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各方经营(1/3)
    东林王府,东宫狮心殿。

    “大胆!”

    林天霸望着一身伤的林天冲,一拳狠狠的砸在一旁的花梨木藤椅上,藤椅应声变成了斎粉。

    林天冲已经肿成了猪头样,这几日怕是难以消下去了:“王太子息怒,那林浩已经受了电鞭之刑,愚弟派去监视的人亲眼所见!”

    林天霸余怒未消,但也缓和了不少,许久,才道:“本太子就你一个亲弟弟,以后不许你再干这样的傻事!”

    此二人正是东宫一脉相承的同母王子。

    林天霸是第二代王子之长,按俗例应称王长孙。

    “王太子,愚弟有一事不明,那林浩虽是家主之子,但他一没本事,二没人撑腰,且臭名昭著,这十几年来,王府给他锦衣玉食,对他在外边种种恶行睁只眼闭只眼,无非是看他那失踪了十年的死鬼父亲的面子罢了,为何王太子仍旧视他为对手?”

    “你说的,为兄当然知道,只是那位一日不传来确切的死讯,他仍旧是家主的嫡长子,再说,莫说你我不敢去画燕王的花脸,便是画了,岂是几电鞭之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林天霸身材魁梧样貌俊朗,虽已二十有六,依旧没有成家立业,一心求仙向学,实力斐然,已是二代王子中的佼佼者,这次家主选拔,林天霸摩拳擦掌,视为囊中之物。

    前几日,就在他和林天冲的一次小议中,林天霸有意无意的说了林浩的情况,话中多有忌惮的意味,林天冲果然就寻林浩而去。

    这下好了,那林浩领了电鞭之刑,三日后的少家主选拔,总不能选一个下不来床的恶人吧?

    不知道为什么,那林浩整日花天酒地没点正行,而且根基浅薄还不得人心,但林天霸对他,反而没有一点把握。

    这次林天冲出手虽然不顾后果,但也让林天霸消除了心里的担忧。

    “这次弟弟受了委屈,待到哥哥成为了少主,定不会薄待了弟弟。”

    “愚弟为王太子做事,都是甘愿的,不求回报。”

    林天冲说话的时候,眼中噙满了泪花。

    林天霸从袖中抽出一方绸缎手帕,帮林天冲擦拭泪珠,俯身温柔道:“说了多少次了,叫我王兄就是了,别忘了,你我才是真正的亲兄弟!”

    “是!王太子!”

    东林王当年跟随燕王南征北战,立下了赫赫战功,得以封王,位极人臣,成为了燕国四王之首,所谓一人之下。

    战后,燕王赏赐了东林王这座诺大的府邸,命其开枝散叶。

    于是,年近六十的东林王又娶了五房王妃,足足生了十八个王子和七位公主,这其中就包括了林浩的父亲。

    第一代王子也争气,又为王府添了六十五位王子,四十八位公主。

    整个东林王一脉,已有了两三百号人,加上前来投靠的门人墨客、旁亲远戚,东林王上下已有了三四千人的规模。

    如此庞大的东临王府,自然不能没有人管理,可是东林王年事已高,王后又潜心修炼,不理会俗事,于是王府指定了一位家主,那便是林浩的父亲,当时排行老大的一代王子林玄立。

    不久后,战事又起,林玄立奉旨出征,此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从此,东林王府家主一职如同虚设,一直空缺着,只有一代王子里的老二林玄理暂时代理。

    前不久,王府突然接到燕王手谕,命东林王府在冬至之前,立下一位少家主,代掌东林王府。

    因为这是燕王的手谕,意义非凡。

    有消息说,这一次少家主的确立,百分百会变成真正的家主,更有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