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刺青巫女(十)
    千代其实并没有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自己,她也有切实地感受到, 自己多多少少是被爱着的。

    艾利克斯收养了她, 不遗余力地照料培养她,艾德里安悉心地保护她宠溺她, 一直都在努力扮演一个完美的兄长;还有姜茗以及泽弗恩, 甚至还有姬泠, 他们在那个绝望的世界里尽自己的可能去爱她,那份爱或许不是那么坚定, 但到底是存在的。

    还有许多许多人, 都对她付诸过善意——那名忍者的好言相劝,轰君的无私救助, 绿谷的安慰陪伴,以及不二周助的温柔开解。

    这些,其实都是不应该被忘却的记忆。

    她被人爱着,而她也因为这些人的存在, 努力地试图去爱这个世界。

    ——但是, 有什么办法呢?她不爱自己呢。

    【因为不爱自己, 所以可以毫不犹豫地选择那么痛苦的死亡;因为不爱自己,所以可以连活在世上的乐趣都找不到。】

    【宿主, 生来应该是一张白纸的你, 为什么会有这样近乎自毁般的人格?是因为艾利克斯吗?因为你将他视作神, 所以认为自己为神付出一切乃至生命都是理所应当的?即便殉道也是应该的?】

    “不是的。”千代呆呆地看着屏幕上的数据,眼神却涣散而没有焦距,“系统, 你还记得自己诞生之初的事情吗?”

    【我是作为前文明系统诞生的,有记忆之初就是在实验室里,记忆的画面除了白大褂就是各式各样运转的机械电路。】

    “是吗?”千代仰头看着天花板,仿佛回忆一般阐述道,“我诞生之初,是在水里——那位大人濒临死亡,鲜血染红了静湖,眼泪落在了湖心,于是便有了我。”

    “你见过世界毁灭的场景吗?我见过。”

    “我的诞生代表了死,代表了毁灭,我窥见了光,但那么可悲的是,光在我眼前湮灭了。”

    “而当我决心去拯救世界之时,我的死会成全世界的生,这也就代表着,我与世界,根本无法共存。”

    【但你也可以理解为潘多拉魔盒,打开的瞬间汹涌出无尽的灾难,但落在最后的那一个名为‘希望’。】

    系统觉得自己的宿主还能在抢救一下,它已经完全放弃原本想要打造一个心性坚毅的救世主的念头了,它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洗掉那个人留在千代身上的印痕。

    【这是一个疯狂崇拜“英雄”的世界,有人为了追逐这个目标而迷失了自己,也有人天生就有着英雄的秉性。】

    【宿主,如果对他人的袖手旁观会让你感到痛苦——那,你要不要试着成为一名“英雄”呢?】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像一位“英雄”一样死去或许是最完美的结局。这样的死法也伴随着凄凉的美感,虽然不如上个世界那般盛达辉煌,但总归会令人难忘。

    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让宿主死得更华丽的系统有点小动心。

    【成为一名英雄,以一名英雄的标准来约束自己,然后……像一名英雄一样死去。】

    【你想想,小久,小轰,他们都非常非常地崇拜像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如果你能成为那样的英雄,是不是就能在这个世界里留下你来过的证明?】

    系统不动声色地怂恿着,看着逐渐回过神来的千代,它再接再厉地道:【从最基本的救人开始吧。】

    【或许对你而言,善恶是非都是没有太大意义的,但是既然你明白什么是‘痛苦’,那就朝着‘痛苦’相反的方向走去吧,那里或许就藏着你想要的答案。】

    ——试着成为一名英雄吧。

    系统希望自己的宿主能够走出封闭的内心,多和别人接触,产生更多的感情与羁绊。

    因为在千代的心中,她是迟早都要离开的人,所以为了不让自己离开时让他人难过,也为了让自己不在离开时感到不舍,这个胆小鬼根本就不敢与他人深交。

    胆小、怯懦、却偏偏害怕寂寞——系统觉得再这样下去,宿主迟早有一天会选择自我灭亡的。

    因此劝说宿主的工作略见起色时,系统心里是很欢喜的,它在一边瞎鸡掰出主意,美滋滋地道:

    【笑一下,对别人笑一下,不不不,不是那种疲惫的笑,嗯!是你面对小孩子时候的笑。来,你是很可爱的姑娘,笑一下,他们会喜欢你的。】

    然后系统就看见千代抬头,跟不远处一具骷髅大叔对上视线,在沉默对视三秒之后,千代顺应系统的嘱咐微微弯了弯眼眸。

    系统:【……】

    系统:【…………】

    系统:【不要对街边的怪大叔笑得那么甜啊混蛋!妈-蛋你是想气死我吗?】

    千代目光充满怜爱地看着街边的“怪大叔”,对系统的尖叫充耳不闻,反而操控着轮椅靠近,仰着头微笑着道:“您好,需要帮助吗?”

