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第20章】刺青巫女(三)
    梅雨季节,有点讨厌。

    薇拉,或者说“久世零华”此时扶着墙壁往前走着,却无法阻止自己在绵密的雨水中被淋成一只落汤鸡。

    她步履蹒跚地往前走着,脑海里还回荡着系统抓狂的尖叫声:【你为什么要跑啊!这可是我们最接近目标的一次行动了啊!只要混吃等死坚持到十八岁完成任务就能离开了!简直是没有比这更简单的救世任务了!你跑什么跑?啊!你说啊!你跑什么跑!】

    “因为我觉得那个人说得有道理……”薇拉粗喘了一口气,在街角一家关闭的店铺前躲了下雨,“没有意义的杀戮与牺牲都没有存在的价值。”

    “我至少要知道自己究竟在为什么而努力。”

    ——在上一个世界中,薇拉为了守住父的道而不顾一切,为此而迎来盛大辉煌的死亡。

    但那时候的她,虽然心有不甘,但更多的是释然。

    这一世的她,醒来时就在一个破败的村子里,被久世家主领养,被钦定成为下一任巫女,但是她从未在这个家族中感受到值得她化为灰烬的光明。

    ——没有火焰,没有温度,又怎值得飞蛾舍命相迎?

    雨水微凉,湿漉漉的衣物贴服在身上,更是冷得人骨子里发颤。

    即便梅雨季空气闷热,薇拉也打了个哆嗦,眼神迷茫地望向灰蒙蒙的天空,一时间竟不知该去往何方?

    薇拉其实并非完全懵懂,至少她明白,从过去到现在,她的立足之地实际从来都不是光明的那一方——不管是教廷的阴暗面,还是为了信仰而疯狂的久世宫,她脚下的那一方土地其实染满了鲜血的污脏,就连她自己,也曾杀过人,为了无关善恶的“立场”。

    薇拉不太明白,所谓的“光明”的那一方应该如何去定义呢?

    对薇拉而言,父所行的方向便是她的“光明”,但是父也说过,只是盲从于他,便也不过是愚者罢了。

    “所谓光明啊,大概就是哪怕心中充盈着黑暗,也依旧不曾对世界绝望,会对弱者义无反顾伸出手的人吧。”

    薇拉想起了姬芜与西里斯——大概在世人的眼里,她们更符合良善一方的定义吧。

    可是……法斯莉娅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低笑:“她们向你伸出了手,却从来都没有握紧啊——”

    于是,姜茗犹豫迟疑的眼神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勾起了那些不敢言说的伤痛。

    不。

    薇拉只觉得头痛欲裂,她站在雨幕里,看着他人家中灰蒙的窗户倒映着自己冷凝的脸,期望冰冷的雨水能浇熄心底翻腾的情绪。

    她知道这个世上没有人应该无原则地帮助她,也明白冷漠甚至是努力过后放弃才是常态,但是,但是……

    ——多么令人不甘心。

    “小心——!”

    【闪开啊——!】

    轮胎摩擦地面时刺耳的声音唤回了女孩的意识,薇拉满脸错愕地抬头,却忽而被一股冲力撞了出去,有人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重重地扑倒在地。

    “轰——”地一声巨响,疲劳驾驶的司机猛然回神,疯狂打着转盘也阻止不了货车撞上墙壁的宿命,但巨大的冰墙瞬间自地面蔓延开来,阻止了事态进一步劣化。

    “啊、啊、啊啊啊——”浑身颤抖的司机惨叫出声,声音里藏不住的后怕与惶恐,打开车门后几乎是跌打滚爬地摔下了车,满脸都是心有余悸。

    在方才意外发生的瞬间,淡蓝色的冰凌瞬间冻住了车头与油箱,这一阻力成功阻挡了货车撞得粉身碎骨的命运,也为救援换取了珍贵的契机。

    冰凌非常的美丽,在薇拉的眼里。

    那双子夜般的明眸倒映着面前拥有红白两色发的男孩,他满眼惊惧,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右半边身子被冰霜覆盖,呼出的气息都在空气中化为了薄雾。

