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 虞姬颂(1/4)
    一、风起于青萍之末

    秦二十二年,天下大乱。

    秦楚之战,楚大败东撤。

    小女虞,生于姬氏,生时五凤鸣于宅,异香闻于庭。

    族中以为,此乃天后降生之兆。

    于是,妾少年时,读论语、左传、礼记、诗、易、乐、孟子、尚书、春秋、公羊传、尔雅、孝经。

    大家之书,无所不阅。

    花与茶道、绣织妆容,无不涉略。

    小女子却独爱舞,尤爱舞剑。

    妾长成后,常笑家父,何为五凤和鸣,莫不是妾要成为皇后不成?那胡亥子婴之流,妾不以为然。

    家父只是笑笑曰:天下群豪并起,焉知英豪安在,我家姬虞,定要许配那一等一的霸王。

    妾捂嘴窃喜。

    二、缘,妙不可言!

    许是命中注定。

    秦三八年,朝中有重臣举荐,江东女子姬虞,年方二八,豆蔻婉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出落大方,可为后主纳入宫中。

    旨意未下,家父已然听闻,夜半寻我,问曰:命中姻缘,以为何?

    命?我是不信的。

    吾答家父:江东有英豪项羽,吾想见见他。

    “那可是西楚败将之后,江东之地,士林书生之地,多是纸上谈兵之懦弱者。”

    家父不允,但拗不过我的坚决。

    夏至,姬虞及冠之日。

    家父委托亲朋设宴与广安楼,吾于屏障后,心跳急。

    这一日,吾让奶娘扎了最喜欢的发髻,化了最美丽的妆容,施了最衷情的粉黛,他不知,这一切,只为他来颜。

    吾曾陪同姐妹闺房夜话,听闻过他。

    广安楼,高朋满座,歌姬舞昌平。

    项羽至。

    吾掀起珠帘,初见他威武英姿,奶娘窃笑:小姐芳心意动。

    吾急忙放下珠帘,脸红脖子烫,却是不肯承认的。

    三、溪云初起日沉阁,蒹葭杨柳似汀洲。

    姬氏世代世家,项家在江东经营多年,席间多有相识者。

    酒过三巡,项羽君微醺,言语不再含蓄,借酒诉衷肠。

    项羽君身高八尺多,力能扛鼎,才气过人,即使是吴中弟子,也都非常害怕项羽。

    席间,多有相互夸赞者,有叔父说:“羽之神勇,千古无二”;

    羽亦不谦和,直言举鼎乃武夫练体之计,唯兵者能平定天下。

    叔父又问:何为兵者?

    吾亦于珠帘后,细细听。

    家父不知何时来到厢间,只是微笑着,却无言语。

    羽曰:兵家四派兵形势、兵权谋、兵阴阳、兵技巧,吾以为,形势者,雷动风举,后发而先至,离合背乡,变化无常,以轻疾制敌者也。

    父亲轻轻点头道:勇者,一往无前也!

    家父一届文官,素来不惜武人,项羽君能得家父如此点评,吾心中亦很甜,只是羞于启齿,便低头不语,也不知奶娘与家父商量何事,只是片刻后,家父请妾入席。

    吾款款掀起珠帘,丫鬟明珠抬着裙摆。

    吾脸微热,不敢抬头,却能感觉到项羽君注目,明珠偷偷附耳,说那个傻大个看愣了,酒杯举着,酒都撒了却不知道。

    我轻轻敲打了明珠,假意责骂,却偷偷心喜。

    四、浪成于微澜之间

    叔父介绍小女出场,用词颇为抬捧。

    当日吴中士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