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文曲星与哮天犬(1/4)
    别看书生身子单薄,看似柔弱无力,其杀伤力却独步世间,在修道者中独辟畦径,一手画笔断山河,一口浩然正气,修至臻者更能一语成谶,步步生莲,万恶不沾染,不是金刚,却胜似金刚。

    哮天犬呼呼的喘着气,阴霾森森,口吐人言:“文曲真君,你可知道他是何人?你敢坏了天庭谕旨?”

    “我已不是文曲星,又何必依循天庭规矩?”书生摇着白扇,依旧风度翩翩,淡然道,“我念你修行不易,倘若再不退去,便要斩杀你于此地!”

    书生的话,掷地有声。

    哮天犬步步后退,终于,它不甘的嚎叫一声,远遁而去。

    “待我主人杀来之日,就是抹杀文曲之时!”

    及至远处,哮天犬才用妖语不甘的咆哮道:“究竟是谁,敢与我主人为敌!九天玄女,是不是你?太白金星?是不是你?”

    哮天犬既然已经走了,陶婉嫣也就收了远遁符,她跪伏于地,恳求道:“求文曲真君施恩,救林浩一命。”

    书生摇动白扇,走到陶婉嫣身前,双手扶起了陶婉嫣,淡然说道:“小生一届书生,并非什么文曲真君,公子之伤,小生也是爱莫能助。”

    陶婉嫣倔强的平视着书生,噘嘴道:“不,我不信,你若不是真君下凡,又岂能与哮天犬相斗?”

    书生摇动白扇,儒雅风流,缓缓道:“不瞒姑娘,我与这位公子,颇有渊源,不,是我儒家圣人,与这位公子颇有渊源,这是我不得不冒死拦下哮天犬原因所在,也是这位公子为何生机绵长,能够在最后关头再次醒来的所在。”

    林浩再次想到了天机楼那位夫子。

    陶婉嫣疑惑道:“是何渊源?”

    书生答道:“公子体内有一道浩气长存,我书生见此浩气,如见圣人,如今公子遇难,小生安敢独善其身?”

    陶婉嫣又问道:“何为圣人浩气?”

    “佛家有明悟,立地成佛,坐化后会得舍利子。”书生驱走了附近迷雾,折上了纸扇,笑道,“我儒家也有明悟,立地成圣,书生成圣之时,口烁成金,成就浩然正气,圣人坐化后,遗留浩气,可长存于世。”

    “这跟林浩有什么关系?”

    “林浩公子体内,恰好有这么一道圣人浩气。”

    林浩点了点头,并不否认,料想是那天机楼夫子,在身死之际,立地成圣,或许是自己那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让他有了明悟?

    第二次启动天机楼,夫子坐化,把浩气留给了自己,保自己气机不灭。

    如此说来,自己倒是欠了儒家一个天大的人情了。

    陶婉嫣不知道林浩所想,她现在一心想救林浩,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希望,再问道:“你真的不是文曲真君?”

    “是也非也!”书生笑道,“小生乃文曲星转世,但跟位列仙班的文曲真君,却并不是一回事。”

    陶婉嫣失望道:“师父曾跟我说过,这百年来,天上百星下凡,纷纷转世人间,想必是仙界发生了什么大事。”

    书生抱拳道:“你师父所说不假,百星下凡,实属无奈,人界不稳,无法支持更多仙人真身下凡,只能以转世的方式,下凡重修,像小生这般,及早觉醒的却极少,许多星矢现如今还无法明悟,泯然众人矣。”

    “你可知道天上发生了何事?可否告知?”

    “我虽然已经觉醒,明悟真身前生,却修为低微,天上之事,也是一知半解,不敢妄加断论。”书生摇头道,“但有一点,却可告知姑娘,以还这结识之缘。”

    “请!”

    “人界本是女娲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