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弑神巫女(一)
    千代被系统骂得狗血淋头。

    【那是上古圣钥, 上.古.圣.钥!你明白吗?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那是你得到一整个世界的信仰都只能勉强凝聚出一把的圣钥!】

    【你是要为他承担整个地球还是怎的?!能把一个世界给赔出去?别的宿主是走过的世界越多拥有的越多, 你倒好, 好不容易积累的那一点资本全送人了!】

    系统如果有心脏, 那此时一定已经暴毙而亡,两颗贤者之石加上一件上古圣钥,前两个世界算是做白工了。

    系统实在不能理解宿主的逻辑。

    要知道, 它也辅佐过其他的“救世主”,大多数救世主都宽厚仁爱大公无私,但却从来没听说过有人将到手的力量留给本地土著的。

    这也不是说他们虚情假意, 嘴上说着成长实际吝啬于付出自己的私藏,只是杀鸡焉用牛刀, 你对付一个只想君临霓虹的反派却拿出了足以灭世的大刀, 你自己想想都不觉得亏心的吗?反派也很可怜的好吗?你胡乱给主角开挂也不怕被人举报的吗?

    更何况, 宿主经历的世界是没有什么规律可言的, 谁都不知道下个世界会不会更加危险, 多积攒一点底蕴就意味着多一分底气。

    气急败坏的系统在侦查到降落世界的力量体系后就整个统都不好了,好的不灵坏的灵,自家的倒霉宿主居然真的撞上了高危世界。

    【我看你接下来要怎么办!】系统几乎气哭了, 【你本来运气就不好, 第一个世界就是高危,靠着白蔷薇十字架才全程苟过去的, 现在蔷薇十字没有了,这个世界你要怎么熬啊?这里可不是小英雄世界,那个世界至少还有着完善的法律体系和社会团体, 现在这个世界可是杀人无罪的!】

    说是杀人无罪倒是有些夸大其词了,但是弱肉强食、力量至上还是比较妥帖的。

    这是一个,以忍者为主流的世界。

    对于系统而言,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比英雄世界还要不如,如果在系统眼里看来英雄社会算是古代,那眼下这个世界压根就是上古。

    通讯基本靠喊,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输出全部靠吼……

    而鉴于宿主在上个世界作死了一通,系统降落时出了一点点的偏差,导致数据加载失误,所以……

    【宿主,咱们自杀重来吧,你已经废了你知道吗?】

    千代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只觉得浑身脱力,脖子和额头凉飕飕的疼,抬手一抹,却摸得满手的血迹。

    千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下意识地用力摁住脖颈上的血口子,飞快地给自己进行了一系列的紧急处理,而系统还在一边絮絮叨叨地抱怨着降落的不顺利。

    【原本按照你的要求,我应该让你投生到未出生的婴儿体内的,但是降落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世界出现了差错,有一个次柱级别的角色在蝴蝶效应下死亡了。】

    【世界意志为了弥补这个空缺,强行把你抓来顶替了,我试着阻止了哦,但是失败了,因为出了差错的原因,你的数据加载也出了一点点的问题……】

    千代撕下了还算完好的衣物捂住了不断渗血的伤口,她在战场上学过一些急救措施,很快便判断出这具身体很快就要没救了。

    而就在这时,千代的脑海中突兀地浮现出了许多文字,她下意识地根据那些文字调动体内微弱的力量,手掌很快便泛起了绿色的光。

    掌仙术。

    即便是医疗中忍都极少能施展的急救忍术在千代的手中大放光芒,查克拉的运转带来了“生”的力量,很快便止住了伤口的渗血。

    但是,这具身体里所拥有的力量太过微弱了,这才将将脱离生命危险,那道光芒便消散而去,失血的冰冷依旧如影随形,提醒着不容忽视的危机。

    千代捂着伤口,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处悬崖之下,抬头便可看见上方的料峭的崖壁。

    而她此时正好运气地躺在一处延展的石台上,左半边的小腿悬空,微微一动便能听见脚边的碎石落下悬崖的声音。

    一个五岁的孩童,不慎从上方坠落,脖子刮擦到尖锐的石块,跌倒在这里,不敢动弹又不知急救,最终失血过多而昏迷。

    【才不是不慎好嘛?】系统没好气地说道,【原主是被三个同龄的孩子用麻绳勒着脖子,因为窒息缺氧才摔下来的。】

    千代微微偏头,果然看见了一边断裂的绳索,她心中有数,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呼吸,只要恢复一些体力,她就能借助这条绳索爬上去:“原因?”

