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第15章】苍空使者(九)
    这个世界的人,生来多多少少都是带着些许天赋的——比如能听见终焉之声的泽弗恩,能延迟体感时间的战士,又或是生来便带有绿手指的姬泠。

    凑巧也不凑巧,法斯莉娅便恰好也是拥有特殊天赋的人才之一。与泽弗恩相反,她生来就能听见生命的心灵之语。

    但是这个世界的生命,是坏的。就连本该悦耳的心灵之语都因为基因病而变得嘈杂喧嚣,刺耳无比。

    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下长大,法斯莉娅被养成了阴戾傲慢的性子,比起泽弗恩害怕孤单而希望所有人都能活下去的卑微祈愿,法斯莉娅更希望这个世界上的人全部死掉,世界只剩她一人就好。

    那样,就不会总是听见烦人的声音了。

    因此,法斯莉娅在听见自己的死亡之语时,明白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的法斯莉娅为了活下去而给自己设了一个局。

    她给一直暗中进行人体试验的弟弟泽弗恩传递了一条情报,将自己的心灵数据编写进基因里,之后停止身体功能的运作——也就不会有基因裂变的来临。

    法斯莉娅很了解泽弗恩,于是,不出所料,泽弗恩为了研究基因病的特性而解剖了她的尸体,同时为了更深入的研究,他复制了法斯莉娅的基因。

    对于从诞生之初便能听见心灵之语的法斯莉娅而言,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生命都是由一串数据密码构成的,只要编写出正确的数据,就能复现这个人的存在。

    在所有的复制人中,只有Vl-803号实验体与她的匹配度最高,所以法斯莉娅潜藏的基因密码就在躯体内激活,Vl-803本应该继承法斯莉娅的所有感情、记忆、信念,甚至是思想与言行。就像电脑中的“复制粘贴”一样,作为副本的Vl-803是完整的、法斯莉娅的复制品,她会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本来,应该是这样子的才对。

    但是,这个叫做系统的存在裹挟着一串陌生的生命代码,取代了她的存在。

    精心布置安排好的复活被人破坏,乖戾恣雎的法斯莉娅本应该对此感到愤怒,但是实际上,她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好。

    因为,与这个陌生的灵魂同处于一具身躯之时,法斯莉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虽然空落落的,但那灵魂的深处的确没有太多竭嘶底里的声音。

    “救世主……吗?”法斯莉娅微笑着,挥动着翅膀在原地转了个圈,“你看我如何呢?系统先生?比起那个废怯而又空洞的灵魂,我更符合你的要求不是吗?”

    “如果一定要寻找一个合作者,比起从头涂抹一张空白的稿纸,已经成型的、更优秀出色的存在更适合做你的搭档,对不对?”

    法斯莉娅语气轻柔,仿佛蛊惑一般开口:“她能做到的我也能,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选择我呢?系统先生——”

    【哦?她能做的你都能?】系统不知是鄙夷还是不屑地开口,【那为了拯救世界而废掉双腿,你也能?为此忍受非人的折磨,你也能?】

    法斯莉娅很轻很轻地笑了一下:“这种痛苦并不是必然的不是吗?只要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任何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所有的痛苦与不公,都不过是因为她的无能而已。因为她不够强大,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拯救这个世界,所以她才需要经历这些。你应该也很明白的才对。”

    系统当然明白,平行位面中这么多的救世主,也不是所有的救世主都要经历这些非人的折磨才能力挽狂澜的。说白了,还是薇拉本身触碰不到这个层面罢了。

    因为资格不够,才要为此付出更多的代价。

    可是,这并不代表薇拉在系统心目中的地位是能够随便被人取缔的。

    【燃烧自己的火焰,点亮世人心中的明光,这才是我所期翼的救世主。】系统难得平静地说道,【我本身便代表着前文明最高科技的力量,我承认,力量的确是重要的,但却不是必须的。同样的力量落到你的手里,只会让所有人都不得善终;但若是落在薇拉手里,她却能给所有人一个幸福的结局。】

    系统话音刚落,法斯莉娅就仿佛被刺中了一般,控制不住地笑出了声来。

    “这个早就朽烂的、所有生命都坏掉的世界还有拯救的必要吗?真是太可笑了!”

    “所有人都幸福的结局,这个所有人里面有包括薇拉她自己吗?”

    法斯莉娅拱了拱手,邪气肆意地勾唇:“我从来都不知道这种愚蠢而又懦弱的自毁心理也能成为一种优点,连爱为何物都不知晓的她并不是在牺牲,只是在自毁罢了。还是说,你想要涂抹的白纸,其实只是利用完就能丢掉的废物呢?”

