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第4章】光明之子(四)
    【第4章】

    “我以前住在一个大大的鸟笼里,有很多很多娃娃陪着我,它们都会说话,还会唱歌……”

    以前,是多久以前呢?

    是比夜莺鸟还要前的记忆,那些模糊的光影里有微笑着落泪的神女,有聒噪而又丑陋的娃娃,有温柔的风、湿润的土,还有那个憎恶她的父亲的背影。

    父亲是什么呢?

    “父亲是山,能将你的天空撑起,他不擅言辞,但总是能令你感到安心。”

    “父亲是太阳,恩泽遍布四方,只要有他在,你的人生就永远不会黑暗。”

    紧抱双膝酣睡在鸟笼里的女孩,偶尔会梦见一个更大的鸟笼,以及每次追出去都只能窥见一抹墨色的背影。

    ——但那只是梦而已。

    薇拉睁开眼,揉了揉眼睛,她从柔软的床榻上挣扎着爬起,看着窗外照射进来的第一缕阳光,忍不住张嘴呼出一口白雾般的气息。

    十年了。

    薇拉走过镜子,随手拨开自己瀑布般的黑发,镜子中垂着眼眸的少女神情恬静,掀起眼帘时抬起一双沉静清澈的眸子,带着几分出尘的纯净。

    薇拉一手放在镜子上,大拇指轻轻拭过镜中人子夜般漆黑的眼眸。

    说实话,她不太喜欢自己的眸色发色,因为看上去不像是父亲的孩子。

    洗漱完毕后,薇拉换上一身教堂制式的战斗服,戴上雪白的手套,扣上腰间的皮革腰带,之后走向了教堂后头、树林边的一片空地。

    艾德里安早就在那里等着她了,已经长成少年模样的男子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便转身回头,身姿修长笔挺,金发蓝眼,更显风姿出众。

    “薇拉,早上好。”艾德里安暖暖地笑着,打了个招呼,阳光照在他金色的碎发上,影影幢幢的尽是斑驳跳跃的光。

    “早上好,艾德。”薇拉点点头,看着艾德里安腰间配着的西洋剑,说道,“父他不在?”

    “圣宗出去了。”艾德里安想起圣宗离开前叮嘱的话,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他去了小镇北部,中午之前恐怕都回不来了,所以让我做你的陪练了。”

    “知道了。”薇拉神情沉静地拔出了自己的西洋剑,道,“那我们开始?”

    薇拉一贯话少,艾德里安也已经习以为常,只是无奈而又宠溺地笑了笑,也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一场打斗下来,艾德里安气息不稳,薇拉却还步伐稳健,眼神沉静,精神高度集中着,仿佛已经全心全意地灌注进了战斗之中。

    “薇拉真厉害。”艾德里安摘下头盔,笑着揉了揉薇拉披散的发,“圣宗也会很高兴的。”

    薇拉闻言,眼睛里立刻有了光,像一只突然竖起耳朵的兔子,神情寡淡的脸上都有了笑的模样:“嗯!”

    薇拉的体质有些弱,魔法天赋也不高,她既不能成为武士也无法成为术士,甚至因为身形纤细娇小的缘故,那些适合女子使用的南亚怀剑太刀都不适合她用。

    在经历过上百次失败的尝试后,圣宗最终为她定下了拥有穿甲作用的“西洋剑”作为武器,摈弃了需要腕力的斩切劈砍,西洋剑的进攻方式多是以点刺划割为主。

    除此之外,圣宗还给她创出了十几种步法,利用薇拉纤细轻盈的身形,将“迅敏”发挥到了极致。

    单纯以花剑战斗来说,艾德里安已经不是薇拉的对手了,这让他感到很高兴,因为这代表着自己娇宠着的妹妹多了一份活下去的底气。

    艾德里安很快就要离开了,离开这个偏僻的小镇,前往王国的首都,他会成为教廷新的“圣子”。

    圣宗出门一趟也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他准备出师礼的。

    “到了教廷,不用我教你,你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圣宗淡着眉眼,显得疏离而又寡情,“如果真的有人问起,你就说自己的圣宗的孩子。”

    “……”艾德里安沉默了片刻,嗫嚅地道,“舅舅,主教会以这个来奚落您的。”身为一生侍奉光明的圣宗,他如何能有自己的孩子?