    【呃……没什么原因,就是女孩子都喜欢一个男孩,听说原主也暗恋小男孩就忍不住了,她们本来就是霸凌者,不过这次变本加厉,一不小心过火了而已。】

    千代闻言,更加茫然地道:“我记得……你刚刚说的是,次柱级别的人物?”

    【对啊。】系统也掩面不忍直视,【一般来说次柱级的人物就算不能改变世界也多少是受人爱戴、青史留名的,我怎么知道她会死得那么儿戏?】

    系统满腹牢骚,千代却心疼起了身体的原主人,只是因为喜欢一个人就遭受了这样的对待,临死之际一定是很惶恐难过的吧?

    【别治啦,你赶快死,我去跟世界意志商量一下给你换一个壳子。】系统继续叨叨,【你的声带废了,以后估计也只能小声说话了,人算是废了吧。】

    “……”千代不能理解,上个世界她衰败成那个模样系统都没放弃她,为什么这时候却那么鸡婆地在乎声带?

    【你懂什么啊!这个世界最厉害的血统界限是嘴遁啊!是嘴遁啊!你掌握的知识和科技有个p用!这里的人相信羁绊和勇气啊有没有?!】

    告辞,听不懂。

    趁着千代积攒体力的档口,心知劝死无望的系统嘟着嘴将原主的命轨一股脑地塞给了千代,好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定位。

    原主有着一个很美的名字——春野樱。据说是因为出生在早春三月樱花正盛的时节,又有着一头温柔罕见的樱发,故而被取名为“樱”。

    这个连名字都很温软的女孩因为自己宽大的额头而自卑,直到有一天被好友山中井野开解,性格也逐渐活泼了起来,展露出自己情绪丰富的一面。

    在这个忍者为主流的世界,女孩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忍者,顺利地毕业忍校,加入了七班,有了两名挚友和一位良师,女孩也日渐成长着。

    而之后,便是七班决裂,名为宇智波佐助的男孩叛村而去,另一位挚友外出修行,女孩也拜师火影纲手,之后是无穷无尽的追逐和规劝……

    最后,忍界大战结束,思想观念不同却又深深在乎着彼此的两名挚友在女孩面前大打出手,一人断左手一人断右手,鲜血还在地上喷了个心……

    嗯……喷了个心。

    千代:“……???”

    记忆戛然而止,而千代还深深地沉浸在那个“你一手来我一手,基友从此不独走”的画面中难以自拔,忍不住发出了深深的感慨:“真是令人动容的爱情。”

    【……???】系统简直黑人问号,【你在说什么啊!他们只是挚友而已!超越灵魂和生死的挚友!不要腐眼看人基,才不是你想的那么肤浅的关系!】

    “超越灵魂和生死?”千代一手捂着心口,感到了深深的悸动,“原来如此,系统,我终于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你说得对,这世上除了肤浅的爱情,还有高于爱情的羁绊和牵系,所以不管宇智波佐助如何深陷黑暗,漩涡鸣人都会不顾一切地抓住他的手。”

    “我——终于明白了,我对焦冻的感情,并不仅仅只是柔软而又随时可能会熄灭的爱情。”

    【……等等你冷静一点,咱们有话好好说。】系统瞬间开始方了。

    “酷似爱情而远远高于爱情,这就是我对焦冻的感情啊!”

    ——是爱!是友情!是羁绊啊!

    【……对不起我错了他们就是一对基佬求求你正常一点吧!】

    系统分分钟跪了,宿主真不愧是天然黑的大佬,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清空它的san值。

    【我们换个话题吧——你现在所处的年代不适合使用装甲,所以会有一定的限制,而你来到这个世界的主要任务其实是为这个重启的数据库打补丁。】

    【重启?听不明白吗?】

    【简单来说——这个世界已经毁灭过一次了。】

    系统会将这个世界判定为高危,不仅仅在于这个世界已经崩坏的战力体系,还有一部分缘由则是在于这个世界残破的程度已经堪比千代经历的第二个世界了。

    【这个世界的强者太多,天才太多,而它们的力量体系本身就拥有无限的可能性,也正是因为如此,强者大多桀骜不驯,往往会将危险的想法付诸于现实。】

    【超越生死,复活逝者,扭曲空间,创造次位面——这些不断挑战着法则本身存在的禁术被一次又一次的使用,因此这个世界的“序”已经崩溃了。】

    【你可以理解为一个被捅成筛子的水桶,再也兜不住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个世界是有“轮回”这种概念的,但那些想要复活死去挚爱的强者已经破坏了这个“概念”,逾距的人越来越多。在第四次忍界大战期间,这个世界的“支柱”被彻底摧毁,于是,世界崩塌毁灭了。】

    【但这种溃败是早有苗头的,这个世界之所以混乱至此,是因为许多年前有一位窥伺神力的公主将自己与神树合二为一,而她的血脉后人便都拥有了神之力。】

    【神树就是这个世界的“柱”。】

    系统简单描述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又道:【呃,不过这个世界上的人还是很有能耐的,总之世界毁灭之后,有人把时光给溯回了。】

    开挂作弊到这种地步,想也知道是天要亡它了。

    千代不解,既然已经有人拯救了世界,那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是什么?

