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弑神巫女(八)
    交朋友, 微笑握手点点头, 三个步骤一起走。

    千代牢记着纲手的教诲,能微笑就不要瞎逼逼开口, 她不说话的时候比她开口的时候可爱多了——不止一个人这么说过。

    等到千代被自来熟的鸣人拉到了居食屋时,她才有些茫茫然地回想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一步, 以往走完三步骤后不就是江湖不见的标准结局了吗?

    “这边的红豆善哉味道很不错, 小樱你试试啊。”鸣人热情地推荐到, “善哉”其实就是年糕汤的意思,因为只两碗一起卖而不分开,因此又被称为“夫妇善哉”。

    千代不讨厌甜食,便依言点了一份,红豆香甜却不腻人, 年糕绵软却不粘牙,味道的确不错。

    两碗吃不完,千代就将其中一碗让给了“热情推荐”的鸣人, 结果鸣人刚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立刻就嗦着嘴唇满脸铁青地瑟瑟发抖了起来。

    “呃,我、我最近牙齿不好!”顶着死亡凝视的鸣人背冒冷汗地将年糕汤推给了坐在春野樱另一边的黑发少年, “咳!给佐助!佐助最喜欢吃甜食了!”

    最喜欢吃甜食?千代眨了眨眼睛,眼前忽而闪过几张破碎的画面, 满怀期待制作的巧克力,没能送出去的情谊,以及少年越来越远的背影……

    爱吃甜食?不见得吧?千代低头看着手中小小的一碗夫妇善哉,不知为何心脏一缩, 眼眶一热,便有一滴泪顺着脸庞掉落了下来。

    怎么了?千代有些困惑地偏了偏头,看着那滴泪落在碗里,恰好落在红豆汤中最绵软的年糕的心。

    “Sakura。”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樱发少女忽而抬起头,却忽而对上了一双淡漠的黑眸,他正望着窗外开得正盛的早樱,“花开了呢。”

    是啊,花开了呢。

    千代只觉得心口一暖,随即浑身发冷,像是有什么东西硬生生地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了出去,而那东西留下的东西,仅仅只是年糕上的一滴泪而已。

    千代若有所思地低头,看着桌子上的两碗夫妇善哉,年糕汤不过拳头大小的碗,少女的碗里还剩一半,少年的碗却已经空了。

    夫妇……善哉,善哉。

    “啊!宁次!”鸣人看见走进店里来的白衣少年,立刻跳起来招呼道,“你也来这边吃饭啊?一会儿要一起去考场吗?”

    “不了,我跟老师他们一起走。”前世因为保护雏田和鸣人而战死沙场的日向宁次,今生被鸣人硬生生刷爆了好感,“这一位是——”

    鸣人热情地介绍着千代,千代和宁次便也友好地颔首以示,然后鸣人便大大咧咧地勾着宁次的脖颈将他扯到了自己身边的位置上。

    “你吃啥?又吃荞麦面?拉面多好吃啊?荞麦面我总觉得没滋没味的。”

    “性格开朗,自然喜爱浓郁重口,性情平和,自然喜爱清淡素淡,等你能品出荞麦面的味道时,年纪怕是不小了。”宁次难得为自己喜爱的食物辩解了几句。

    坐在鸣人身边的千代捻起一小片窗外飘进来的樱花花瓣儿,似是赞同般地垂眸轻笑,微微颔首道:“荞麦面很好。”

    这是少女进店之后第一次开口说话,一时间,身边的少年们都下意识地看向她。

    她垂眸喝了一口清茶,又笑:“都很好。”

    荞麦面也好,夫妇善哉也好,那些承载着记忆的一切——都很好很好。

    鸣人有些愣怔地看着少女的笑颜,莫名地,他觉得面前的少女像极了不停死去又不停复活的蝴蝶,每一次都会迎来新的蜕变。

    居食屋内岁月静好,远远看到这一幕的日向馨却险些没把牙齿咬碎。

    这到底是为什么?她这么多年来的小意奉承都没能让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对她另眼相待,而春野樱只是一出现,就抢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而且,那样的刀术还有医疗忍术……这个春野樱,绝对是被穿越了吧?

    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失败却也不敢再相信所谓的剧情,焦虑的日向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和对方摊牌,彼此都把手里的牌拿出来,是好是歹总得有个结果吧?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日向馨根本找不到跟春野樱单独谈话的空隙,大大咧咧的鸣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亲密度刷了上去,三人形影不离。

    中忍考试,千代不打算参加,但是她打算去见见三代火影——拿着火之国大名批下来的文书,她准备在木叶村开辟“巫女”一职。

    巫女的主要职责,就是敌人入侵时保护村子,每逢祭典便为村民祈福,逢年过节还要换上华服于神社内起舞,让穷苦的民众拥有支撑他们走下去的力量。

    除此之外,巫女还精通草药庄稼,确保村民们能年年丰收,小病小痛也能得到便宜实惠的治疗。

    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巫女,不仅要文武双全,还要有能感染人心、给予他人信念的力量。

