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八章 学会记仇了(1/2)
    骆清河和左年没有急着离开找别人玩游戏了,你看看两队的进度条还有可比性吗?

    估计着自己也是倒数了,那就再看会戏再说。

    所谓光脚不怕穿鞋。

    木庸这一组昨天室内游戏得了第一名,所以今天的游戏环节里获得了再次摇号的奖励。

    木庸这一组是有两个游戏项目可以选的。

    一个是抽取一张《烟雨盼》的人物剧照现场作画,再另外找五个路人评价,每人最多给十分,平均分有八分才算过关。

    当木庸的搭档抽到这个项目的时候,这期的嘉宾全部都丝毫不给情面,有的现场直接喷了,有的捂着嘴巴偷笑。

    毕竟是在录节目,如果画得太差,路人就算有心给高分怕也是不敢。

    而且简笔画耗的时间也不短。

    却想不到节目组又接着宣布了木庸那组昨天拿了第一名,所以等大家都抽完以后可以再抽取一次,路人可以在两个项目里进行选择。

    偷笑嘉宾:“……”

    说吧,你是不是在搞黑幕?

    不过后面几个人抽的时候,看了游戏都哀嚎一片,好难啊!

    没有木庸那组的变态,但也差不多了。

    不知道我现在转发给锦鲤,希望我在茫茫人海看中的都是一次过关的路人,还行不行?

    等轮到木庸这一组再次抽签的时候,木庸的搭档说自己运气不行,这次让木庸去。

    结果木庸就抽中了限时拼完《烟雨盼》的拼图游戏,有原图对照的。

    怀疑有黑幕嘉宾:“再见!”

    这样子我们还玩什么游戏?

    你们手气差怪我们节目组咯?狗头蔑视。

    不过骆清河他们是打算来拖延木庸这一组的进度了。

    木庸他们还没有让陶桃来选,骆清河和左年就窜上来起哄让木庸来一次盲抽公平公正公开。

    木庸内心:公平公正公开你个辣鸡。

    偏偏骆清河还和左年一唱一搭的飙起了演技,开始了现场卖惨。

    好想拎回去暴打一顿啊,哪家的熊孩子。

    问陶桃?陶桃没有什么想法,老早就点头说了都好。

    最终骆清河和左年用后面游戏一次放水做条件,换取了木庸同意盲抽。

    左年和骆清河:悲惨阵线联盟的同志们,我们只能做到这里了,请记住我们的大无畏精神。

    木庸把背后一样的两张卡片交换了几次,让陶桃选择。

    开始默默祈祷的骆清河和左年。

    “耶!”当陶桃翻开卡牌发现上面是画画的项目时,骆清河喊出了声。

    左年道行有点高,忍住了,只是跟骆清河击了个掌。

    木庸?

    笔记本记好了账。

    谁还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呢?

    而且这事还跟陶桃有关。

    重点圈出来。

    日后好+早报复。

    骆清河实现了梦想,十分狗腿的跑到了工作人员那里恭恭敬敬地把本子和笔递给了陶桃,还默默补了个抱歉牵连了她。

    陶桃微笑点头表示没事。

    不过还是先记着账吧。

    欺负我的人。

    来日方长。

    别给我找到机会下手。

    因为是陶桃盲抽的,所以节目组给了陶桃挑选画像的机会,陶桃没有多想直接拿起了方圻的角色。

    但是陶桃还是配合着看了一会照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