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三十三章 最后一战
    震耳欲聋的声响响彻四方,然而夜羽明白仅凭第八斩是无法取胜,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武圣第九斩顺势而出。

    武圣九斩的确惊天动地,可是所需要的灵力也是无比骇人的,好在夜羽的修为早已经今非昔比,自然不会只是施展一次武圣九斩就会灵力干枯。

    夜羽大喝道:“武圣九斩第九斩之浴血武神!”

    随着夜羽的大喝,他身后那若隐若现的武圣虚影彻底形成了一尊杀气直冲九重天的武圣虚像。

    武圣虚像仿佛复苏似的发出了一声咆哮,而后一道九丈刀芒直冲高空,宛如九幽魔光,凄艳夺目。武圣九斩的最后一斩,究竟是化腐朽为神奇,还是需要动用其他的手段,就看这最后一斩了。

    当夜羽施展出武圣第九斩时,他的身影好像慢慢的化为了虚无,即将彻底化道了一般。

    一道九丈刀芒直冲高空,黑色的刀芒绚烂夺目。第九斩当空劈下,第九斩太过非凡与超脱,直接将菱牛的神通给斩成了灰烬。

    武圣第九斩还未消散,剩下的刀芒直指菱牛石像,似乎没有将菱牛石像斩成齑粉就不会罢休一样。

    “后生可畏,接我最后一击,天牛道!”

    菱牛石像的天牛顶被夜羽化解了,但它非但没有不解,反而露出了高昂的战意,虽然它是个失败者,虽然它已经没有了生命,但是它的那种本能在告诉它,全力以赴与眼前那个玄阳体一战。

    菱牛明白,已经没有其他考验的必要,若是玄阳体可以接下它最强的天牛道的话,那么它就算会因此魂飞魄散,它也心满意足?

    菱牛目露死意,它真的很希望可以借助玄阳体的手送它彻底上路,它已经厌倦了这种罪犯般的日子,根本就是永无天日。

    随着菱牛全身气势的攀升,以菱牛石像为中心,一尊无比巨大,堪称无边无际的巨牛虚影自帝墓的天空上缓缓成型。

    此虚影太过庞大,只要是在帝墓里的生灵都看到了,许多人都生出了无力抵抗的念头。

    “天呐!另外一条路发生了何事?那巨大的虚影所散发出的气势不必比鬼界里的鬼主弱啊。”鬼舞抬头看着那尊巨大的天牛虚影久久无法平息。

    “这帝墓的主人难不成真的是那古今无双的天帝不成?”千幻邪魔同样是一阵无言,他们这边的考验是上古神兽,吼!而另外一边,从那虚影来看,至少也是跟吼一个等阶的凶兽,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家一起出手吧,迟则生变。”教皇海东坡感觉事态有些严重,他觉得还是众人一起动手解决掉吼的残念才是当务之急。

    “只求一战是吗?那么我成全你。”

    白发夜羽暗暗一叹,对于分身那边发生的事,他是了然于胸,他感受到了菱牛所透露出的强烈战意,也明白菱牛石像之所以解放自身禁忌,就是渴望借由分身的手送它一程。

    白发夜羽并未参与海东坡等人的战斗,他更在乎的是分身那边的战斗。

    没有人在意玄阳体夜羽是否参战。有海东坡加上六大苦行僧和千幻邪魔出手就绰绰有余了。根本不需要夜羽和鬼舞的帮忙。

    “好!我满足您的要求,战!”

    红发夜羽感到了菱牛的战意和死意,他这次没有沉吟,而是慎重的点了点头。

    一代强者被迫成为他人墓里的陪葬者就已经非常可怜与可叹了。若是窝窝囊囊的了此残生,那么不但一世英名尽毁,更是会带着无法弥补的遗憾死不瞑目。

    红发夜羽看着菱牛,他想起了第一代的玄阳体。

    英雄迟暮,最悲哀的不是英名尽毁,而是死不瞑目。

    夜羽开启了天帝之眼,既然他答应菱牛使出全部的实力,那他就不会有所保留。

    “剑道,第一层,无悔剑式。”

    “第二层,幻剑。”

    “第三层,剑,非道。”

    “第四层,裂地之剑。”

    “第五层,一剑灭魂。”

    夜羽直接祭出五行神剑,并且一口气就施展出了他目前为止所掌控的所有剑道之法。从第一层到第五层剑道。

    在夜羽一口气施展出五层剑道时,漫天都是剑气在纵横捭阖,银白色璀璨的剑气代替了灰蒙蒙的天幕。

    一切都还未结束,夜羽还将灭神刀也祭了出来。

    跟随夜羽历经好几次天劫的灭神刀看上去越发冰冷可怖,就像是一把足以摧毁任何东西的魔刀。

    “玄阳弓!”

    “天照!”

    “紫焰!”

    红发夜羽虽然没有玄阳体的血脉,无法施展出纯正的玄阳弓,但却可以从本体那边借过来。

    夜羽的气势因为武圣九斩的缘故而变得非常强势。如今随着他将他的所有杀招同时使出的刹那。这座帝墓都隐隐约约出现了些许颤抖。

    “你准备好了吗?”

    菱牛目露喜色,它没有急着动手,它在等待夜羽的攻势,哪怕它如今被两种颜色不一的火焰给覆盖住了身体,它也是无所畏惧。它只渴望一战,它想借此解脱。

    “因果道以及最后的极境之力!”

    夜羽将他化凡时感悟到的因果道也施展了出来,以及隐藏在他目中深处里的红色雷电也是一并施展。

    既然是全力以赴的战斗,那么就没有什么好保留的。

    “太平青雨之黑雨。

    太平青雨之血雨。”

    “好了!”

    伴随着天地间开始飘荡下红色以及黑色的雨滴,夜羽那冰冷的声音则从黑色魔影内传了出来,因为他已经准备就绪。

    这是夜羽出道有史以来最为彻底的一战,是他所有法决和杀招一同出现的一战。

    “来吧!最后一战!天牛道,一切成空!”

    菱牛并没有因为身上熊熊燃烧的火焰而变得焦躁,它直接将它早已准备多时的最强一击同时也是蕴含了它所有力量的最后一招使了出来。

    “最后一战!无怨无悔!”

    菱牛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它整个身体融入到了那尊巨牛的虚影里,在这一刻它们融为一体,从此再也不分彼此。

    “战者无惧!勇者无敌!玄阳箭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