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番外.你手中的星辰日月
    前往救援的相泽消太, 最后带回来的是瞬光千代的死讯。

    黑泽怜所持有的灵石摄像机拍摄下了事情的全过程,但这一段影像却被根津校长封存,并没有公布于众。

    最终,能够证明瞬光千代已经死亡的证据只剩下一件染满鲜血的巫女服——上面破败的痕迹以及足以致死的出血量都在昭示着少女生命尽头遭受了怎样的折磨。

    官方发布了瞬光千代死亡的消息,这再一次将启世与雄英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但生命已然逝去, 如今再多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本应该深陷倾轧的雄英学院脱身而出,启世组织出手,将瞬光千代的死定义为个人行为, 将一切罪责洗刷得干干净净。

    而在之后的三个月里, 整个世界都因为瞬光千代的死去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关于瞬光千代的死,本是不可宣之于口的秘密,但在越来越激烈的舆论作用下,终究会有人不顾一切地挖掘真相。

    在这个社会中,拥有千奇百怪个性的人比比皆是,黑泽怜所拍摄的影像最终还是流露了出去。

    一如斯坦因曾经的影像一般, 即便百般封锁, 也依旧在暗地流传。

    那场景, 实在不能被称之为美好——形容恐怖的少女最后甚至没能安然逝世,她保持着一个很累的姿势, 死在了暗无天日的深渊里。

    子不语怪力乱神之说,虽然许多人质疑录像的真实性,但少女强大得近乎可怕的意志与直叩心灵的话语, 依旧无法不令人动容。

    即便是对英雄社会满怀憎恶的人,在目睹着这一幕后也不得不承认,这就是英雄该有的样子。

    瞬光千代,是偏激一如斯坦因都承认的英雄。

    更何况,瞬光千代不像欧尔麦特一样曾走至巅峰,不曾被万人所羡,更不曾日落西山英雄迟暮,她的一生就像三日则谢的樱花,充满了物哀寂落之美。

    但不管事情真假于否,死去的人终究已经死去了,而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往下走。

    超能装甲全面上市,因斯坦因的言论而对英雄社会产生质疑的势力越发壮大,超能装甲的出现完美地弥补了英雄与普通人之间的差距——力量。

    在力量均等的情况下,个人的品行与道德也成了全新的衡量标杆,“是否拥有自我牺牲精神”则成了年青一代英雄后备役们的指向标。

    瞬光千代死去的第七天,一直被卡在海关不得入境的启世组织终于来到了雄英学院,为已经丧失了OFA最后力量的欧尔麦特献上了一套装甲。

    “这是以她收纳在腿部的贤者之石为您量身定制而成的超能装甲,她希望您能成为世人心中永不陨落的太阳。”

    这一套名为[诸神套.日轮]的装甲,是目前启世组织的最高科研成果——在瞬光千代死去之后,它或许会成为此世的巅峰之作。

    通体金色的装甲,以“one for all”个性作为研究方向,完全贴合欧尔麦特的战斗风格,在植入贤者之石后已经成为了一件装甲型圣钥。

    “还有这一件名为第四代[Izuku]的装甲,虽然如今拥有个性的你或许已经用不上了,但还是希望你能收下。”

