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刺青巫女(三十三)
    千代将八百万百的实习工作全权托付给了系统。

    说句实在话, 系统虽然最近看什么都像极了爱情还有点朝着泼妇发展的趋势,但在一个大型的团队管理之中,它的确无愧为前文明的最高科技。

    一个圣地哥亚号的面积相当于一个小岛, 与拥有一万名科学家居住的移动人工岛齐名,一个被称为“浮游岛”,一个被称为“云中城”。占地面积如此巨大的浮空战列舰, 治理起来原本是一件并不松快的事, 但系统不仅将圣地哥亚号上上下下打理得有条有理, 还有时间来骚扰无辜的咸鱼。

    圣地哥亚号的实际掌权人是系统,也就是“泽弗恩.基璐帕”, 虽然运行启世组织的核心科技在千代的手中,但她本身也只是在启世里挂了一个名。

    大部分启世组织的成员对于“薇拉.基璐帕”的印象只有“家主的妹妹”、“似乎是核心数据来源”、“有点可怜的牺牲品”这样单调的认知,而事实上千代本身也不适合作为裁决策划的领头人,她的性格注定她更适合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窝在房间里捣鼓自己的小物件。

    【离开之后设定三个人工智能来继续运作圣地哥亚号就好啦,虽然会离开这个世界,但远程操控一下对我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毕竟我还得为你吸纳愿力嘛。】

    千代不擅长的事情基本都交给了系统, 自己则安安心心地朝着“小目标”的方向努力, 两天后,千代挥别了前来送行的C班同学, 前往了夜眼事务所。

    【我看看啊……哦,宿主,夜眼事务所所在的地方有我们的一个合作对象,但是最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好像有点内部混乱, 你要是有时间就去看看吧。】

    系统说完就发过来一份名叫“死秽八斋会”的资料,态度是不太上心的,毕竟启世的合作对象遍布各地,霓虹国也不过是小小的一角。

    【霓虹是黑道合法的国家,虽然英雄社会兴起后黑道遭受了很大的打击,但那些地下势力也还没有完全消失,只是活得更艰辛一点。】

    【死秽八斋会这个组织的组长是个比较有原则的人,认为极道应该有侠者风范,不赌-博,不贩-毒,不与普通人打架,所以我才选择了他们作为合作对象。】

    【但是这个组织最近好像发生了不小的变动,原本的组长听说昏迷不醒,而继任的二当家叫治崎廻,一直在暗示我们可以有更深入的合作……】

    千代翻看着死秽八斋会的情报资料,有些困惑地道:“合作的理由是什么呢?”

    【也没什么,原本的合作项目是由我们提供一些货物由他们负责售卖的简单合作而已。至于极道组织为什么会跟我们合作……】

    系统叹息了一声:【因为穷啊。】

    【现在英雄社会英雄多敌人稀少,干架还特喵有佣金支付!各种周边产品的高额收入!往街上一走服装稍微古惑一点都会被各种跟踪盘问啊!别说军-火了现在特喵连刀剑都不敢带了!为了业绩更好看一点职业英雄们简直雁过拔毛不留一个vilin!极道组织的生活不好过啊!他们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有木有!】

    千代:“……”感到一丝凄凉。

    【而且你以为vilin的敌人就只是普通民众和职业英雄而已嘛?不啊!他们地下势力自己互殴的时候更多啊!这不仅饭都吃不起了,人身安全也没有保障啊!】

    千代:“……好的我明白了。”

    一个世界有光自然有暗,虽然英雄的光辉璀璨耀眼得令人不可逼视,但在极度的压抑下反而让黑暗的势力大幅度的增长。

    千代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实际上,光明与黑暗就是一种共生的状态,如果有朝一日世界风平浪静,英雄反而会因为和平而失去其存在的意义了。