    穿着短袖与牛仔外套的男孩,手臂为了护持薇拉的后脑勺而被地面刮擦得鲜血淋漓,左半边脸颊上绑着绷带,以至于薇拉只能看见他的右眼。

    薇拉伸手去拉他,肢体接触的瞬间,无数黑暗而又晦涩的情绪自男孩身上源源不断地传来——怨恨、愤怒、不甘、痛苦、悲伤,尽是些沉重而又晦涩的感情。

    这个仿佛由负面情绪构成的男孩,却在救下薇拉之后,抿了抿嘴,那只灰色的眼眸里流露出对他人真切的忧虑。

    “你还好吗?没事吧?”

    轰焦冻浑身颤抖,他毕竟也只是一个五岁的孩童,方才瞬息之间发生的一切让他大脑空白,回过神来后,惊惧与后怕就如决堤的洪流般击垮了他的冷静。

    轰焦冻出身英雄家庭,是如今No.2英雄安德瓦的幼子,个性半冻半燃,完美继承了父母双方的个性,是父亲口中“最完美的作品”。

    父亲英雄名“安德瓦”,本名轰炎司,因为自己无法超越No.1的英雄欧尔麦特,就想出通过个姓联姻的方式来生育一个拥有强大个性的孩子,代替他完成野心。

    而这段时间,父亲残酷无比的斯巴达教育,口口声声说着他是“工具”;长兄轰灯矢因个性使用不当而身死;惯来温柔的母亲因为精神崩溃而哭着将滚水倒在他的左脸上,说他肖似父亲的左半边身子真丑……还有,母亲因为抑郁症而被送入了精神病院,依赖着母亲的男孩不得不面对残酷的分离。

    这些天发生的种种事情早就将这个五岁的孩童打击得濒临崩溃,在怨愤无比地朝着父亲喊出“都是你的错”之后,轰焦冻选择了离家出走。

    情绪崩溃的男孩在雨中强忍着泪水,视野模糊之际却看见一辆货车朝着一名同龄的女孩撞了过去,虽然自己情绪失控,但救人之事本就不需要犹豫。

    救下女孩和司机之后,惊惧与后怕彻底击溃了轰焦冻的心防,无数负面情绪汹涌而来,他几乎是瞬间就被心中的伤痛击倒,撕心裂肺地哭出声来。

    绵密的雨幕中,跌倒在地的女孩愣怔地凝视着哭得狼狈无比的男孩,明明是救人的那个,他却伤痛得仿佛是被救的那个。

    大概是知道自己的姿态太过狼狈,也害怕自己的情绪崩溃会吓到薇拉,男孩跪在地上,一手死死地抓着心口的衣物,哭得稚嫩的眉眼都皱成了一团——

    一边却还在说着“对不起”。

    薇拉不明白。

    她不明白这个男孩为什么会在满心怨恨的情况下依旧对陌生人伸出援手。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他自己已经如此痛苦了,却还要顾及他人的情绪。

    只是被轰焦冻救下的薇拉突然觉得这个男孩在求救,她几乎没有怎么犹豫地支起疼痛的身子,张开手用力地拥抱了他。

    雨水掩盖了眼泪,朦胧的雨幕中他们紧紧相拥,就像被逼到穷途末路的两只幼兽,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中互相汲取温暖,以此获取坚持下去的勇气。

    救赎与被救赎,两者之间的界限却如此模糊。

    “对不起——”男孩不知是在向她道歉还是在向另一个他心中有愧的人道歉,但他紧紧地抱着她,仿佛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对不起——妈妈——”

    “……”薇拉偏了偏头,将略矮自己些许的男孩摁在自己的肩窝里,眨了眨被雨水坠得沉重的眼睫,在他耳边低声道:

    “谢谢你。”

    ——谢谢你,像光明一般出现在我的生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