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第9章】苍空使者(三)
    姜茗,姜家少主,炎帝血脉的直系传人,也是启世组织东亚地区的掌权者之一,与黄帝血脉的直系传人姬泠共同掌权东亚模块。

    身为华夏子民,姜茗与挚友姬泠毕生的心愿就是终结基因病,守护神州大陆,给予新生代一个安定平稳的生存环境。

    因此,姜茗在认识了泽弗恩并且了解了泽弗恩的思想理念后决定与对方联手,虽然两人的观念不同,但是期望驱逐基因病的目的是相同的。

    只是,这些年来,泽弗恩不幸患上了基因病,这让他的行事手段越发偏激,几次踩到姜茗的底线,令两人之间的关系濒临决裂。

    姜茗隐隐约约有放弃欧洲板块的念头,她只想守好神州,但还没等她的念头成型,泽弗恩却发来了一条通讯,告诉她科研室已经发现了能够抵御基因病的抗体。

    这是姜茗一时冲动开着战列型浮空航母直接降落在这里的原因。

    她这么大张旗鼓的行动当然瞒不过泽弗恩的眼睛,两人闹得不欢而散之后,姜茗就被泽弗恩以“赔偿损失”的名义丢进了科研室,给这个珍贵的试验品当保镖。

    让姜家少主当保镖,泽弗恩也是心大。

    要知道,单单论启世组织中的地位高低,已经板上钉钉的姜家少主姜茗可是比泽弗恩这个没有继承权的基璐帕三子要高得多。

    不过,对于泽弗恩的不敬,姜茗也并不在意。

    一来两人的关系本就是互相欣赏也互相暗算的损友,二来则是她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宝贵的试验品。

    泽弗恩私底下一直在进行被明令禁止的人体试验,姜茗一直以来都是知晓的,她不阻止也不反对,因为从大局上来看这的确是有必要的。泽弗恩的手段虽然有违道德伦理,但是在这个世人已经将死亡视作寻常的世界里,却也仅仅只是让人感到有些不适而已。

    更何况,泽弗恩曾经研究出了三次减缓基因病的特效药,虽然效果微弱,但多少也让世人看见了希望。

    姜茗也曾给泽弗恩押送过死刑犯,为拯救更多的人而牺牲少数,这是一件令人悲伤却也无奈的抉择。

    因为基因病只会爆发在人类的身上,其他的动物都无法作为实验的媒介。

    以往,两方的合作一直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姜茗会以自己的身份给泽弗恩的实验做必要的掩护,而泽弗恩将与姜茗共享实验成果。

    但是近年来,泽弗恩已经不再满足于束手束脚的病体实验,他开始将目标放在那些感染了基因病却还安然无恙的无辜平民身上,甚至还为此动用了克隆技术。

    这就有些踩到姜茗的底线了。

    比起泽弗恩的“不择手段创造希望”,姜茗更希望“尽可能地让所有人都能幸福”。

    这种以不义开始的“正义”,如果能在他们手中划上休止符就好了——只弄脏他们的手,就足够了。

    这是姜茗看见薇拉的第一眼,就在脑海中划过的东西。

    姜茗千里迢迢地赶过来,自然不是为了单纯地看一眼人类的希望,然后傻兮兮地在这里当保镖的。

    她来到这里,是为了一个彻底解决基因病、让潘多拉魔盒里的希望重临人间的“造神”计划。

    大概是三年前,姜茗在泽弗恩的委托之下查找了传说中“失落的文明”,华夏身为世界现存的文明古国,也是罕有的保存着前文明遗迹的国家之一。

    姜茗在家族的资料储存库中查找到了关于“造神”的记载——人类曾经因为窥伺神明之力而研究出来的巅峰级炼金术,被称为“禁忌的终焉之路”。

    传说,曾有一位炼金术师从圣钥的制作方式中得到了灵感,试图将人类的肉-体化作贤者之石的“躯”,他通过上百次实验将上千条法则魔纹刻在了贤者之石上,并将死者的驱壳融合贤者之石炼制成“圣钥”,这让他创造出了半神级的强者,却也因为触碰到禁忌的法则之力而一夕灭亡。

    上古时代的神明,每一位的手中都掌握着一条足以改变世界的法则,而贤者之石是造神之物,也是古书中记载的“神格”。

    神格、神性、神躯、神之法则。

    在经过漫长的搜寻以及研究之后,姜茗最终确定造神计划中的神格为贤者之石,神性为贤者品质,神躯为传承之体,神之法则为“概念”。

    ——法则并不是不让人类封神,而是拒绝让不够资格的人类封神。

    姜茗和泽弗恩尝试了,第一个作为“造神”计划试验品的人,是姜茗自己。他们不信任其他人,所以只能选择自己。

    实验失败了,姜茗在植入贤者之石的第一时间便被突如其来火焰焚烧成了重伤,是她依靠着意志与修行的内力留住了一口内息,维持生机不断。

    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只要有一口气便能恢复过来,姜茗在疗养仓中躺了一年,出来后便拥有了不老不死的躯体,但情感却从此变得淡漠,同时失去了味觉。

    代价是惨痛的,可是这也让姜茗看到了希望,如果不老不死是神明才有的特性,那是否证明,造神计划的确可行呢?