    只有这样,才能繁衍出信仰。

    千代正思考着要如何说服火影和三名顾问时,一时没看路,“咣”地一下跟一个人的脑袋撞了个正着。

    这不能怪她,谁叫那个人是突然从树上倒挂下来的?垂着眼走路的千代自然没看清楚,一边的鸣人也没来得及拦。

    千代捂着额头后退了几步,却发现那个跟她铁头相撞的人,额头居然裂了好几条纹路……

    宽额头的威名不是说着笑的,多年前的宽额头从山上掉下来往石头上一磕都只是留个疤而已,就连千代自己,也有体育祭上头槌定胜负的赫赫威名啊……

    “嘶——”远远走过来准备碰瓷的勘九郎以及手鞠看到眼前这一幕,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原本打算找茬挑事的心情也没了。

    “我、我爱罗,冷静点,你千万要冷静啊!”手鞠满脸后怕地摆手,就怕一个回头,那走路不长眼的少女就要被沙子挤压成肉酱了。

    “喂!你们木叶的人是怎么回事啊!走路不看路的吗?!”勘九郎佯装愤怒的咆哮,心想自己先开口骂了,我爱罗总能消消气、下手轻点了吧?

    千代一脸懵地抬头看向倒挂在树上的少年,对方满头红发,面容俊秀,两个深深萌萌的黑眼圈,面无表情地顶着开裂的脑壳看着她。

    有一个小毛球在树枝上蹦蹦跳跳地骂道:“你个死女人在做什么啊混蛋!我爱罗本来就笨笨的,这回好了,脑袋都给你撞坏了!”

    我爱罗目光一冷,语气冰冰地道:“守鹤,住嘴。”

    “啊!是——”鸣人看见自己的好基友很是激动,但是还没等他上前打个招呼,我爱罗就突然散掉了脚底的查克拉,从树上掉了下来。

    身形劲瘦的少年在空中翻了一个身,稳稳地落到了樱发少女的面前,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冰冷模样,但鸣人莫名觉得对方看上去很是乖巧。

    樱发碧眸的少女很是惊喜地笑了笑,但是她却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朝着我爱罗伸出了一只手,掌心朝上。

    我爱罗低头看着少女白皙却布满刀茧的手,忽然想起了当年分别之时,两人的一段谈话。

    ——“担心我会认不出你?不会的,倒是我爱罗,将来要是变得叛逆了怎么办?”

    ——“这样吧,将来要是见面了,我向你伸出手……”

    于是,所有人就看到,那面容冷若冰霜的红发小熊猫不情不愿地伸出手,用三根手指在樱发少女的手掌心轻轻地摁了一下。

    可惜,对方的这个举动显然引起了少女的不满,她笑眯眯地抬了抬手掌,示意重来。

    而我爱罗便只能顶着龟裂的砂之铠甲,满不情愿地一巴掌拍了上去,然后也反转手心,千代也一巴掌拍了上去,接着两人空中对掌之后手握到了一起。

    勘九郎、手鞠:“……”

    鸣人、佐助:“……”

    在“友谊之握”的沙雕场面之下,就连我爱罗那充满威慑力的冰冷脸蛋都透出几分萌感,一分钟前酷炫凌厉的少年变成了闹变扭的小熊猫。

    “这是我在砂隐村认识的朋友,我爱罗。”千代握着小熊猫的手,笑眯眯地给两位新朋友介绍道,“那边聒噪的毛球是一尾守鹤,没有认识的必要。”

    “混蛋巫女,你说什么?!居然敢无视我守鹤大爷!”守鹤毛球蹦到了我爱罗的大葫芦上,气得暴跳。

    千代熟视无睹,宛如跟弟弟久别重逢的傻姐姐一样,满脸欣慰地捏了捏我爱罗的小脸蛋:“抱歉,撞疼了吧?该你介绍了哦,我爱罗。”

    “没有,裂的是砂之铠甲。”我爱罗头顶的裂纹渐渐愈合,冷声道,“我爱罗,那边是手鞠,勘九郎。”

    手鞠和勘九郎勉强勾出一抹僵硬的客套笑容,便看见比我爱罗稍高一点的樱发少女欢快地撸起了小熊猫:“好乖好乖。”

    众人:“……”不!这不是我认识的我爱罗!

    “你们来得正好,今年樱花刚开不久,是赏花的好时节,作为东道主,我带你们去赏花吧。”千代自觉地自己是个诚信的家长,不能忘记以前对孩子的承诺。

    手鞠和勘九郎有点笑不出来,他们是四代风影的子女,身负执行“木叶崩溃计划”而来的敌人,可现在最重要的战斗力已经临阵倒戈了,他们也很绝望啊!

    “不用了。”果不其然,向来不把他人放进眼里的我爱罗压根不管自家兄姐的心情,他轻瞥了一眼少女的樱发,乖乖巧巧地道,“已经看到了。”

    ——我来木叶,只是为了看樱花。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原著——

    我爱罗:凶狠残暴神经质(啊妈妈我好痛啊妈妈.jpg)

    同人——

    我爱罗:软萌乖巧超级凶(嗷~嗷嗷~~嗷嗷嗷~~.jpg)

    ——————————分割线————————————

    好的,下一章开始主线剧情,咱们hi起来啊~!造作啊!

    明天就能恢复更新了!虽然下周有更多更多更多的工作,但是我没问……(眼泪突然掉下来.jpg)

    传说中累到吐居然是真的,我太难了。

    ——————————分割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喵喵喵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笙歌 20瓶;眷恋天空、鹿韭、木羽 10瓶;闻山君 6瓶;沐轻风 5瓶;花溪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