    千代剔除了自己的暴风权能,将“流体”的贤者之石作为核心植入第四代的Izuku装甲,这一套装甲没有前缀,只有“出久”这个名字而已。

    具备卓越的制空能力,以“神速”为基底确保能争取更多的救援时间,这一套装甲虽不如[日轮]那般极具攻击力,却是一套实实在在为“救援英雄”而生的瑰宝。

    千代给所有人留下了礼物,就像她每一次结业一样,她记住了所有人的喜好与需要,抱着“我想留下些什么”的执念去对别人好。

    她像是一个为离开而来的过客,早已将自己的身前身后事安排得井井有条。

    但是绿谷和爆豪都知道,在生命的尽头里,她曾经渴望活下去,想跟那些爱她也为她所爱的人一起,也曾为此而付出了努力。

    ——怎奈何,天意弄人,身不由己。

    在第一位身穿装甲战斗服的无个性人士拿到英雄执照之后,社会舆论再掀波澜,所有人都无比清晰地感受到——

    黎明,真的到来了。

    而作为开创先河的牺牲者,瞬光千代的过往也为人瞩目,可惜的是,她就像陨落深海的巨鲸,人们能感受到她带来的变化,却无法溯回她不长的一生。

    那个银发金眸的少女,像一颗划过天际的流星,明明只是转瞬即逝的光明,却带来了如宇宙一般浩瀚深远的奇迹。

    她给了那些沉沦泥淖的人一个机会——只要你拥有拯救他人的信念与意志,你就能成为英雄。

    无关个性,无关尊卑。

    瞬光千代没有家人,兄长也不关心她的生死,没有归处也无血亲的她,最终以那一件血衣为冢,埋葬在雄英学院里。

    ——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了。

    举行葬礼的那一天,雄英难得大开了校门,将真心前来参加葬礼的人迎进了雄英,在那铭刻着殉职的雄英毕业生的英魂碑上,刻下了“瞬光千代”的名。

    学生们穿着黑色的丧服,手捧少女生前最爱的白蔷薇,沉默不语地望着石碑上那过于深刻也过于伤悲的名讳。

    那一天,不像漫画里书写的那般应景地下着瓢泼大雨,相反,葬礼的那一天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万里如云,碧空如洗,像那人来过并且留下的美好记忆。

    瞬光没有墓碑,英雄科的学生们在她的坟上植了一棵三月樱,他们想,来年的春天,樱花烂漫,花如落雨,哪怕转瞬即逝,也一定是最美的风景。

    “还未走出校园的你们,便经历了这样沉重的生死,我明白,你们心里都不好受,甚至质疑起‘英雄’的立身之本,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相泽消太垂头,看着越发沉默的学生们,逐字逐句地道:“但是,你们可以痛哭,可以消沉,可以悲伤,可以铭心刻骨从此无法忘记——但绝不能因此而放弃。”

    “瞬光,她只是比你们提前一步,得到了英雄最辉煌的结局。”

    知晓瞬光千代死讯的学生们还有些浑浑噩噩的难以置信,一直沉浸在麻木之中的他们,在相泽消太的这一句话语里溃不成军。

    将闻死讯而不曾落泪的他们仿佛找到了开启情绪的匣门,汹涌而来的悲伤击垮了理智,可是有明亮的光驱散了心头的阴霾,无法被摧垮的信念燃烧而起。

    “老师,我不会放弃的。”八百万百红着眼眶,死死地握拳,她掌心中躺着一枚戒指,里头却藏着一个人留给她的最大的信任,“我会成为英雄的!”

    “我会成为最好的英雄的!连带她那一份一起!”

    “千代她,只是……成为了我们的榜样而已!”

    ——书写在他们身上的,本就是一个充满爱与希望的故事。

    身披烈火的灯蛾死在了一望无际的原野,零星的火苗落在了草地上,眨眼间星火燎原,照亮了整个世界。

    在那之后,雄英英雄科的学生们全员参加了THE考试,除了暂时休学的轰焦冻以外,所有人都拿到了临时英雄执照。

    根津校长看着这些尚且年少的小英雄们,忍不住自豪也忍不住叹息,这些学生们的眼睛里有光,有比磐石更坚定的东西——他相信,他们势必开创全新的格局,像风暴一样席卷整个世界,为未来的英雄社会带来新的光明。

    ——他称呼这一届的学生为“启明星”。

    两个月后,绿谷出久在学长通行百万的推荐下进入了瞬光曾经实习过的夜眼事务所,在艰难地通过了夜眼的测试之后,得到了在夜眼事务所实习的资格。

    “我答应过她,我会代替她成为英雄的!”

    爱哭的绿谷出久,早已不再是当年满眼绝望,只会跟在她身后的小男孩了——她改变了很多人,改变了很多事,甚至在很久很久以后,都还在影响着所有人。

    在夜眼事务所实习期间,绿谷出久对上了死秽八斋会,与通行百万一起从中救出了因为个性奇特而被养父当做试验品的女孩坏理。

    坏理的遭遇让绿谷出久心中尚未痊愈的疤痕被撕扯开来,他包含怒火的一击如山洪海啸,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了不可一世的治崎廻。

    “不要再让我看见这样的悲剧了啊——!!!”