    欧尔.怪大叔.未充气状态.麦特:“……你好啊少女,我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哦。”

    “欸?”千代有些诧异地瞠大了眼眸,沉静文雅的眉眼简直写满了不谙世事,“可是您身上的器官已经开始腐朽了,我能感受到您生命力场的衰弱,在不采取任何措施的情况下您的寿命不会超过三年,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能帮……?”

    千代未完的话语都湮没在系统竭嘶底里的尖叫里,但是她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只是在收声之后依旧略带担忧地凝视着欧尔麦特。

    欧尔麦特几乎惊呆了,他也万万没想到出来买个菜都会被人戳穿自己身上最大的秘密——身为霓虹No.1的英雄,欧尔麦特面临的战斗以及危机都远超他人想象,而在五年前,他在对抗那位“超常黎明”时期的统治者“all for one”的时候险胜,付出的代价就是个性的衰弱,并被摘除了一半的呼吸器官以及整个胃部。

    “少、少女。”欧尔麦特在千代面前蹲下,两米二的身高即便蹲下也与坐在轮椅上的千代保持了平视,“感受生命力场,这是你的个性吗?”

    “……?”千代有些不解地蹙眉,严格来说她的个性是“光”以及另一个一言难尽的个性,这是来自这个世界给予救世主的回馈,“应该算是?”

    “原来如此。”金发大叔似乎松了口气,枯槁如骷颅般的脸上扬起一个笑,有些恐怖,有些凄惨,也温柔得令人心安,“你是治愈类的个性吗?”

    千代不明所以地攥紧了膝盖上披着的薄毯,有些困惑地道:“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但是我的确拥有创生的能力。”

    千代言下之意是她不知如何与此世之人解释“权能”这个概念,但欧尔麦特却是理解岔了,心想少女虽然拥有罕见的治愈个性,但想必能力有限,无法治愈自己的双腿,更别提想治好他了,于是便反过来安慰对方道:“原来如此。”

    “你一定会成为优秀的治愈女郎的。”

    千代:“……?”

    “不。”千代想想三分钟前自己刚定下的小目标,轻声道,“我想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

    小久轰君都喜欢欧尔麦特,而我想成为能被他们喜欢的人,所以四舍五入就是我想成为欧尔麦特。

    千代觉得自己的逻辑没毛病。

    欧尔麦特看着少女认真得几乎可以说是可爱的神情,哑然失笑的同时又觉得心肠柔软之极,不由得问道:“你是报考雄英英雄科的新生吗?”

    虽然少女不良于行,个性似乎也并不适用于战斗,但英雄本就不仅仅是能拼能杀的勇者,只要有救助他人而牺牲自己的决心,谁都能成为英雄。

    “明天就是雄英的招生考试了,少女要加油啊。”欧尔麦特眼神充满鼓励地给千代加油打气,“雄英是非常优秀的学校呢,欧尔麦特一定很高兴看见你这样优秀的学生的。”

    “嗯?”千代神情茫然了一瞬,系统却在她脑海里解释雄英学院是霓虹第一的英雄教育学府,便不由得反问道,“明天招生考试?那是不是报名已经结束了?”

    欧尔麦特:“……欸,是啊。”

    “欧尔麦特……在雄英?”千代拧眉,却又忽而舒展了眉眼,“明白了,想要成为英雄,还需要向正规英雄学习了解英雄社会的秩序与规章啊。”

    于是欧尔麦特便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少女忽然摁了一下细瘦手腕上的手表,一个充满科技感的光屏就凭空升起,显示出一个全副武装的科研人员。

    “帮我联系一下雄英的校长。”欧尔麦特就看见面前的少女非常可爱地歪了歪脑袋,语气点无波澜地道。

    “就说上次的战术机甲以及学生战斗服的合作方案,我代兄长应了。”

    欧尔麦特:“……昂?”

    千代却是错误理解了什么一样,轻轻握住欧尔麦特的手:“我会努力向欧尔麦特学习的,等我拿到允许使用个性的执照了,您就能放心了吧?”

    ——放心让我帮你治疗了。

    欧尔麦特听得一头雾水,但却下意识地理解成了别的什么,立刻扬起大大的笑脸,竖起大拇指道:“当然,我很放心你们啊。”

    ——少女!欧尔麦特退役之后,充满希望的未来就靠你们了!

    于是,一场跨时空跨次元的交流,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发生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欧尔麦特:我又帮助了一个怀揣英雄梦的少女!

    千代:英雄执照其实就是“合法帮助他人”的执照啊。

    ——————————分割线————————————

    欧叔的剧情会改变很多,揉揉你们。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雨舞鞠烁 2个;未闻、喵喵喵喵慕、罗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雪里人 20瓶;吴磊的男盆友、唐霖 10瓶;菌子诶、惘 5瓶;来日方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