    【前路漫漫,但并非毫无希望。】系统一改平日里情绪起伏甚大的模样,冷静而又机械地道,【她是追逐烈火的飞蛾,而我给她安排的前路里有光。】

    只要前路有光,她就会义无反顾地奔向光明所在的地方,哪怕是烈焰焚身,荆棘遍地,她也会一如既往地勇敢。

    法斯莉娅脸上轻慢的笑容消失了,她高高在上,目光冷若冰霜,不知是讥嘲还是恼怒地冷笑道:“那就拯救给我看啊,救世主大人。”

    法斯莉娅就像一个患有公主病又被人回拒了任性要求的少女一样,恶狠狠地推倒了一根柱子,引起系统一片“卧槽”的惊叫声。

    【啊啊啊你要干什么啊!快住手!把薇拉给我还回来啊!】

    法斯莉娅展开翅膀,如同一只轻盈跳跃的鸟儿,她毫无阻力地破开了海水,离开了深海的失落之城。

    比起笨拙的、不懂使用暴风权能的薇拉,法斯莉娅却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控了这具身体内的所有权能,仿佛生来就合该是一切力量的主宰一样。

    法斯莉娅顶着薇拉的驱壳,跟“黑狮”与“灯蛾”撞了个正面,系统也不知道法斯莉娅打算做什么,但是她几乎报废了黑狮战队所有的战术机甲。

    面对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炮-火,法斯莉娅挥手张开了青空色的屏障,无孔不入的流体化作弹力惊人的网,瞬间将足以炸毁一座小镇的火-炮拢入其中。

    “!”意识到不对之处的尤莉什刹高声喝令,“撤退!”

    但是已经迟了,攻击敌人的炮-火反噬自身,伫立青空之上的女孩如同高高在上俯瞰尘世的神明一般,神态冷漠地看着机甲战队被湮灭在自己的炮火之中。

    “异端!”尤莉什刹破开重重炮火的轰击,她身穿漆黑的女式装甲,宛如矫健敏捷的猎豹,“受死吧!”

    尤莉什刹装备着启世组织的最高杰作[冥神]系列的[湮灭]装甲,这一系列的装甲最开始研发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毁灭而非守护,因此摈弃了防御能力而换取高机动以及高杀伤,这也是尤莉什刹为何代号为“死神”的缘由,她踏着无数机甲的残骸腾空跃起的身姿,宛如挥动镰刀的死神一般森然可怖。

    “愚者。”空灵而又机械的声音在天空回荡,喜怒无常的女孩收起了浮于表面的虚假微笑,神色冷厉地警告着。

    “在自知不如的情况下冒然挑衅强者,那是愚蠢的、找死的行为。”

    “少啰嗦!谁为鱼肉谁为刀俎还尚未可知呢!”尤莉什刹拔刀出鞘,银色的刀刃划破长空,带起火焰般蓝白色的闪光,“St. Elmos Fire,限制解放——”

    “谨以神血,誓立新约!”

    “圣光——绽放!”

    破空而来的刀刃裹挟着滚滚的雷光,蓝白色的火焰焚尽天空,宛如神明降世一般辉煌。雷电如咆哮的巨龙,嘶吼着欲要撕破女孩布下的苍空。

    “薇拉!”匆匆赶来的姜茗只看见女孩瘦小的身影被雷电吞没,她瞠大了双眼,几近破音地嘶喊,“薇拉——!”

    “圣艾尔摩之火的限制解放……”姬泠罕有地沉下了脸,一把拽住姜茗的手臂,不让她冲动行事,“冷静点,这一招即便是你也未必能接下来,不要冲动,姜茗。”

    圣钥虽然珍贵,但这世上拥有圣钥的人也超过了十名,很少有人知晓,圣钥和圣钥之间也是有明显的不同的。

    虽然同样都是贤者之石,但不同的贤者之石中铭刻的法则都有所不同,比如泽弗恩拥有的“灵慧之钥”镶砌的是理智之石,其本身是没有任何攻击力的钥匙形态,以珍贵的以太金属为“躯”,只有拥有丰富学识以及对武器构造娴熟于心的人才能正确使用这副圣钥,否则其本身也不过是一件百变的工具而已。

    同样的,姬泠的“善水剑”以及姜茗的“精卫羽”都并非拥有强大攻击力的圣钥,善水剑能催生草木,精卫羽可操控五感,两者都属于战斗辅助型圣钥。

    但圣艾尔摩之火不同,即便启世组织传承多年,圣艾尔摩之火依旧是最强势霸道的圣钥,它其中镶砌的雷霆之石也是公认的顶级法则之一。

    几乎没有人能在正面经受圣艾尔摩之火的限制解放之下还能存活下来……

    姬泠望着远方那几乎燃尽半个天空的蓝白色火焰,心脏仿佛被攥住了一般,疼得一时间有些呼吸不过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那蓝白色的火焰散去之后,天空中坠下一个人的身影,姜茗飞身上前将人接住,却发现昏迷过去的人居然是尤莉什刹。

    尤莉什刹受伤极重,冥神装甲的防御力本就薄弱,她腹部间血肉模糊,仿佛轻薄的刀刃轻而易举地从旁刺进她的身体,险些要了她的命。

    “真是令人憎恶啊。”滚滚烟尘散去,半边身子焦黑的法斯莉娅神情阴戾地稳住了身形,“怎么?你们留给这具身体的伤害还不够多么?”