    千代从来都不会去幻想“世界和平”这样天真美好的祈愿,一个复杂而又交织着光影的世界才会拥有更多的可能,她是这样相信着的。

    千代按照地址来到了夜眼事务所,在乘坐新干线的过程中千代顺便查阅了一下夜眼的资料,先入为主的有了一个模板化精英的印象。

    正如相泽消太所说的那般,夜眼在大众面前是一个严谨认真、正经负责还有着格外犀利眸光的社会精英。

    ——直到千代推开办公室大门的那一瞬间,她依旧是这么认为的。

    “打扰了,我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住手!牙买跌!不要这样——”

    千代:“……”

    系统:【……】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只见,一个贴满了欧尔麦特魔性笑脸的房间内,一个身穿笔挺西装的眼镜男子正背对着千代站在一个奇怪的拘束器前,而一个穿着性感、有着青绿色皮肤灰蓝色卷发的少女正被绑在那造型古怪的拘束器上,四肢大敞,笑得涕泪横流,而那拘束器的两段有羽毛伸出来不停地在少女身上撩啊撩的……

    宛如误入了某个R-18的肉-番现场。

    千代一脸茫然地注视着屋内的景象,正想鞠躬道歉说一句“对不起打扰了”然后再退出去的,却正巧撞上了西装男子回头扫来的目光。

    ——犀利、锋锐、理智。

    一个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我是精英”、“我是社会的栋梁”的男子,怎么看都不应该站在这样的一个办公室里,干这么惊悚的事……

    “……我是雄英学院一年级C班的瞬光千代,依照指名录取书而前来报道。”千代确认面前的人是夜眼,便有些懵然地继续说道。

    “很抱歉打扰您了,您需要更多的时间吗?我可以在外面稍作等待的,但是如果可以请不要超过二十分钟好吗?”

    “噗。”疑似夜眼的精英男子一把捂住了嘴,随即飞快地放下手,面无表情地鼓掌道,“可以,这很有幽默感。”

    千代:“……”

    系统:【……】

    ……对不起但是怎么感觉这人貌似跟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

    等到千代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泡沫女孩从拘束器上放下来之后,这才勉强搞清楚面前这一幕是在闹哪样。

    简单来说,大名鼎鼎的night eye先生对外的确是社会精英的模板,但是他不甘心自己的形象如此死板,于是坚持要求自己事务所的成员保持元气和幽默感。“没有元气和幽默感的社会是没有未来的”,坚持着这样想法的夜眼先生今天就因为自己的助手泡沫女孩汇报工作不够幽默而把她送上了挠痒台。

    对此,千代除了“……”以外居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你特么在驴我你当我没看过(哗——)和(哗——)的吗?!这个拘束器明明是(哗——)里常用的(哗——)工具好吗这都什么人啊!】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三人一统终于坐下来喝茶彼此冷静一下,而千代这才知道那个因为幽默感不强而惨遭挠痒痒的少女是毕业生,来自士杰高中。

    英雄名“泡沫女孩”的少女并不是通过指名进来的,而是在夜眼与各大学校达成合作之后以校外实践的渠道进入夜眼事务所的,至今还在为了得到夜眼的认可而努力奋斗着。而事务所除了助手泡沫女孩以及蜈蚣人以外,还有另一个雄英学院的三年级在校生“通行百万”,算起来应该是千代的学长。

    “那么,我可以询问一下您指名我的缘由吗?”千代放下茶杯有些困惑地道,“一般的事务所并不会招收多位在校生吧?”

    “没错,实际上许多在校生直到毕业后都在负责端茶倒水的活,其中不乏同辈中的佼佼者。”夜眼面无表情地扶了扶眼镜,“我指定你,自然是有指定的缘由的。”

    “那么——”夜眼拿出一个印章,却迟迟不肯在千代的就任书上盖章,“作为加入事务所的考验,你要试着从我手中拿到这一枚印章吗?”

