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刺青巫女(二十八)
    所谓的天才, 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

    寻常人奋斗一辈子都未必能达成的目标,有一类人却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这样令人嫉恨的存在,往往就被称为“天才”。

    因为这世上有太多太多事情, 并不是“你做不到是因为你不够努力,你足够努力了就能做到”的, 更多的人付出了一切却依旧一事无成。

    轰焦冻是天才, 这说的不仅仅是他个性的强大,他各方面的天赋都远超常人,包括预判能力、反应能力、战斗应变以及谋略策划。

    他或许缺乏一些战斗经验,但是千代身为“薇拉.艾利克斯”的那长达数年的战斗经验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就化作了少年茁壮成长的养料,每一次交手, 他都在成长。

    千代喘着气,微微后退些许, 汗水沁湿了她的运动服,哪怕赛场遍布寒冰, 也抵挡不住剧烈运动后自肺腑翻涌而上的热意。

    “半个小时了, 拉锯战已经持续了半个小时了!冰雪驱逐不了暴风,暴风似乎也撼动不了冰雪!所以最终还是要拼双方个性的续航能力吗?!”

    “怪物!雄英的学生都是什么怪物?!这已经不逊色于职业水准了吧?那个叫瞬光的学生到底为什么没被编入英雄科?因为理论成绩不合格吗?”

    “不是的, 我刚刚去询问了一下, 似乎是因为身体有残疾的缘故——你看见了吗?她一直用翅膀保持着低空飞行, 双腿从来都没动过……”

    “安德瓦的儿子个性当真骇人,那个少女在个性上虽然逊色些许,但技巧更丰富……不过这也是女性英雄的通病, 需要以技巧弥补力量的不足。”

    “就算这样也已经快到极限了吧?精神高度集中,个性不断输出,两人也该进入一决胜负的境地了。”

    “不管如何,这两个人未来一定都是榜上有名的英雄,如果能提前招揽来事务所……”

    拉锯战持续的时间太长,以至于观众区都出现了窃窃私语声,对于观众而言,胜负已经并不重要了,因为场上的两位选手都已经展现出了难以想象的强大实力。

    如果说,观众区还保持着几分旁观者的冷静,那学生所在的席位区域已经彻底沸腾了。

    “小千代加油啊!冲啊!我们都支持你!”女生们几乎全疯了,在这一刻,只要能为荣誉而战,她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姐妹,“弄死他!Plus Ultra!”

    “啊啊啊啊——!”热血上头的姑娘们挥舞着彩球和旗帜,大声呐喊,“让爆豪胜己和轰焦冻都去死吧!冠军是属于我们女英雄的!!!”

    无辜中枪的爆豪胜己面色狰狞,忍不住咆哮了回去:“来啊!看看谁弄死谁!我会怕你们吗?!啊?”

    早已被女孩子们挤到一边去的峰田实跟上鸣电气互相抱着头瑟瑟发抖,雄英体育祭真可怕,连轰焦冻那等受欢迎的池面都成姑娘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两位选手应该都已经黔驴技穷了,我们可以看到,轰选手的动作越来越慢,瞬光少女的个性输出也越来越少。”麦克老师还在矜矜业业地讲解着。

    “两人似乎默契地选择了短暂的休战,这或许是为了等待接下来更疯狂的攻势,也是决定胜负的最关键一步。”

    赛场上,轰焦冻左手摁在右肩上,指缝间不断地散发出升腾的白雾,这是他第三次为自己解冻了——这也意味着接下来,两人都将不再留手。

    千代神情沉静地站在他的对面,看似在等待,实际上却是在更换自己身上的魔纹。

    【[秩序.善]Berserker[南丁格尔]魔纹已装备,同步率34.7%,激活技能[刚之看护]、[人体理解]。】

    【强制赋予狂战士职阶特性[狂化],特性[信念之女]。攻击力提高至135%,移动速度提高至140%,精神波动受限影响波动中。】

    【什么仇什么怨?宿主,你真的在乎轰焦冻吗?我怎么感觉你跟他有杀父之仇一样?你根本就是奔着要打死他的方向去的吧?】

    系统真的忍不住自己汹涌而来的吐槽欲了,这两人小的时候还你抱抱我,我抱抱你黏糊得不行,如今赛场相见,居然就这么毫不留情地要致对方于死地。

    “他需要一场战斗来消融自己的迷茫,我自然要帮他。”千代的双手冻伤严重,但她的神情却平静得仿佛感觉不到疼痛,“我和绿谷虽然不能打开他的心结,但是可以给他一点面对过往的勇敢,哪怕只是一点点都好。另一方面,我也想知道我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系统并不能理解宿主的执着,她总是寻寻觅觅,亦悲亦喜,就像一个不完整的灵魂,试图从他人的身上寻找什么去弥补自己的残缺。