    “在百年前的古书记载中曾提到,基因病的爆发是人类窥伺法则之力的惩罚,那能够融合多种基因病而不死的人,是否就拥有着成神的潜质呢?”

    “神明的惩罚也唯有神明能够破解。”泽弗恩翻阅着书册,这般说道:“姜茗,我们应该赌一把。”

    启世组织拥有四颗贤者之石,一颗源自炎黄一脉的日炎之石已经用在了姜茗的身上,剩下的便是掌控电磁法则的雷霆之石,掌控暴风与流体的苍穹之石,以及掌控生命力场的心灵之石,这四颗宝石都是启世组织传承千年的瑰宝,是远远高于其力量本身的精神象征。

    其中,雷霆之石归属于什刹家族,已经被其家族的嫡系大小姐、那位有着“鬼夜叉”之名的罗米什刹制成了长刀型圣钥“圣艾尔摩之火”。

    “我能调动苍穹之石。”姜茗这么对泽弗恩说道,“但是我必须确定,你推荐的人拥有成神的品质。”

    这是姜茗来到薇拉身边的原因——她必须确定这个女孩拥有成神的潜质,并且也愿意为这个世界作出牺牲。

    对于曾经的Vl-823如今的薇拉.基璐帕,姜茗是有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的。她曾经也见过基璐帕家族的小女儿法斯莉娅,那是一位骄傲而又燥郁的大小姐,脾气喜怒无常,姜茗曾看见她以虐待动物的方式来发泄自己患上基因病的绝望。虽然身世可怜,又拥有基璐帕家族特有的光辉之貌,却实在无法令人心生好感。

    在知道Vl-823诞生的由来之后,姜茗就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名少女竭嘶底里、破口大骂的心理准备,但是此时却完全派不上用场。

    靠在窗台边上的少女有着让人心生好感的光辉之貌,面上毫无怨怼焦虑之色,在那双与年龄不符的眼眸之中,藏着仿佛时光沉淀凝固了一般的沉静与谦和。

    她安静地凝视着姜茗,轻轻浅浅地呼吸着,稚嫩的胸脯便随着她每一次认真的呼吸而起伏——明明苍白纤瘦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消散,但她却很努力地活着。

    ——每一分,每一秒。

    不能说她是毫无负面情绪的圣人,但在这个女孩的身上,那些负面情绪也是柔软的、无害的忧伤与彷徨。

    没有愤怒,没有绝望,没有骄傲,也没有逞强——没有这些激烈而又尖锐的情绪,只有清浅也让人心怜的伤感。

    在听过她的自我介绍之后,这个不到十岁的女孩微微弯唇,勾起一丝笑,纯然的善意,清浅而恬淡。

    姜茗向来古井无波的心绪也泛起了涟漪,敏感柔软的心脏仿佛被一根手指轻轻地摁了一下,于是心底某块温软的地方就这么塌陷了下去。

    “是一个非常懂事、也非常有觉悟的孩子呢。”出于了解的目的,姜茗简单询问了一下薇拉近期的身体状况,却得到了看护人员夹带着过重个人情感的怜惜之语,“一直在与病魔抗争,肯定很辛苦的吧?但是即便这样,在知晓自己的宿命以及责任时都没有心生怨怼,而是平静地选择了接受呢。”

    “虽然与少主您的职责有所不同,但这孩子的确坚守着自己的战线,不曾退缩与畏怯呢。”

    看护人员对于薇拉的身世只是一知半解,同情怜悯远远多过其他情绪,但对于姜茗而言,这就完全是另一种更深沉的含义了。

    “为什么会选择原谅泽弗恩呢?”姜茗站在薇拉身前,微微垂眸,“在知晓他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不过是以温情为假面,骗你为其粉身碎骨的时候。”

    “为什么会选择原谅呢?”

    那些所谓的即便病魔缠身依旧宽和面对世界的描写不过是世人美好的想象,肉-体饱受虚弱痛苦的折磨之时,人的精神又怎么可能追逐更崇高的境界呢?

    构成人体幸福源泉的因素恰似一个金字塔,只有在满足底层衣食住行安全等条件的情况下,才能往上垒砌自我满足的高塔。

    不是不怨,也不是不恨,只是选择了原谅。

    “为什么呢?”姜茗负手而立,轻声重复着。

    薇拉靠在窗台上,虚弱地阖上了眼帘,没有说话。

    ——因为,已经不再是父怀里的孩子了。

    人生在世,如果有依靠,谁还会想要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