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刺青巫女(十七)
    千代没有英雄护照,不能随意伤人, 但是身为根津校长特批的助教, 她为相泽消太的战斗辅助一二还是可以的。

    千代的一招主动技没有击打在敌人的身上,而是打在了地面上, 攻击范围内的敌人被击飞的同时也陷入了眩晕状态。

    她也没有恋战, 一击得手便迅速后撤, 举起盾牌竖起虚数立场,而相泽消太的拘捕带也紧随而至, 将眩晕中的敌人纷纷撂倒。

    千代和相泽消太这么配合着打了三个来回后就发现了不对, 这些来势汹汹的敌人实力都不高,与其说是敌人, 倒不如说是街头小混混。

    看样子这些乌合之众是拿来消磨战斗力的,因为英雄不能随意杀人,为了制服这些敌人定然要花费更多的功夫,如果对方不是来搞笑的, 那一定有杀手锏在后。

    “啊啊啊, 欧尔麦特根本不在这里, 难道这么快就要触动杀手锏了吗?”那个脸上扣着一只断手的青年烦躁地抓挠着脖子,“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呃……”个性为“传送门”的黑雾感到有些窒息, 他小心翼翼地道, “弔, 你听说过……启世吗?”

    “启世……”死柄木弔挠脖子的动作微微一顿,“你是说那个发展不到十年就被人说是跟老师齐名的启世?”

    “正是。”黑雾冷汗津津地道,“那个女学生装备的应该是一套启世研发的高科技装甲……”

    “启世凭什么跟老师相提并论?!”大龄巨婴死柄木弔恼羞成怒, 毫不犹豫地动用了对付欧尔麦特的杀手锏,“黑雾!不要让消息走漏!脑无!杀了他们!”

    传送门的个性相当棘手,黑雾几乎是瞬间就越过了相泽消太以及千代的防线,袭向了后方13号所在的方位。

    “小心!”13号抬起手,他的手指是能吸收并搅碎一切事物的黑洞,“饭田同学,看你的了!”

    “班长!看你的了!”同学们也纷纷给饭田天哉打气,那一个个信任的眼神几乎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啊啊啊我知道了啊——!”饭田天哉眼眶发红,火力全开,拼命地朝着门外冲去,“就交给我吧!”

    “休想!”黑雾赶忙分出一缕烟雾去拦,但却被13号的黑洞吸得完全无法动弹,“个性是黑洞吗?那就让你尝尝被自己的个性绞成粉碎的感觉吧!”

    “老师!”丽日御茶子忍不住尖叫出声,同时,清脆的破碎声也同步响起。

    黑雾在13号的后背和前方各开了一个传送门,恰好将13号的个性连通,所有人只听见一声破碎的脆响,然后——

    能量护盾碎了。

    黑雾:“……”

    13号:“……”

    雄英众:“……”

    “班长快跑啊!”突然胆肥的丽日御茶子一巴掌拍在了黑雾核心的铁块上,直接消除了黑雾的重力,使其漂浮够不到已经跑到门边的饭田天哉。

    “班长靠你的了!”学生们几乎是七手八脚地把黑雾摁在了地面上,为饭田天哉争取逃跑的时间。

    “可、可恶!”黑雾并不存在的脸几乎要在这一通骚操作之下裂开了,该死的雄英该死的启世,我们势不两立啊!

    黑雾一怒之下用传送门将学生们丢到了USJ的各个角落,他们带来的人早就埋伏在各个地方,等着将学生们逐个……击……破……

    黑雾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面前发愣的13号身周又套上了一个跟之前一模一样的蛋壳……

    黑雾:“……”

    啊啊啊势不两立!势不两立啊!

    【啧,这届反派心理素质真差。】围观了一切的系统整个统就是大写的轻蔑,【连五分之一的泽弗恩都没有。】

    千代很想反驳一下这句连泽弗恩一起骂进去的话,但是眼下的情况根本没时间让她胡思乱想,她几乎是眼前一花,就看见一个黑影朝着相泽消太而去。

    好快!千代几乎是瞬间开启了体感时间延迟系统才勉强看清对方的攻势,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抽身而上,举起盾牌挡在了相泽的面前。

    “轰——!”

    “哇——”千代几乎是瞬间就吐出了一口血来,在开启护盾削减近乎过半的伤害之时她居然还无法防御对方的攻势,简直难以想象这份力量的强悍。

    被一拳头击飞出去的千代挣扎着想要爬起,但是一股巨力从上头袭来,千代就感觉到那股施压下来的力道几乎要将她的脊梁骨踩断。

    “瞬光!”相泽消太眼中红光一闪,手中拘捕带也飞快地捆住了那袭击千代的怪物,但猛力一扯之下居然无法动摇对方分毫。

    踩在千代脊背上的怪物根本不是一个人,扭曲畸形的外貌,灰沉发蓝的皮肤,还有那裸露在外的大脑,无一不昭显着其非人的特质。

    “抹消个性无用。”相泽消太咬牙,一拳朝着脑无攻了过去,但脑无愣是动都不动,“也就是说,这不是个性……而是单纯的肉-体强度吗?”

