的脑无嘶吼着冲向了街边一个抱着两孩子的女人,那妇女被吓得尖叫,却还死死地抱着自己怀里的孩子。

    “苍狼!”千代一声令下,巨大的自律兵器便朝着脑无扑了过去,狼嘴一张,咬合力惊人的钢鄂便直接啃在了脑无的腰上,将脑无扑撞在地上。

    “遇见脑无,全部废掉!”千代给苍狼下了命令,随即头也不回地朝着绿谷发出的坐标方向冲了过去。

    十几分钟从邻市赶到保须市已经是奇迹一样的存在了,但千代还觉得自己的速度不够快,唯恐友人已经遭遇了不测。

    怀抱着这样的心情,冲进小巷的千代抬眼便看见了耀眼夺目的火光,绿谷出久、饭田天哉和一位不知名的英雄都躺倒在地上,轰焦冻衣衫破碎左右招架着身穿忍者服的男子,而那男子闪电般接近了轰焦冻,伸出猩红的舌头就朝着轰焦冻脸颊上的血迹舔了过去——

    “!!!”

    “你要对轰君做什么?!”

    面色发白的千代下意识地从系统的武器库中摸出一把武器就朝着忍者男子的脑袋砸了过去,恐惧震惊之下爆发出了极大的潜力。

    “轰——”地一声巨响,身穿忍者服的男子不得不放弃攻势转而躲避从旁侧袭来的巨大黑影,下一秒,那巨大的黑影就重重地砸进了墙里。

    斯坦因猛然扭头望去,只见足有一人高的金花十字架深陷墙壁,那敦实的重量完全可以让人猜想一下这玩意儿砸到人身上会是怎样惨烈的结果。

    “千代桑!”赶过来拯救饭田又被轰焦冻救场的绿谷出久几乎要暴风哭泣了,他赶忙喊道,“千代桑小心呐他是英雄杀受斯坦因!被他舔舐到血液会动弹不得的!”

    千代还有些后怕和惊疑不定,而当一片空白的大脑冷静下来后,手臂便后知后觉地传来了被拉伤的酸痛感,刚刚一瞬间的爆发伤了她的手。

    千代抬眼望去,却看见那雕刻着金色百合花的十字架忽然展开,十二支闪烁着金光的长矛爆射而出,瞬间形成一个闪烁着金光的超维力场。

    轰焦冻手臂上燃烧的火焰忽而熄灭,瘫倒在地上的绿谷出久以及饭田天哉却突然撑起了身体,满脸震惊地道:“我能动了?”

    千代有些茫然,却忽而听见脑海中系统牙疼般地冷笑道。

    【已装备最强“困束”法则圣钥[明光圣女之守誓],领域技能[天法囚牢]已展开,领域范围内全体禁魔。】

    【传说中神之眷宠明光圣女曾在神座之下立下虔诚之誓,并为此而信守一生,故而其圣钥便为这位虔诚的圣贤之女献上了最强的困束之力,领域所在,元素缄默,万法臣服。但是鉴于这件圣钥是属于除了使用者本身以外敌我双方一视同仁的圣钥,所以我一直只是挂在武器库里摆着好看的而已。】

    构造一件圣钥需要花费的能量即便是在上个世界中吞了那么多魔能的系统都难免感到肉痛。

    一想起这圣钥制造出来后宿主都指不定能用上几次,勤俭持家的系统分分钟哭崩了。

    【造都造出来了你倒是给我打啊!盘他啊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  五千字更新,日渐活泼的小千代。

    顺带一提,斯坦因事件后开始发糖。

    铜头铁臂和绝对防御呆萌互宠。

    日常大概是这样的。

    ↓

    轰:(被上鸣电气指点后开始土味尬撩)因为你爱吃蔬菜,才会那么可爱吗?

    千代:(呆瓜直球)那你是很爱吃糖,嘴才那么甜吗?

    ————————分割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帝姝、絮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烟漠漠而波似染 23瓶;面码女神、人间不值得 10瓶;花天狂骨 7瓶;木头也很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