    她总是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比如在法斯莉娅对无辜之人下手时强行催动白蔷薇十字治愈对方的伤势,又比如现在像个小孩一样执着着原本并不在意的胜负。

    千代看见轰焦冻放下了手,也明白这是开战的信号,她几乎是瞬间袭身而上,身后青色的羽翼在高速的移动下拉扯成一道光。

    好快!比原本的速度更快!轰焦冻心中一惊,他下意识地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右手一挥,冰凌便朝着青色的光影袭去。

    轰焦冻原以为她会躲开,像之前一样,但千代愣是一声不吭地挨下了这一击,以手臂受伤为代价不管不顾地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人体理解]:给自身赋予[人形体]特攻状态,给自身赋予[人形体]特防状态3回合。

    轰焦冻再想躲也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预判失误,少女几乎是瞬间袭至身前,她一招锁喉,猛然将轰焦冻掼倒在地。

    [信念之女]:南丁格尔为拯救生命,即使失去性命也在所不惜,赋予共情者[不屈不挠]特性,无视伤痛直至战斗结束。

    少女的衣物之下、光洁白皙的脊背上,纹路奇特的印痕亮起了微光,那代表着克里米亚提灯女神的力量正通过共鸣传递到她的四肢百骸之上。

    南丁格尔狂热而又执着的信念冲击着千代的理智,热血上头的沸腾感让千代的视野隐隐泛红,心念急转之间间便是万千思绪汹涌而过。

    [刚之看护]:己方单体HP回复2000点。

    技能的施展瞬间治愈了千代的伤势,让原本已经接近力竭的千代重新回到身体盛极的状态。比赛胜出的条件是一方出场或失去战斗能力,想要让轰焦冻失去战斗能力难免要重伤他,千代并不愿意,故而才选择了辅助B阶的南丁格尔。

    千代在轰焦冻反击的瞬间重击他的胃部,剧烈的疼痛让轰焦冻弓起身来,只感觉身体一阵脱力,暂时失去了反抗能力。

    [人体理解]给予的特攻状态,针对[人形体]的攻击力翻倍,击中要害给予敌方一回合的debuff。

    一回合,足够了!千代抓起轰焦冻的脖领子将他往场外甩去,一时间全场惊呼,有观众甚至忍不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瞬光以雷霆般的速度接近了轰,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换取了一次近身的机会,在制服轰的同时将他甩向边界线!”麦克大声地喊道。

    “焦冻——!”看台上的安德瓦猛然攥紧了栏杆,怒声喝道,“站起来!使用你的火焰!胜利会属于你的!”

    我不。轰焦冻咬牙,忍住胃部翻涌的痛楚,瞬间在自己的身后凝结了大片的冰墙,整个人狠狠地撞在了冰墙上,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闷响。

    “轰以自伤的方式留在了赛场上,但是瞬光再次朝着轰冲了过去!”

    还没有结束呢!千代甩出一道爆裂涡流,旋涡状的风流爆开的瞬间炸碎了轰焦冻身后的冰块,少女身后的气压凝结,如重锤一般朝着轰焦冻击去。

    千钧一发之际,微微垂着头的少年忽然抬头,异色的瞳孔里清晰地映照出了千代的身影,他嘴唇一动,轻喃:“结束了。”

    千代眼眸微微瞠大,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动弹不得,下一秒,铺天盖地的冰霜瞬息而至,轰焦冻的最强冰冻再次出手,她却已经无力躲闪了。

    “咔擦——”一声巨响,冲天而起的冰凌覆盖了人们全部的视野,冰雪铸造的囚笼终究还是困住了属于青空的雀鸟。

    全场鸦雀无声的注视着那个被封锁在寒冰中的少女,她巨大的、青空色的羽翼凝固在冰雪中,美得像冬季降临的天使,琉璃般剔透却又易碎的模样。

    “虽然能借助辅助器械行走,但是你的双腿实际是没有知觉的吧?即便是蔓延到腿上的冰冻,你应该也是感觉不到的。”

    轰焦冻缓了口气,捂着肚子扶着冰墙站了起来,他脚底的寒冰远远地蔓延到前方,他看向身体几乎全部被冻在冰里的少女,眉头紧皱,郁结难化。

    “对不起,我利用了你的伤……真的非常对不起。”

    赛场上鸦雀无声,连原本的些许窃窃私语都消失不见了,似乎尘埃落定,但所有人都有种不真实的荒谬感。

    他们下意识地将目光落在少女的身上,有些观众更是无意识地攥紧了衣襟……就这么败了吗?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结果终究还是……失败了?