    这世上,真的有除了欧尔麦特以外依旧达到这种肉-体强度的人吗?

    眼看着自己无法动摇脑无,相泽消太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挥舞着拘捕带朝着死柄木弔攻了过去。

    他看得出来,脑无是没有理智的,他只会听从那个奇怪青年的命令。只要擒住那个青年,就能将学生救出来。

    “老师——”死柄木拉长了语调,一边闪避相泽消太的攻击,一边冷嘲热讽道,“如何?脑无真的是非常完美的作品没错吧?”

    “足以媲美欧尔麦特的力量以及能够抵挡欧尔麦特100%力量的肉-体,难以躲避的进攻速度,并且还被赋予了超再生的个性,这就是最强的生-物-兵-器!”

    瞬间出现在相泽消太身后的脑无一拳便将相泽消太砸进了地里,闪电般的速度以及可怕的力量,几乎能让任何防线溃不成军。

    死柄木如同炫耀玩具的孩童,狂肆地笑着:“与其用力量跟脑无硬碰硬,还不如用刀子慢慢地将它的肉片下来呢——当然,如果它愿意站在原地让你切割的话。”

    “弔。”死柄木正在兴头上,灰头土脸的黑雾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很抱歉,让一名学生逃离了USJ,雄英应该很快会接到消息,我们……”

    “啊啊啊黑雾,要不是你是‘传送门’,我一定要杀了你!”因为事情再次超出了掌控,死柄木几乎是瞬间便暴躁了起来,“欧尔麦特也根本不在这里!可恶!”

    暴戾而又残酷的眼眸一瞥,死柄木看见了躲在一边池塘里捂着嘴不敢吭声的三名学生,忍不住勾起一丝残虐的笑:“那么就、多杀几个人再走吧——”

    “——!!!”绿谷出久看着死柄木瞬间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五指成爪就朝着蛙吹梅雨的脸上摁了过去。

    绿谷出久不知道对方的个性为何物,但是他看见千代同学为他们布下的防护罩在那只手下寸寸崩坏,恐怕落在蛙吹的身上,她也会如此支离破碎。

    “Smash——!”内心大喊着“不能这样”的绿谷出久毫不犹豫地使出全力打出一拳,哪怕他很清楚自己会因为这一击而粉碎性骨折。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击中了什么,但是手臂上并没有传来剧痛,他凝神一看,却发现自己这一拳打在了脑无的手掌心中。

    死柄木弔的动作微微一顿,却是嘲讽道:“Smash?你难道是欧尔麦特的粉丝吗?”

    “不要!”绿谷出久阻止不能地看着对方的手摁上了蛙吹的脸。

    然而,预想中粉身碎骨的恐怖场面并没有发生,瞬间的沉寂之后,死柄木森然地回头,冷笑:“真帅啊,老师——”

    在死柄木的身后,头破血流的相泽消太强撑着身体,眼放红光地盯着死柄木,在方才千钧一发之际消除了死柄木的个性。

    “脑无!”诸事不顺的死柄木愤怒到了极点,他大喊一声,脑无便要折断相泽消太的手臂。

    “咔擦——”

    绿谷出久猛然抬头,却发现脑无没能靠近相泽消太,而是被苍青色的利刃刺穿了身体,可那怪物的身上却并没有鲜血流出。

    “那、那是什么?”峰田实忍不住大喘气地呵了一声,“是……翅膀……吗?”

    绿谷出久抬头望去,却见躺在地上的少女身后舒展开了苍青色的羽翼,宛如尖刀利刃般的翅膀没有任何鸟羽,纤薄剔透得像是蜻蜓或夏蝉的翅。

    “啊啊……够了够了够了!太无聊了!太无聊了!”死柄木被这“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一波三折折腾得耐性全无,“给我配合游戏乖乖去死啊——!”

    绿谷出久正对着千代,却看见少女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双色泽温暖却毫无情绪起伏金瞳。

    【所以说啊为什么会这么倒霉遇上这种怪物啊!】系统焦急地拾掇着自己的宿主,【你爬起来干什么?就当自己昏迷了不行吗?宿主,你已经尽力了。】

    【你打不过的,欧尔麦特是这个世界法则体系下承认的最强者,这个人造人的实力跟欧尔麦特相差无几,你眼下是绝对打不过他的。】

    “别吵。”千代戒备地望着朝着自己走来的脑无,“我要救人。”

    系统瞬间噤声止语了。

    沾染上几分神性的千代冰冷的面容之上,那双仿佛神明俯瞰尘世般的金瞳依旧潋滟着日辉般的光芒,却有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淌过她的脸颊。

    有什么炽热而又滚烫、沉重得令人无法呼吸的事物,在胸腔内安静地燃烧。

    夜晚足够黑了吗?

    那挺好,因为黑夜足够黑暗,即将到来的光明,才会足够辉煌——

    “已经没事了!”大门轰然破碎,魁梧如山般的身影自门后而来,仿佛携带着万丈光明,那样令人心安。

    “要问为何?”

    “——因为!我来了!”

    ——和平的象征,欧尔麦特。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谁,我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