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弑神巫女(十一)
    在欧尔麦特扬名的第一次英雄事迹中, 欧尔麦特曾经以一人之力在10分钟之内救出100多人,总计救出1000余人, 几乎震撼了整个世界。

    而以速度见长的英雄“瞬光”,在半小时之内救出200余人,总计500多人,阻止守鹤, 摧毁两位火影的傀儡,立下如此赫赫战功之后,又如何呢?

    ——她扑街了。

    千代的力量体系并不是“查克拉”,但是春野樱的这具身体是,查克拉广义上的意思其实是“生命能量”,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能共通的。

    千代只有在使用治疗忍术的时候才会使用查克拉,但是查克拉消耗过多便会导致昏迷, 因此一直微笑着的千代治愈好最后一位少年的致命伤后,就往前一扑。

    等到千代醒来时, 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她躺在木叶的医院里,住着明显是他人急匆匆收拾出来的病房,整个医院都还残留着大战之后破败的痕迹。

    然后没过多久, 发现千代苏醒的护士便通知了木叶的高层, 两个明显出自宇智波家的兔子眼便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医院。

    千代昨夜救了许多人,其中便包括位于事发中心的宇智波一族,两名宇智波郑重地道过谢后, 便有些不自然地将千代请出了病房。

    “不用害怕,樱小姐,我们都会站在您身后的。”其中一名宇智波似有深意地叮嘱了一句,之后便将千代带到了火影楼前。

    火影楼前很热闹,密密麻麻地围满了人,有身穿木叶警卫队队服的宇智波,有带着狐狸面具的暗部,还有穿着广袖的日向一族。

    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站在中心的三代火影、宇智波族长与木叶的三位顾问了。

    几人的站位很有趣,宇智波两兄弟站在左边,身后跟着一大票宇智波,木叶的三位顾问站在右边,身后站着千代不认识的根忍,鸣人和三代站在正中间,身边围着几名暗部以及大部分的忍者,三方之间的气氛颇有几分剑拔弩张的不友好,而正中间则躺着三名根忍的尸体。

    千代目光一扫,便弄清楚了眼下的情况为何,她面上笑容不改,显得从容而又温和。

    千代才刚刚走近,面色难看的顾问之一志村团藏便厉声喝道:“春野樱!你勾结宇智波和砂隐联合外敌,操控守鹤攻击木叶,放跑砂隐人柱力,还残忍杀害三名木叶的忍者,你有什么好说的?!”

    志村团藏上来就扣了一定大黑锅下来,原本冷沉肃静的气氛顿时如沸腾的水一般汹涌了起来,甚至有性直的人忍不住破口大骂:

    “樱小姐昨夜救了那么多人,自己都因为查克拉耗尽而昏过去了,合着您老瞎了一只眼,别人的功绩就可以当没看见!”

    “事情还未定棺盖论,一点公平都不讲,明明是木叶高层不信任宇智波!居然还派出根忍暗杀我们族长!不要脸!”

    周围吵得不可开交,团藏的老脸却如磐石般冷硬,语气森寒地道:“谁知道她会不会是别国派来的卧底?只是为了里应外合制造功绩,以此取得木叶的信任呢?”

    “春野樱,你虽然是在木叶出生的,但是这么多年一直在外流浪,还和砂隐村的人柱力交好,这些你没得反驳吧?!”

    “而你昨夜不仅放跑了砂隐的人柱力,与大蛇丸相熟,还杀死了三名根忍,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才不是这样呢!昨晚如果不是樱酱——”气急败坏的鸣人正想反驳,却被三代火影一把按住,老爷子朝他挤眉弄眼,低声道:“别闹,听她说。”

    千代微笑着抬了抬手,周围骂骂咧咧的人群突然就安静了下来,这等号召力被团藏看在眼里,面色更是难看了几许。

    千代扫了地上的三具尸体一眼,清了清喉咙,细声细气地说道:“我昨夜急着救人,并不清楚砂隐的人柱力是何时被带走的,我并非忍者,不通□□术,如果给大家造成了困扰,那我很抱歉。至于地上这三位,我昨夜赶到时看见他们正对宇智波族长下手,因此拔刀,但我确定我并没有杀害他们——”