    没有鼓掌,没有欢呼,赛场上安静得针落可闻,唯独巨大的显示屏上播放着少女的特写,她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仿佛不堪重负被风雨摧折的花。

    “……瞬光,你还能动吗?”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但身为裁判的午夜还是例行公事地询问了一句。

    少女没有答话,她依旧喘着气,胸腔剧烈地起伏着,从鬓边散落下来的银发细软而又凌乱,衬得她面白如纸,令人心怜极了。

    “认输吧。”有观众大喊出声,并非恶意,而是单纯的不忍,“大家都看见你的实力了,不要逞强!认输吧!你非常棒!真的!”

    “是啊!已经很了不起了!没关系的!”

    “能进入四强已经很不容易了,你真的非常优秀!如果你愿意,我们事务所的大门随时为你开启!”

    “认输吧,不是你太弱,只是对手太强!你为所有女英雄争光了!我们都看见了!”

    观众们的呼声越来越高,他们朝她挥手,呼喊着她的名,涓滴成海,最后连成一片绵延的海浪,但一字一句,都是在叫她认命。

    轰焦冻怔怔地站在冰凌面前,在一片嘈杂的呼喊中,唯有他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世界仿佛失去了声音一样,他只能看见一两滴晶莹的液体从她脸上滑落。

    ——然后那么无助地破碎在地上。

    “我还能动……”他听见她嘶哑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还没……输。”

    下一秒,震撼人心的一幕出现了,巨大的爆炸与破碎声响起,那冰封少女的冰凌瞬间炸裂开来,冰雪纷飞,少女薄如蝉翼的青色翅膀也炸裂成无数碎片消散。

    那场景太过美丽,以至于让人为之惊艳屏息,恍惚间似乎看见了一大群逐火的飞蛾临死前最绚烂的一场舞蹈。

    失去凭依的少女狠狠地摔倒在地,她衣衫破碎,瘦削的蝴蝶骨上,青空色的蝉翼寸寸瓦解,如冰雪般消融在风中,踪影再难寻找。

    严重的冻伤之下,她的皮肤已经布满了霜白,发白的唇微微颤抖着,却还非常努力地想要撑起身体,爬起身来。

    ——想要与骄阳比肩,有多难?

    千代咳出一口血,勉力撑起了上半身——但这也已经是极限了,她双腿残疾,在没有翅膀的支撑下,连移动自己都难。

    炸掉了代表神明权能的蝉翼,这让千代受了莫大的内伤,她脑海中一片混沌,却有许多细碎的画面像走马灯一样在她面前流淌。

    她想起了许多年前的那一天,她手持黎明之期战斗到力竭,在那血雨腥风的战场之上,她抬头看见了天边施舍于她的最后一抹残阳。

    ——非常温暖,也非常令人悲伤。

    画面破碎,千代的视野里出现了轰焦冻的脸,他的神情是那么的难过,难过得仿佛与她感同身受一样。

    “……打晕我,或者让我彻底不能战斗。”千代很冷,那因为心中一时酸楚而滑落的泪珠已经冰化在她的脸上,几乎令人失去知觉的寒冷侵蚀着肺腑,以至于她一字一句都说得那么用力,用力得语调都在微颤,“否则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战胜你的,轰君。”

    轰焦冻沉默了片刻,却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将她双腿一抄,拦腰抱了起来,朝着边界线步步走去。他的动作温柔轻缓,甚至有几分小心翼翼的味道。

    少年抱着少女行走在漫天冰雪之中,那场景分明是美好的,却偏偏看得人心头一揪。

    有心软的观众看不了这一幕,忍不住微微偏过头去,不忍再看。

    系统在千代的脑海里唉声叹气,却忽而听见自己宿主说道:“系统,更换[极地探险家]魔纹。”

    系统:【……等、等等啊!卧槽你要干什么?!放过那个轰焦冻吧!他只是一个无辜的少年而已啊!你冷静点啊啊啊啊啊!!!】

    在即将出界的最后一秒,也正是轰焦冻心神最为松懈的瞬间,千代双目紧闭,更换了[罗阿尔德.阿蒙森]的魔纹。

    极地探险家[罗阿尔德.阿蒙森]——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登临南极的探险家,赋予共情者[寒冬霸者]特性,冰冻抗性+50%,爆发力上升,暴击+10%。

    宛如破冰而出的凶兽,又或是破土而出的夏蝉,少女瞬间明亮的眼,比苍穹之上的骄阳更加辉煌。

    千代用尽全力,一个狠狠的头槌猛地撞在了轰焦冻的脑门上。

    “咣——!”

    作者有话要说:  ……

    散了吧,我的女主大概要注孤生了。

    ————————分割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千离仟鲤 27瓶;白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