    “我还怕他奚落不成?”圣宗语气不带喜怒,慢而轻缓地道,“你自己掂量其中的是非,你与你母亲生得相似,总会有人问起的。”

    “我明白了,舅舅。”艾德里安恭敬地应承着,圣宗沉默,房间内一时陷入了寂静,甚至能听见窗外树枝被风摇曳时沙沙的声响。

    “你去吧。”过了许久,圣宗才开口,他望着街道上缓缓驶来的华贵车架,近乎漠然地叮嘱着,“作为我退位的代价,主教势必会对你让步,即便你是薇诺瑞拉的孩子,他也只能当做不知。但是这不代表你是安全的,比起我,一个有把柄又好拿捏的少年人才是他理想中的圣子,你若是被他利用了——”

    圣宗的尾调华丽微卷,但是他在片刻的沉默后却是轻笑着道:“那也与我无关了。”

    “只要不牵连薇拉,这个世界最后会落得怎样的结局,都与我无关了。”

    圣宗话语冰冷无情,艾德里安俊美的面容上却流露出几分悲伤与不忍,他本就是一个心肠柔软而又良善的少年:“……舅舅。”

    “薇拉还离不得您,请您慈悲,不要让她过早地面对如此残忍的分别。”

    “我没有时间了。”圣宗面无表情地扯下手套,明明俊美一如光明神祗,但他却仿佛行将就木,“你总是宠着她,恨不得把一切晦暗都驱走,但那是无用的。”

    “与其日后让他人欺她,倒不如让我来做这个刽子手。”

    艾德里安走后,圣宗就病倒了。

    向来强大、仿佛永远不会衰老颓靡的圣宗此时病来如山倒,几乎几日之间便整个人都垮下去了,药石无医,再如何强大的光明魔法都躯不走他身上死亡的暮气。

    薇拉有些手足无措,她刚刚送走对自己很好的哥哥,现在就每日守在圣宗的床前细心照料,唯恐一个眨眼,自己的父就不见了。

    面对病痛与死亡,圣宗表现得非常平静,他甚至一反常态地变得话多了起来,给薇拉讲起了自己过去的故事。

    薇拉这才知道,圣宗在一场被誉为‘罗岗分海’的战役之中,为了彻底击退强势的血族,在教廷的强迫下几次三番地献祭了自己的生命。

    艾利克斯是人类世界千百年来唯一一个有望突破贤者之境的天才,但因为那几场献祭,即便他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他也已经没有等待那一天到来的时间了。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可以后悔的,悔恨是这世间最无用的事,因为它既不能弥补,也无法挽回。”圣宗温柔地摩挲着薇拉细软的发。

    “我之所以离开教廷,并不是因为憎恨而舍弃了我心中的光明,而是我发现那个污浊的教廷,并不能成为我心中的圣地。”

    艾利克斯为了守护人类的领土与尊严付出了一切,新上任的主教却畏惧他无上的功德,为了给他的光辉涂抹污点,而将薇诺瑞拉推给了吸血鬼。

    否则,养在教廷深处的圣女又怎么可能接触得到畏惧圣光的血族亲王呢?

    “薇拉。”艾利克斯抬起苍白的手指,轻轻拭去女孩空洞的眼眸里掉落下来的泪珠,低哑磁性的声线藏着隐痛般的温柔,“我不知道你曾经经历了什么,遭受过什么,以至于这么多年来,你的心都是空的。既不懂爱,却又执拗地希望那些与你无关的人都能幸福……我不能说这是错的,但这是让人很难过的一件事。”

    “再没有什么……会比无意义的牺牲更悲惨的事了。”就像艾利克斯的一生一样。

    “父。”薇拉愣怔地抹去盈满眼眶的泪水,不愿意让水雾遮挡住自己凝视面前之人的视线,“您能不能不要离开我?”

    “您如果走了,我的世界里就少了撑起苍穹的山峰,没有可以回头的归途,风霜雪雨都能伤害我,您知道,您就是我的信仰,是我奉上虔诚的全部。”

    “您走了,我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少女泪珠盈睫,望着他的眼神清澈如故,十年过去了,她却依旧是那个蜷缩在鸟笼里的孩子。

    “这就是我唯一要求你的事,薇拉。”父亲苍白的手轻轻抚摸着少女的脸颊,他的孩子像水晶一样澄澈,却也像水晶一样脆弱。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没有对错,没有正邪,只因立场之别或许就会刀剑相向,但唯有一件事,无论如何都是错的。”

    ——“那便是自杀。”

    “痛苦也好,悲伤也好,幸福也罢,那是你的一生,不要否认它,薇拉。”