    【打补丁啊,一个程序虽然被挽回了,但筛子还是筛子,而且溯回时间又不是改变思想,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该毁灭还是会毁灭。】

    【所以你的任务就是成为新的“柱”,就如同上个世界牵系生死两界的悲叹桥一样。】

    系统解释完毕,千代也明白了,如果说救世任务分为上中下三个等级,那她经历的第一个世界属于中等,属于虽然危险但是只要实力够强还是能独善其身的。

    而上等的救世任务则是类似这英雄和忍者这两个世界,以自身化作某种“规则”,是必死无疑的局面。

    【薇拉。】系统语气温柔地唤她,【这一次,当个过客就好了,成吗?】

    千代捂住已经止血的伤口,勉强坐起身,将绳索绑在了自己的腰上,垂眸道:

    “没关系的,系统。人的一生,只见一次光明便够了。”

    【啊?哦,好、好的……】系统懵了一下,显然也没想到规劝居然如此顺利,尴尬了几秒钟,忍不住询问道,【那你之后打算先干什么?】

    “做什么?”千代无法开口说话,只能在心里回答系统的问题,目光透着几分清冷的疏离,“先把那三个孩子送进监狱吧。”

    【哦挺好的,是该先……】系统没头没尾地接话,完了反应过来,忍不住尖叫,【啊?你说什么?】

    “嗯,你没听错。”千代奋力爬上悬崖,有些狼狈地扬起唇角,“孩子还小,千万不要放过她。”

    【……】

    系统的硅基核心瑟瑟发抖。

    ……

    而另一边厢,正在河边黯然神伤的漩涡鸣人以及正闹腾着要哥哥带自己去丢苦无的宇智波佐助突然一头栽倒,瞬间昏迷了过去。

    看见这一幕,正想叫鸣人一起去吃拉面的伊鲁卡老师大惊失色,而原本正宠溺应付着弟弟的宇智波鼬更是脸色大变。

    两小孩齐齐被送进了木叶医院,而且还非常凑巧地挤在同一个房间。

    没过多久,两个小孩同时睁开了眼睛,病重垂死惊坐起,满眼惊骇之色的两小孩在感觉到身边有异样气息的瞬间看了个对眼。

    于是,明明白白,什么都不用说了。

    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的记忆还停留在第四次忍者大战后冰释前嫌的那一场决斗里,可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好不容易解决了大筒木辉夜姬,天空却突然碎了。

    摧枯拉朽一般,整个世界都在分解崩坏,速度快得惊人,他们想尽了办法去挽留,却依旧无法阻止灾难的到来。

    在巨大的天灾面前,一切爱恨情仇都如同过眼云烟般变得无足轻重了起来,在生命的尽头,就连向来别扭内敛的宇智波佐助都选择放下了一切过往,对同伴真诚地道谢并告别。

    然后……他们重生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千代:焦冻,我想好了,请成为我毕生的挚友吧!

    焦冻:……

    千代:我也想跟你有斩不断的羁绊!打架断手都能喷出小心心的那种!

    焦冻:…………

    千代:以前是我弄错了,酷似爱情而远远高于爱情,我们是灵魂的挚友啊!一辈子,一起走!

    焦冻:(面无表情)我要闹了。

    ————————————分割线————————————————

    二柱子不会有老婆了,所以赔他一个完整的家(住口)

    八年佐樱熬成樱独,看完绯色的花与月之后满脑子只剩下“求你了AB当个人吧你让樱姑娘代替宁次死在战场上吧”。

    岸本是最大的樱黑不解释。

    这个故事,对任何角色都不吹不黑,属于各过各的人生吧,不拆CP除了佐樱,宁次能活,老规矩,所有人都会幸福。

    except千代。

    ————————————分割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我是幽灵小叶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霜降 36瓶;leooradom、喵喵苗苗 10瓶;花溪墨、紫邪月、江厌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