    团藏正想顶嘴,千代又慢悠悠地接道:“如果是我动手,他们的尸体不会那么完整——如果你想说他们背上有我的刀痕,那我能砍头何必砍背部?只有需要‘制服’而非‘杀死’的敌人,我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如果我真的动了杀心,我只会攻击敌人的要害,这样更简单也更节约体力。”

    “我可以作证。”站在三代火影身后的月光疾风和卯月夕颜站了出来,道,“昨夜我听见了砂隐和音隐的暗中筹划,险些死在对方手中,是小樱救了我。身为刀术传承的世家之一,我可以确认她修习的是讲究一击必杀的‘居合斩’,如果真的要杀人,根本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这次袭击来势汹汹,谁知道你被人救下甚至之后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心怀不轨之辈的算计呢?”团藏话里含针地刺到。

    眼看着团藏都快脑补出一部火影无间道了,千代才微笑着接道:“比起我这么个无名小卒,顾问大人不解释一下根忍擅自对宇智波族长下手的事情吗?”

    千代不说还好,一提这事,宇智波简直炸成了一团。没错啊!这事想想都气人,他们为木叶打生打死拼命救灾,根忍居然趁乱对他们族长下手!

    “你们不给个说法,今天这事绝对不能善了!”已经退休的前任族长宇智波富岳大怒道,“这些年来木叶处处针对宇智波,逼得我们退居于一隅之地,完全退出了木叶的政权中心。我们宇智波委曲求全到这种地步,你们居然还趁乱对我们下手!简直其心可诛!”

    “这世上能够操控尾兽的只有宇智波的万花筒写轮眼,你们敢说尾兽暴动与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团藏也怒,要说宇智波在这件事情上完全无辜,他真的是半个字都不信,“多年前的九尾之乱,今日的守鹤暴动,猿飞日斩!别忘了你的好徒弟波风水门就死在九尾之乱里!”

    志村团藏的愤怒不似作假,而千代也猛然想起了昨夜的面具人,对方漩涡面具的中心,的确是一双颜色有些奇怪的眼睛来者……

    “只是因为万花筒写轮眼能操控尾兽就断定宇智波叛村,您这是先斩后奏,屈打成招了。”千代试图跟老顽固讲道理,用说服系统一样的语气说道,“在还未确定事情真假的情况下就决定对宇智波族长动手,这是不对的,要知道人柱力被打得半死也会暴动,不信的话——”

    千代目光左看右看,忽而指向一边无辜的鸣人,道:“我可以打给您看看,是真的会暴动的。”

    鸣人:“……”

    团藏:“……”

    鸣人配合非常地捧心,大喊道:“啊不要啊!我控制不住了我要暴动了!九尾!别妄想,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一直围观看好戏的九尾顿时怒而骂道:“滚蛋!谁理你,一边玩-蛋去吧!”

    九尾一发声,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宇智波佐助额头青筋暴跳,只想一脚踹死这俩活宝,这么严肃的场合能不能别闹。

    “你看,我也不认识根忍的制服,所以看见宇智波族长挨打,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帮忙啊。”千代还在努力讲道理,怎奈何一开口就让人想要打死她。

    “做事要讲究证据,这样吧,您和宇智波都提交一下证据给火影大人如何?宇智波有两位万花筒吧?那都提供一下不在场证明如何?而团藏大人您就提供一下您怀疑宇智波的依据。我们就事论事,多年前的九尾之乱已经不可考了,那就针对这一次的守鹤暴动来进行调查,没问题吧?”

    “然后我也提供一下我不是他国奸细的证明,以及跟大蛇丸、我爱罗相认的全过程,并提供认证物证确认自己的清白。”千代忽而转向了宇智波鼬,道,“宇智波昨夜遭逢大难,我知道不被信任会让你们感到委屈,但是团藏大人的顾虑我们也不能忽视,所以我们都彼此各退一步,大家都冷静一下好不好?”