    在付出了通行百万失去个性、夜眼重伤这样堪称惨烈的代价之后,英雄终于救出了坏理。

    将坏理救出的瞬间,绿谷忍不住抱着她痛哭出声,仿佛救出来的不仅仅是一条人命,还有他懊悔却无法挽回的失去。

    绿谷在医院里,遇见了暂时休学的轰焦冻。

    失去爱人的少年变了很多,却又仿佛什么都没变,他径自越过绿谷,来到了夜眼的病床前。

    他将雕刻着白蔷薇的十字架放在了夜眼的心口,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如月华般柔和的光芒一点点地亮起,源源不断的生机不断地注入夜眼破败的身体。

    “轰君?”绿谷愣怔地看着十字架,他认出来了,那是属于瞬光千代的物品,她曾经将这枚十字架随身携带,据说是其父的遗物。

    朦胧如辉月般的光明中,少女模糊的轮廓逐渐成型,她轻盈地漂浮在少年的身后,以一个环抱的姿态,执拗而又温柔地守护着自己的少年。

    “千酱!”绿谷忍不住热泪盈眶,他伸出手去抓少女的手臂,指尖却直接穿过了光晕,一把抓空,“千酱?千酱!是你吗?你是不是还在啊……?”

    绿谷哀求的声音逐渐微弱,因为他想起了黑泽逢世轮回前最后的话语。

    这世上,能够承载思念刺青的人只有巫女,按理来说无人可以以身相替,但终究还是有意外存在的。

    如果有人,能够对巫女怀抱着超越生死的思念,他就能为巫女代受刺青。

    绿谷茫然地抬头,却看见轰焦冻神情沉静地收回了手臂。

    ——他轻轻握住了挂在脖颈上的十字架,手背上有青色的刻印一闪而过,仿佛名为“思念”的刺青。

    气息微弱的夜眼急喘了一口气,随即情况逐渐好转,被人硬生生从鬼门关外拽回了人间。

    他睁开眼,便看见拥有少女轮廓的光晕在他面前一闪而逝,随即光芒如烟云般消散,唯独温暖的感觉流淌在四肢百骸,那种代表着“生”的充盈。

    必死的命运被改变了,夜眼却并不觉得开心,他看着少女虚幻的残影,神情恍惚地呢喃着:“原来……那时候看见的场景,是这样的啊。”

    他曾经在梦中预知了未来的转折点,有人扭转了他必死的结局,并为他的未来增添了更多的可能性。

    因为那一场梦,他特地邀请了瞬光千代前来实习,因此在收到她的死讯时,夜眼是最无法接受的。

    ——我的预知从未出错,可她为何没能活下来呢?

    直到现在,夜眼终于明白了。

    那个人已经死去,可她留下的东西还在照拂着这个世界。

    白昼有太阳,夜晚有月亮,即便是拂晓时分,也有启明星在闪耀。

    ——你手中的星辰日月,都是光。

    作者有话要说:  我英世界还是这里戛然而止吧,其实还有很多伏笔的,不过大概率会回来(小概率直接BE)

    关于刺青能不能转移这个问题,可以的,游戏中黑泽怜的刺青被她的未婚夫麻生优雨给转移走并带入黄泉了。

    所以我做个私设,只有对巫女怀揣着强烈思念的人能够转移刺青。

    上一章的留言太多了,而且我隐约记得10号就解封了,所以不一一给大家复制粘贴了。

    反正大概是分为几种,一种【啊啊啊我哭死】、一种【呵呵作者痛的是你的良心啊】、以及【掐死宿命我的快乐就回来了】、【咦嘻嘻我好快乐啊】这一类的。

    以及,好像有一部分小天使误会了下个世界是文野?_(:з」∠)_抱歉是我没说清楚,我写在文案上了,下个世界是火影。

    不过大家不用失望,火影世界跟第一个世界一样是快速撸过。

    火影之后,完整体的薇拉就会对上哒宰了,不然现在这么纯良的薇拉,对上哒宰……emmmmm……

    不过你们期待的跟chuya的人外组互动是有的。

    那么,下个世界开启,预告:【忍者?那是什么?我可是守护木叶的最强巫女呢。】

    系统加载失误后,顶着传说中弑神巫女的壳子顶替女主角位置的薇拉,却被告知身为世界两大支柱的鸣人和佐助疑似重生?

    敬请收看下一卷之我在木叶当巫女的日子。

    ——————————分割线————————————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长生 2个;旋转年华、九烟、帝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yukali 96瓶;辞镜花 50瓶;清澈雨 20瓶;悲伤的兔子 10瓶;幽莲花暖 3瓶;花溪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