    “这是作为父亲的我,对你唯一的强求——活下去,不要自杀。”

    “只要能活,就不要选择死,人生处于低谷,才能仰望上方。活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但只要坚持下去,总会有好事发生的。”

    就像人生最绝望的那一天,我遇见了你,于是生命便从此有了光。

    “愿圣光庇佑着你,薇拉。”艾利克斯轻轻捧起少女的脸蛋,在她的眉心落下一个吻,那是父亲对孩子最后的祝福,也是即便死亡也无法停歇的一份怜爱。

    光明,在昏暗的房间中亮起。

    依靠在病床上的男子眉眼沉静,银白如月华般的发逐渐消退了光辉,化作老者才有的死气沉沉的灰白,神光内敛的眼眸也变得浑浊,眼角有细纹蔓延。

    他一点点地老去,却并不显得丑陋,因为那总是显得淡漠苛刻的眉宇,此时盈满了慈和与温柔。

    “父。”少女睁大了眼眸,不知伤悲的眼眸中纠缠着无数密集复杂的丝网,她不知道自己的气若游丝,几近哀求,“我做不到,父。”

    她的呼唤戛然而止,因为男子深深地凝望了她最后一眼,却是温柔地抿了抿唇,随即,那双色泽温暖却总显得冰寒的金眸,永远地阖上了。

    ——你做得到的,薇拉。

    这句话,他来不及说出口了,但是薇拉却听懂了。

    薇拉怔怔地跪在他的面前,直到太阳下山,明月高悬,她才仿佛痛极一般匍匐着低头,将额头抵在冰凉的地板上。

    我的心不是空的吗?几乎将眼泪流光的少女死死地攥着心口的布料,在这一刻,她布满夜色的天空破碎成无数的碎片,残忍却又温存地照射下一缕天光。

    迤逦及地的长发化作了银色的月华,子夜般漆黑的眼眸荟萃了金色的辉芒,此时跪在他面前的少女,面容清圣,眉眼哀愁,像极了圣宗艾利克斯的孩子。

    那蜷缩在鸟笼里的小小的孩子,一夜之间长大了。

    她依照艾利克斯的遗嘱将他火葬,将他的骨灰装在一个小小的匣子里随身携带,同时也接手了艾利克斯的传承。

    艾利克斯为她留下了他所拥有的全部——圣钥[白蔷薇十字]以及曾经陪伴圣宗参与各大战役、为他赢得无数荣耀的圣枪[黎明之期]。

    白蔷薇十字是教堂圣物,自教堂立-教传承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作为十字核心的贤者之石乃是最纯粹的信念凝聚而成的至圣之物,拥有强大的创生之能。

    而黎明之期,曾经名为“公义的冠冕”,原本是一柄大剑,后来在战争中受损,传承到新任圣宗的手中被他以炼金术融后重铸,就成了一柄较细的长-枪。

    之所以叫“黎明之期”,是因为这一柄银白的□□在灌入魔力后便遍布金纹,闪耀着柔和如旭日般的光辉,似刺痛夜色、划破黑暗而来的破晓黎明,故而被称为“黎明之期”。这柄长-枪同样镶砌着贤者之石,不同的在于,这些信仰的对象不是神明,而是圣宗自己。

    ——艾利克斯将自己的一切都留给了他的孩子。

    【宿主,你不是一个人啊,你还有我啊。】系统委屈巴巴地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宿主我后悔了,你不要拿圣宗当模板学习了好不好?】

    系统想要一个心怀大义、能够心甘情愿为黎民苍生而死的救世主——但是哪怕它不承认,大部分情况下,这种祭品一般的救世主的所作所为也与自杀无异。

    薇拉只当没听见系统的话,她在衣柜中翻找出一件纹有金边的白色披风套在头上,遮盖住金色的眼眸已经大半的容貌,换上银色的轻甲、长靴,一米六五的身高稍微垫一下,站在镜子前的就是一个消瘦而又单薄的少年,银发金眸,眼神清澈,不像历经沧桑的圣宗,倒像是十五六岁时还是少年人模样的“圣子”。

    薇拉铺开羊皮纸,持起羽毛笔沾墨落字,信是寄往教廷的,署名是艾德里安,却半字没有提起圣宗的逝世,只是仿佛闲谈一般问起如今的“圣子”的状况。

    那华丽而又流畅的贵族花体,正是圣宗往常书信的字迹,她在结尾的落款处落笔,却是写了两个靠在一起的名字。

    ——薇拉.艾利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