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章 玄阳体之威
    在灿烂的光芒中,黑色魔气澎湃,且在其腹部有一个漆黑图卷飞出,快速的旋转,将各种毁灭之光都给磨灭了。

    “武圣九斩、百丈魔影。跟传说中的玄阳体一模一样!”

    “数十年未见的玄阳体来了,怎么被我们撞上了!”

    “玄阳体不是殒落了吗?”

    这些人胆寒,终于知道踢到了铁板,没有一人敢久留,全都飞逃。

    夜羽那无敌的一击,粉碎了他们的战下去的意志!

    所以这些人在第一时间得知那白发男子就是传说中的玄阳体后,才会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个亡命的奔逃。

    申东豹手持魔戈在后紧追不舍,一路追杀了下去,可是这群人却生不出战意,极速逃遁。

    申东豹明显有些不自然,想当初跟这自称梦魇的白发男子结伴时,他还夸玄阳体是他的手下,却没有想到玄阳体就是那看似平凡无奇的白发男子。

    如今,他能做的就是为玄阳体保住秘密。不然的话,坑神不敢想了。

    九位强者都是来自灵界荒古世家的天骄,哪怕是来到魔界这么多年,他们也未尝一败,可是今日却一路大败。

    最终,夜羽亲自拦住了为首的那一男一女,申东豹跟陈世美则将其他人都给击成重伤,截断前路。

    尤其是,其中两个出言不逊的人的元神被陈世美在途中给吞食了。

    这些人一个都未能逃走,一个个面如死灰,再也没有了不久前的自信,全都发毛。

    夜羽搜索了其中一人的神识,得知了这些人的来历,他们都是灵界荒古世家之人,的确如他们所说的那般,他们一行人在这片区域已经数十年,而这水洞就是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

    “女的留下暖被窝,男的就杀了。”申东豹两眼放光凶焰滔天的说道。

    陈世美第一次对申公豹露出一脸崇敬之色,连连点头,他是一个魔头,什么都不怕,没有什么规矩束缚。

    活下来的七人顿时脸色发白,其中那个女子最是不济,重伤加上惊吓,直接昏厥了过去。

    夜羽看了看那些人,轻叹了一声,带着小白与陈世美还有申公豹转身离去,修玄之路残酷,长生之路多尸骨,他没有选择,只能尽一切可能变强,也许将来他在的脚下会伏尸成千上万亦或者变成他人刀下的亡魂之一。

    此时,他还能控制,倒也不愿多造杀劫。毕竟跟这些人没有交集,更没有仇恨。他只是一个性情中人,只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罢了。

    这处水洞的的确确是妖皇年少时的道场,那六块上古玉佩还有那石盒都被夜羽带走了。他感觉没必要在这妖皇古洞多呆了。

    根据那上古玉块上的记载,符咒之术的秘法只有银咒十二道。若想得知金咒的修炼之法,只有靠修炼者自己领悟。因为每一个修炼符咒之术的人所领悟到的金咒的方向也不一样,因为无法莫测,是一条别具一格的逆天之道。

    “玄阳体未死!”

    “玄阳体得到妖皇的传承了。”

    这则消息像是一股飓风,快速席卷这片古洞,只要没死的,还在这古洞的强者都知道了玄阳体未死的消息。

    “玄阳体?这下子有的好看了,有些人不再寂寞了,肯定会找上门去的。”

    “谨慎一些,现在各种消息乱传,据说鬼王五雄与萧无魂联手,要将玄阳体彻底绝杀在这古洞中,而今我等积蓄实力暗中潜伏才是上策!”

    不同的人对于玄阳体三个字有不同的反应,很多人都选择了作壁上观的态度。但更多的人以讹传讹,说玄阳体得到了妖皇的传承。但未进行终极传承,只要此时寻到玄阳体就有机会成为新一代妖皇。

    夜羽等人自然也听到了那无形的风暴,但无论是夜羽,还是申东豹一路都沉默不语。

    此时此刻,他们在一个小型的山洞中,这是夜羽用金之神剑临时开凿出来的一个山洞。夜羽看着那盒中的种子,目露沉吟之色。他无法感觉到什么,只能感觉到一股强劲的生命力。

    这是一枚看似椭圆形的心形种子,好像一个心脏,但只有半颗,它暗淡无光泽,通体成黄褐色,虽无神华,可是却有一股强大的生机弥漫。

    “咿呀?”小白眼巴巴的看着。仿佛在问这是个什么东西呀。

    要知道九尾可是非无宝之地而不入的,如今就连小白都如此着急这玩意,足以说明此物的不凡。

    “我怎么看像是个心脏啊?难不成是妖皇那小子的心?”申东豹大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个不停,而后突然探出头,吭哧一口咬下。

    “嘎嘣”

    小白觉得牙碜,替他牙疼,一脸同情的看着他,申东豹那几颗大牙上出现了指头印,差点断下来。

    “这是石头啊!”坑神顿时呲牙咧嘴。

    他不声不响,想要吞掉那充满了生命力的种子,可是咬在那种子上,不仅没有动静,还将自己的牙齿差点崩断。

    “咿呀。咿呀!”

    很明显小家伙就尝试过了,不过也是碰了一鼻子灰,但小家伙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坑神把自己坑了吧?”夜羽看着申东豹打趣道。

    夜羽看了很久,觉得这种子跟那石镜是一个原理。是某个强大的存在以自身神力浇注,继而使得这原本普通的小石子日积月累下来变成了一颗充满了生机的‘种子’。

    “咳咳,这是意外。要说坑神,那妖皇才是最大的坑神哈。”申东豹不敢去看夜羽的眼神,而是四处瞄个不停。

    “是么?你不是说过玄阳体是你的手下么?”夜羽对着申东豹揶揄道。

    “至于这个么。其实,其实···”

    申东豹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应付的答案,吱吱唔唔了半天。

    “哈哈,好了。不取笑你了。我说。”

    “坑神,我们还是分道扬镳吧。如今外面传的沸沸扬扬。潇洒居跟鬼王宗的人肯定会来找我麻烦的。我知道你想说你是预言帝,不怕那些虾兵蟹将。”

    夜羽话语一顿,而后深深的看了眼申东豹继续,道:“俗话说的好,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这种子你就拿走吧。我们从今往后各走各的,我不想在跟你这个坑神一起了。免得到时候被你坑了还不知道。”

    夜羽的一席话顿时让场面安静了很多,魔戈早已被夜羽收进了玄皇戒中。在场的只有夜羽跟申东豹还有夜羽肩上的小白了。

    申东豹静静的听着梦魇,应该说是玄阳体夜羽。申东豹听完夜羽的话后,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但他也知道夜羽所说都是事实。

    若是跟着夜羽一起走下去的话,肯定会被殃及池鱼,最后会变成众矢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