    姜茗愣怔地看着女孩缠满绑带的双腿,对上女孩那双由无数负面情绪的丝线构成的猩红的眼,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薇拉。”关键时刻,是姬泠挡在了姜茗的面前,轻声地劝慰着,“不要输给自己内心的恶魔,你一直都很勇敢,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的。”

    以剑识人,姬泠相信自己在剑道上的造诣,也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不会错,薇拉的剑术干脆果断,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这都源自于她磐石般坚定的意志力。

    ——她不是会屈从于自己欲-望的人。

    “姬泠老师。”

    法斯莉娅居高临下地俯瞰着灯蛾小队的一行人,垂眸的姿态似乎还带着旧日的乖巧与温柔,然而口中倾吐的字句却仿佛淬了毒。

    “您真是好为人师啊,听听,这是多么冠冕堂皇的话语啊——是啊,你们用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能否定我曾经遭受的所有的苦难,将我的痛楚与挣扎轻飘飘地放在一旁,然后指责我屈服于自己内心真正的愿望。几句‘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谎言,就试图以温情为武-器,逼迫我为了你们继续煎熬下去。”

    “虚假的、轻浮的、流于表面的善意!”

    “你们都向我伸出了手,却没有人真的用力去握紧——就像垂下地狱的蜘蛛丝,你们只是在用希望做诱饵,却从没想过真的救我离开苦海,更没有人真心爱我。”

    “拯救世界又如何?成全你们又如何?就算这个世界迎来了光明的结局,也终究不过是你们的天堂,我的地狱——”

    “不是这样的!”

    姬芜忍不住反驳她,大声地喊道:“我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握紧你的手啊!如果放弃了,就真的回不了头了!”

    “我们可以一起回去的,可以成为最好的朋友,我也会赌上一切去保护你,就、就算世界末日真的来临,那也算是一个完满的结局!”

    “我赞同姬芜的话。”面无表情的少女半张脸颊都被机械覆盖,连带着嗓音都参杂着机械的寒意,“虽然姬芜又蠢又笨,但偶尔也有说得对的地方。”

    “薇拉,我跟你一样也是双腿残废无法行走,甚至因为一场灾难而不得不将半边身体机械化才能维持生命体征。我跟你一样经历过人体试验,也在实验中烧坏了大脑皮层的情绪组织,再也无法产生感情波动。”

    西里斯仰头望着薇拉,神态认真无比地道:“我从来不觉得我的过去能作为我谈话的资本,但如果言语必须伴随着行动才能打动人心,那就请以我为例。”

    ——“你的付出不会无用,煎熬的尽头,也的确会存在着光明。”

    模模糊糊之中,薇拉隐约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似乎也有人对她说过类似的话语。

    只要努力活下去,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的。

    心脏仿佛被轻柔地触动了一下,温暖的感觉逐渐蔓延至四肢百骸,让她昏昏沉沉的意识逐渐苏醒过来。

    与薇拉相反,法斯莉娅却仿佛被西里斯的话语激怒了一般,惨白的脸颊上渐渐浮起苍青色的纹路,像血管一样在白得透明的皮肤下跳动着。

    她沉默地俯瞰着她们,巨大的青空色羽翼在她背后舒展,那能量凝聚而成的透明翅膀倒映着神系身后的蓝天白云。

    “想要动摇我吗?”法斯莉娅轻笑出声,她将心中悸动挣扎的灵魂稳稳压下,红得几乎发黑的瞳孔里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憎恨与厌恶。

    “能说出如此天真可笑的话语,不过是因为你们不曾感受过良善被辜负的绝望而已,若我将我所遭受的痛苦尽数奉还,你们又当如何呢?”

    法斯莉娅话音刚落,神色冷淡的姜茗便瞳孔骤缩,大喊道:“小心!”

    风早枝子只觉得脖颈一寒,下意识地闪身规避,但是那人速度太快,几乎像是瞬间就移动到她身后一样。

    风早枝子是忍者出身,在意识到自己逃不过的一瞬间,她立刻选择了龟息整骨,以特殊的法门险险避过了那划向心脏的致命一击。

    她的背后爆开了大片血花,瞬间就染红了她身上纹有杏花纹路的小振袖。

    “枝子!”姬芜呲目欲裂,她简直不敢相信会做出如此残忍之事的人便是队长口中惹人心怜的孩子。

    她拔剑出鞘,纹有流云纹样的长剑所经之处连空气都被冰封,身为姬泠承认的姬家少主,姬芜战斗资质极高,不过十五岁就被姬家授予了传承之宝。

    剑光如梦,匹练如虹,剑刃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如九重天宫倾泻而下的皎皎月华——这就是姬家的传承重宝,素月霜溪剑。

    能够冻结世间一切的霜寒剑刃。

    内息沸腾之下的姬芜毫无留手,迫人的寒气逼退了邪肆阴戾的女孩,她振翅而飞,原本的立足之地已经被冰雪覆盖。

    面对这毫不留手的一剑,法斯莉娅却忍不住大笑出声,无数猩红丝线构成的眼眸里满是毫不掩饰的畅快与恶意。

    “当挚爱之人受到伤害,当善意被人辜负,你们就会诞生怨恨,变得跟我一样。”

    “这样的你们,有什么资格来劝我回头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