    “应该如此。”宇智波鼬冷静地点点头,眼下的情况已经比他想的还要好很多了。

    与宇智波鼬的反应相比,团藏就气得面色发青,他捏紧了拳头,怒声道:“滚开!你一个小辈!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余地!”

    “我也是当事人啊,没有我说话的余地,您抓我来这里做什么?”千代发挥了自己天然黑的本事,说话气死人不偿命地道,“我知道您和三代火影大人一手开创了木叶盛世,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人,但是您不能倚老卖老,说话做事都是要讲道理、讲证据的,您的功绩和资历不是独断横行的资本和理由。”

    “您也让大家安心啊对不对?不然您今天指着宇智波说他们叛村,明天指着别人说他是叛忍,真相还没出来就要杀人,谁还敢在这里安居乐业?没错吧?”

    没错个P!团藏被气得吐血,一时热血上头,口不择言地骂道:“宇智波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种族!只有至亲死亡才能得到更强的能力!这种为了力量连血缘都能杀死的家族,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团藏此言一出,原本已经隐隐缓和下来的空气再次紧绷了起来。

    “您不能这么说啊。”

    千代笑容微淡,她眼中闪过一抹金光,寒绯樱和狐红莲残存的一丝信念在不断升腾,仿佛破土而出的花。

    “如果您并没有将宇智波视作是木叶的一员,那您的所有话语都不过是个人的偏见与中伤,因为至亲死亡而变得更强,这种爱与恨的结晶,怎能算错呢?”

    “如果这是错的,那为了守护领土而杀死双生姐妹的我,又算是什么怪物呢?”

    莲华的枝蔓爬上了樱树的枝桠,巨大的九尾虚影如业火红莲般绽放,镇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而那樱发少女,还一无所觉地微笑着,像一朵绮丽绽放的花。

    “想杀死宇智波,还不如先杀掉我这个罪大恶极的巫女吧,这很公平,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  鸣人和佐助已脑补出十万字悲痛往事,比如异国他乡流浪遇见失散多年的亲姐妹之类的……

    有一部分小天使觉得团藏的所作所为有点无厘头,呃,我来解释一下,原著中的团藏的确是干了这种事啊_(:з」∠)_

    原著中他是准备让根忍去暗杀宇智波一族的,但是宇智波鼬接手了灭族的任务,是团藏亲口下令的,而且这个时候的宇智波所谓的“木叶第一豪门”早已名不副实了。因为当年导致波风水门死亡的九尾之乱,木叶高层一直怀疑是宇智波干的。注意,这个高层包括三代,三代心里其实也有点疑虑的,因为三代和团藏的师父是千手扉间,那一位主张的思想就是“宇智波是一个为了力量能杀死至亲的冷血无情的家族”。

    不过三代比团藏行事更委婉,团藏和三代一手缔造了木叶的盛世,一个□□脸一个唱白脸,但是火影也阻止不了。

    原著中的宇智波是真的被逼得打算叛村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鼬哥包了个大团圆_(:з」∠)_

    宇智波是真的很感情至上的家族,你信任我我就为你卖命,你不信任我我就打你,又护短又偏激。

    借用我爱罗的那一句话:我当上风影之后才明白您的所作所为,一切行事都以村子为基准。

    另一方面,宇智波鼬当年被称之为“还未当上影便有了影的思想”,简单来说,鼬在“村子”和“家族”的利益之间选择了村子,这就叫影的思想=。=火影的整部动漫其实都在考究“大家”和“小家”之间的关系,并且最后坚定了“为了大家而牺牲小家”是正确的。

    千手柱间是这样,宇智波鼬是这样,因为牺牲了千手和宇智波,所以宇智波斑才会认为柱间是错的,因为他想要的是自己族人能够幸福的生活,而不是村子和家族之间互相猜忌。

    ————————————分割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澜寰 35瓶;叶青叶 30瓶;大庄主的剑穗 28瓶;人生好艰辛啊、白衣忘言 10瓶;苗苗 3瓶;雪の苜蓿、灼华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