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投票割据战(1/4)
    宴席中的酒乐尚在,官员们依旧高谈阔论,只是这场酒,喝出了太多胆颤心惊。

    如果说前菜是林浩和林天佑的比斗,那林浩和林天霸那一场实力悬殊,却结果匪夷所思的比斗就是正式的大餐,而林玄理所犯的那些滔天大罪,就是这场盛宴最烈的酒,相比之下,丽妃和林天霸的那些罪行,不过就是餐后甜点罢了。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就是这满满的满汉全席,竟是由林浩一人独挑大梁烹制而成,隐忍了十年,今日破发,把宴席呈现了出来。

    这就是让人百步外闻风丧胆,关门闭户,不敢近前的纨绔恶霸?这还是那个人人得而诛之却又诛之不了的大恶人?

    这些朝堂上勾心斗角数十年的朝中大员们,纷纷拷问着自己的内心,比心机论经营,这么个十多岁的小纨绔,怎就长得这般着急呢,还是自己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难怪纵如西门蓝花、银狐、快活宝这些独当一面的江湖豪杰,都甘愿侍奉在林浩的门下,狂人自有狂人的资本。

    东林王府瞬息万变,一场酒席,林玄理被推下了神座,丽妃威风尽扫,林天霸成了废人。

    王府变天了。

    可是下一个家主,究竟该选谁呢?没了林玄理、丽妃,难道真让高俅一个外人来主持吗?还是真像林浩所说,让一个十三岁的林天来坐上首席?

    本来最不起眼的一个小角色林浩,此刻成为了全场的焦点,还是那种让人讨厌的样子。

    全身血迹斑斑,肚子挂着的肠子都掉出来了,衣衫褴褛,脸上乌漆抹黑混杂着斑驳的血迹,一笑,牙齿上也挂着血淋淋的鲜血,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跟这个高大上的宴会是搭得上的。

    可偏偏就是这个人,成为了焦点,继续滔滔不绝的发表着他的意见,偏偏还没有人能把他给撵下去,你没看到吗?首座的高俅和少保、太宰等人都听得津津有味呢。

    “另外,还有一个八卦,此刻讲来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但这个八卦我们可是花了很大功夫才打听来的,不讲出来,辛苦不就白费了吗?”

    少保鸾安生:“哦,是吗?说来听听?”

    “林玄理和丽妃之间本来还有一场未完成的交易,就是在首座指定少家主的时候,林玄理就会退出评选,把这个机会让给林天霸,如此一来,林天霸就会稳稳的坐上少家主之位了。”

    鸾安生伸了个姆指说道:“好安排,只是这么一来,林玄理得到了什么呢?”

    “这次少家主选出后,燕王是不是说了,任其进入皇宫宝殿,任挑一件宝物?”

    “你是说,宝殿里有林玄理想要的东西?”

    “仙根,宝殿中的一枚巫师仙根,如果拿到了这颗仙根,林玄理不但功力大进,还能修习巫术,又能通过巫术消除胸前的肉瘤印记,少保大人,你说,是不是一举三得呢?”

    “好计算。”少保鸾安生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理着林浩,实在是他不搭理压根就没有人理会这混不吝,场面很尴尬不说,谁知道这混不吝会不会一生气,把自己的事情给踢爆到母老虎那里去。

    应付完了林浩,少保转头对高俅说道:“今日王府发生巨变,燕王可有早一步安排?”

    “安排谈不上。”高俅笑道,“东林王府作为我燕朝桥头堡,如今家主一位暂缺,王爷还在闭关关头,咱们必须帮助东林王府稳定过度,尽早选出少家主!”

    “哎,高总管你咋回事?不是说好了,选我家林天来吗?我看你们都不说话,以为你们都默认了呢,还需要选吗?”

    “杂家认为,现如今,唯有林天赐能担此大任了!诸位认为如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