    “可以吗?”千代从进入办公室开始,脸上困惑的神色就始终不散,“我的个性可能会造成破坏的。”

    “没关系。”夜眼冷淡而又矜持地道,“这个房间被破坏成什么模样我都不在乎。”

    千代闻言,突然拿起放在桌上的欧尔麦特十周年限定手办,作势要往地上砸:“真的吗?”

    夜眼:“……你很有幽默感,女孩。”

    泡沫女孩满头大汗地跑了,房间内顿时只剩下夜眼和千代了。

    “提前告诉你吧。”夜眼扶了扶眼镜,手里拿着印章,“我的个性是‘预视’,能够看见一个小时以内的未来,你的所有行动都会被我看在眼里,不存在意外。”

    “您能力的发动条件应该是触碰吧?”千代甩了甩腿,检查了一下脚上的外骨骼装甲,“您应该没有触碰到我,能力的发动条件并不满足吧?”

    夜眼闻言瞥来十分冷淡的一眼,道:“在刚刚泡沫女孩为我们冲泡茶水时我就已经碰过了。”

    “没有哦。”千代掰了掰手腕,有些不谙世事地说道,“我曾经患过幻觉神经痛,虽然后来治愈了,但我对他人的触碰是很敏感的,被碰到会有些不舒服。”

    ——她心中毕竟铭刻着薇拉那充满了疼痛的一辈子。

    眼看着谎话被揭穿,夜眼又继续道:“这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可是……”千代心中困惑不减,但看着夜眼那张严肃的脸,便也只能点头道,“那好吧。”

    千代试探着动了两次手,但都被夜眼游刃有余地避过了,夜眼因为个性之故,动态视力也远超常人,寻常动作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

    但是即便如此,千代也能感觉到一种被放水的感觉,涝啊,这人放水放得太涝了。

    “先生,我要动真格了。”千代微微蹲身,身上立时浮起了旭日般的光,温暖而又明亮。

    “放马过来吧。”夜眼绷着表情如此说道。

    事实证明,个性与个性之间也有相生相克的道理,而千代的个性无疑就是夜眼的克星。

    “只要速度够快,肉眼就会无法捕捉我的行动,就算真的捕捉到了移动轨迹,身体的反应速度也是跟不上的。”

    抢到印章的千代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夜眼不停地往眼睛里滴眼药水:“而且……强光之下肉眼的负荷会变重,而光的速度,人类的肉眼是无法捕捉到的。”

    这就是夜眼要死不活地瘫在沙发上滴眼药水的原因。

    夜眼其实并没有对千代使用自己的个性,先前完全是依靠着过人的动态视力在装逼,在考验结束之后,夜眼也向千代解释了自己的个性。

    “简单来说,我一天之内可以预知一个人的未来,在触碰并发动能力之后,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我可以以近距离聚焦的方式阅览这个人的一生,但是越是遥远的未来误差就越大。”夜眼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又道,“而我的预视只能针对某一个人,也就是说,我只能看见这个人的动作和他周围的景象。”

    “原来如此。”千代手捧热茶,心中的困惑却依旧没有得到解答,“您……指名我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不怪千代感到疑惑,因为夜眼表现出来的态度充满了试探却又没有任何的恶意,玩笑也好试探也好,他都带着几分面对易碎品的小心。

    千代的疑问让夜眼陷入了沉默,两人许久无言,但实际上,夜眼的思绪微微发散,怀着一丝不可言说的憧憬。

    “我很抱歉……指名你,的确是有欣赏以外的目的的。”

    夜眼微微柔和了眉眼,扶了扶眼镜,却是伸出手,掌心朝上地摊在千代的面前,肃穆地道:

    “那么,瞬光,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可否……让我看看你的未来呢?”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月饼节快乐,月饼节加更送给你们~!

    日万是日不起了,感觉自己被榨干了。

    ————————分割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帝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心暴躁怪兽毁坏日常 10瓶;夏初初 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