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刺青巫女(十四)
    绿谷出久已经是医疗室的常客了。

    下课后,千代来到医务室看他, 虽然有治愈女郎, 但绿谷出久在这个年纪里便几次三番地遭受如此严重的伤势,难免有些触目惊心了。

    千代有些近乡情怯, 她有很多话想问, 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但她没想到自己还未开口,绿谷出久就已经哭唧唧地抢白了。

    “千代!”绿谷出久泪腺发达, 一下课后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几乎是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千代, 你的腿……到底为什么……”

    绿谷出久崩溃的情绪让千代一时错愕,但是也瞬间瓦解了两人之间多年未见的疏离感,千代有些无措地摸了摸他的头,轻声道:“是……是意外。”

    千代后知后觉地感到心虚, 也再一次意识到不二周助所说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对不起, 你不要哭了。”千代摸着绿谷的脑袋有些心疼地道, “是我太不小心了,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绿谷出久一脸惊悚地看着她, 干巴巴地道:“还、还有下次?”

    千代:“……行行行, 没有下次了, 一定没有下次了。”

    千代想了想,发现自己和绿谷出久半斤八两,于是借用了不二周助的话, 板着脸训斥道:“小久,你看见我这样会难过,你有没有想过我看见你也会难过?”

    绿谷出久微微一怔,他看着自己的手,神情有些茫然:“……我……”

    “在你为了他人而奋不顾身之时,一定要考虑到那些站在你身后支持你、爱你的人。”千代伸出食指戳了戳绿谷的额头,将人戳得脑袋微微后仰,“好好记住你与我重逢时的这份心情吧。如果你感到痛楚,那你就要意识到,你若是受伤,这份痛楚会以数倍泛滥的形式落在在乎你的人的心上。”

    绿谷出久被治愈女郎强行留在医务室里休息,而千代还有课,便独自一人离开了。

    【为什么你对别人说教的时候就看得那么明白,轮到自己时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呢?】系统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有考虑的,但是我后来发现,一个人的生死存亡在面对一个世界的兴衰之中,显得太过渺小也太过无足轻重了。”千代有些疲惫地轻阖眼帘,“系统,他们既然不愿留我,我又何必挣扎呢?”

    【……】系统觉得如果自己有五官,这个时候恐怕要面目狰狞得不成样子了,它再一次把当初脑子进水的自己打进十八层地狱,【……吃饭去吧你。】

    于是千代上完课后就灰溜溜地滚去吃饭了,要说雄英有哪里吸引学子?美味而又实惠的饭堂一定能在其中占有不小的比重,毕竟有美食英雄坐镇其中。

    雄英食堂的饭菜从法国料理到经典和食都应有尽有,还能点菜让厨师做小炒,小日子过得简直不能更滋润了。

    千代点了一份蔬菜天妇罗,自从尝试过“万物皆可天妇罗”的和食之后,她就彻底陷入这种清淡利口的油炸食品之中难以自拔了。

    “秋葵天妇罗是异端。”千代趁着秋葵不注意就把它挑出了盘子,悄悄把小碟子推远,“而且还跟我的红衣主教豆角天妇罗长得很像,真烦。”

    【???】系统一脸黑人问号,【那你天妇罗里的主教是谁?】

    千代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薄红,似乎觉得自己的言行太过孩子气,便声音虚弱地喃喃道:“……地瓜。”

    系统:【???】

    感情主教在你心里也就是个番薯啊!

    结束了上午的课程,捧着荞麦面四处寻找位置的轰焦冻有些为难地蹙眉,如今正处于午餐高峰期,基本所有位置都被占据了,就算有空位,也得和别人拼桌。

    轰焦冻环视一圈后便发现了躲在角落里一个人拨弄着天妇罗的轮椅少女,大概是对方轮椅的造型有些特别,他人都不敢靠近,身边的座位竟都是空的。

    如果非得拼桌不可,认识的人总好过不认识的。轰焦冻这么想着,在犹豫了两秒后,便果断迈步朝着少女走去。

    “这里位置有人了吗?”

    清冷低沉的少年音在头顶响起,千代抬起头,便对上了一双格外冷冽的异色的眼睛。

    “……没有。”千代微愣之后便低头挪了挪餐盘,给轰焦冻空出一个位置来,“请坐。”

    “谢谢。”轰焦冻也没有客气,或者说他自带生人勿进的气场,思绪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哪怕不是故意的也昭显着似有若无的距离感。

    他坐下后就开始吃面,霓虹国人吃面总喜欢吃出很大的声响以示对厨师的尊敬,但轰焦冻吃荞麦面时的姿态却相当秀气,慢条斯理,气度悠闲。

    淡去了疤痕带来的阴沉,甚至还有几分可爱。

    千代的心脏大概只有跳蚤那么大,蹦蹦跳跳了许久也没能鼓起勇气开口,两人沉默无言地用完了餐点,在轰焦冻准备起身时,千代才突然开口了。

    “那个,轰君……”千代将资料笔记放在桌面上,微微垂眸道,“能问你一些问题吗?关于你的战斗服设计方面的问题。”

    “?”性情孤傲但家教良好的少年也没有拒绝,只是将餐盘收拾了一下,点头道,“你说。”

    千代询问了几个简单的个性测试并不能表达完全的问题,之后才切入了正题:“轰君的个性登记是‘半燃半冻’,但目前来看,轰君除了解冻以外不曾使用过火。”

    轰焦冻微微抿唇,他知道这个问题始终是避不过去的,只是简单的提及,他的神情就忽而显出几分阴戾:“啊,你就当我只有冰冻个性吧。”

    “我以后……大概也不会使用火焰的个性了。”

    轰焦冻原以为对方会刨根问底,事实上总会有太多同情心泛滥的人会关心他的过去,但没想到的是少女沉默了片刻,居然硬生生避开了这个话题。

    “原来如此,但是轰君,不使用个性的话我无法为你设计出完全贴合你身体情况的战斗服。”

    “如果战斗服不能为你‘增幅’,那就只能对缺点进行‘弥补’,如果你不介意,能把你使用个性的缺陷告诉我吗?”

    轰焦冻的个性非常完美,完美到让眼高于顶的安德瓦都忍不住倾尽心血的地步,而当他坚持只用一个个性时,这份“完美”就会变为“残缺”。

    轰焦冻左半边身体属于火,右半边身体属于冰,与自己拥有冰体质火个性而导致使用火焰则**的兄长轰灯矢不同,轰焦冻的完美在于“平衡”。

    过度使用火或是过度使用冰都会导致人体体温失衡从而降低身体机能,但轰焦冻同时使用两个个性则可以保持体温的均衡。

    “过度使用冰会导致体能下降,反应速度减慢,甚至可能产生冻伤。”千代扶了扶平光眼镜,仔细地记录道,“装上温度控衡系统或许能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同理,过度使用火应该会导致烧伤、皮肤刺痛、火的个性伤害要高于冰的个性,造成的后遗症应该也会更加严重。”

    “那我会在这个基础上为轰君设计战斗服。”千代抬头望向神情有些懵然的少年,“没问题吧?”

    轰焦冻:“……不,只有冰就够……”

    “轰君。”涉及专业领域范围就会变得格外认真的千代神情严肃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个性就像四肢,是属于你身体的一部分,在面对危险时人体为了保护自身都会条件反射地进行反击,轰君也不想有朝一日会面对衣服被烧毁的难堪境地吧?”

    轰焦冻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声音冷沉地道:“……我很强。”所以不会落到那等境地的。

    千代一脸懵逼地看着跟她一样认真的少年,同样沉默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小小声地反驳道:“轰君,你听说过膝跳反射吗?”

    这回什么都不用说了,两人相对无言之后,同样是个学霸的轰焦冻自然知道千代话语中的潜台词,对于她的提议也只能选择了接受。

    用完餐后,千代准备回教师办公室,而轰焦冻在收拾了餐盘后站在一旁犹豫了一小会儿,居然走上前来问道:“你要去哪里?”

    抱着笔记本的千代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有些呆地望着轰焦冻,下意识地道:“去相泽老师的办公室……”

    轰焦冻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便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扶住轮椅,微微垂眸道:“我送你过去吧。”

    一路上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千代微微有些失神。

    十年不见,记忆中腼腆乖巧的小男孩变成如今冷峻帅气的少年,那种斗转星移的陌生感,千代并非一无所觉的。

    但是就在刚才,千代分明感觉到了孤傲少年身上依旧留存着旧日温柔男孩的剪影,美好得就像是一场可望而不可即的梦境。

    抵达教学楼后,千代忽而想到了系统所说的话,下意识地抬头朝着轰焦冻露出一个笑容,那被神明宠爱的光辉之貌露出笑容时,清媚一如早春之际泼洒于浅溪之上的阳光。

    “谢谢你,轰君。不愧是立志要当英雄的人,真是温柔呢。”

    轰焦冻微微一怔,少女清浅的笑靥像极了暖阳下消融的冬雪,他这才发现她有一张令人钦慕的容颜,虽然病态却也美丽,弯眸浅笑时,星月都碎在她的眼底。

    记忆中,似乎也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她在天光下微笑着,像薄雾一般缥缈,似物哀之年的落樱。

    明明有着“千代”这样的名字,她却像极了那些昙花一现、令人心生怜爱的彩云与琉璃。

    ——立志要当英雄的人吗?他真的能成为英雄吗?

    少年垂了垂眼帘,不知怀揣着何等复杂的心绪,看着少女单薄瘦削的背影。

    千代,既岁月久长,身康体健之意。

    ——为她取名的人,一定是希望她能幸福安康,一生无忧吧。

    作者有话要说:  体育祭之前的轰不是普通的轰,是绝对防御轰。

    丘比特开弦拉弓放上十几支箭并大喊“我就不信了”,他也是那个能万箭之中从容闪避并躲开所有箭矢的男人。

    所以真正的爱情线大概是体育祭才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