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一缕光
    轮回殿内发生了一幕很诡异与好笑的事,一把黑色的魂幡正在不断追逐一个全身雪白的小东西,在黑色的魂幡上面还有个模糊的人影,那个模糊的人影时常发出一声声咆哮。

    “我斩你个肺。”

    ‘叮’

    “嗷呜,气死你家陈大爷了!”陈世美注定了他的悲催日子,原本以为可以重见天日,当他看见夜羽静心炼丹时,他觉得他的好日子来了,可是他做梦都想不到,会被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东西蹂躏的体无完肤。

    “咿呀!”

    “嗷呜!”

    时间就这样在陈世美不断的一声怪叫中流逝,小白更是乐此不疲,时不时偷袭下陈世美,继而引发新一轮追逐。

    夜羽所在的地方,光芒越来越炽盛,直到最后发出一声巨响,还有一道开心的笑声传来,陈世美知道夜羽炼丹结束了。

    当夜羽散开阵法,睁开眸子时,正好看到这一幕让他哭笑不得的场景。

    陈世美发出一声声怪叫,飞到他的面前哭丧着一张苦瓜脸道:“主子啊,您终于醒了,赶紧将小的收进玄皇戒中吧,这个小豆丁太恐怖了,呜呜,可怜我一世英名一遭散啊。”

    陈世美说完还不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小白的恐怖。

    夜羽看了下站在远处那一脸无辜的小白后,大致也能猜出事情的经过,没有废话,直接将魂幡连同陈世美一同收进了玄皇戒内,而后对着小白招了下手,道:“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在夜羽的手上有几颗散发着无比诱人的丹药,那是夜羽用了七七四十九天凝练而成,在夜羽看来,此丹可以媲美三阶丹药。

    对于魔灵陈世美,夜羽只能表示同情,谁叫他去惹小白的,小白有天下极速,就算陈世美有魂幡在手,也追不上,只能被小白当成玩具戏耍而已。

    小家伙这次玩的可以说是不亦乐乎,乖乖的跃到夜羽的肩上,随着夜羽往外走去。

    当夜羽迈步走到石门、门口时,后方石质茶几上的棋盘还有上面的黑白两子都轻颤了几下。

    “咯嚓咯嚓”

    后方,传来破碎的声响,那座石质的茶几在龟裂,脱下一地的碎石块,只有那副不知何物制成的棋盘缓缓的漂浮在空中,并没有掉落在地上。

    在棋盘的下方露出一副刻图,夜羽定睛一看,类似于一种九宫格,在下面有一行古字,夜羽看不懂其意思,用灵识探了进去,一段他可以明懂的文字浮现而出。

    小白被夜羽的一惊一乍给吓得不安起来,它原本就天性胆小,加上夜羽突如其来的大喝,全身的白毛都竖了起来,可是,任凭一人一兽如何呵斥,根本没有任何生命波动传来。

    “难道是我想多了?”夜羽自语,像是在问小白,更像是在说给他自己听一样。

    夜羽没有贸然行动,低头沉思了起来。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只有两个漩涡出现在前方,可是,出口肯定只有一条,一步错就将万劫不复,夜羽始终觉得有股强烈的危机若隐若现,就像随时会发生一样。

    他刚才也只是怀疑此地有莫名的凶险存在,才会故意向着四周大喝。

    “咿呀。”

    小白给了他一个大白眼,都没有任何危险,居然大呼小叫的,还说它是胆小鼠,在小白看来,夜羽才是胆小鬼。

    直接无视掉小白的鄙视,夜羽老脸可以堪比城墙,怎么会脸红,再者,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一点总是不会有错的。

    那些棋子居然不由自主的被他灵海的太极图给吸收了,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夜羽沉默了一会,最终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直接走了进去。

    轮回殿密道里出现一座水牢,在水牢的尽头出现了两道微小的五彩漩涡,没有其他的路可走。

    也就是说他必须在这两个漩涡当中选出一个行走的方向才行,也许他选择的方向是通向死亡也说不定。

    可是他没的选择,他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去赌,去拼,去闯,这样他才能从这处没有任何天地灵气的鬼地方跑出去。

    右边的那道白色光芒,虽然没有强烈的魔气波动,但是夜羽却不敢贸然出手,他生怕走错一步就会彻底的死亡。

    这真的是一处绝地!

    分出一丝灵识进入到那道白色漩涡内,犹如泥牛入海,石沉大海般毫无反应,根本无法得知里面是凶还是险,右边这条虽然平静无任何波动,可是反常必有妖。

    “我怎么有种感觉,无论选择哪个方向,都有强烈的危机感?”夜羽双眸飞快转动,盯着两个漩涡看个不停,最后对着小白问道。

    “咿呀。”小白直接表示不知道,那表情就像在说“你问我,我问谁去啊?”小白咿呀之后,还不忘鄙视下夜羽。

    “我戳。”夜羽老脸难得发红,今天居然接二连三被小白给鄙视了,好在没有人知道,否则的话,他夜某人的一世英名就要溃散了,夜羽心里不禁自夸的想着。

    夜羽将小白收进黑暗牢笼后,就直接踏入了左边的漩涡,因为他感觉到天魂距离他越来越近,他相信这种本能的直觉。

    黑暗,一点光亮都没有的纯粹的黑暗。

    寂静,一点声音都没有的纯粹的寂静。

    就好像是地狱。不,这里比地狱还让人难受。就算是在地狱里,也还会有凄厉的嚎叫,还会有阴森的鬼火,还会有令人毛骨悚然的阴风。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心脏跳动的声音现在听来就像是打雷一样,夜羽甚至还听到了自己血管里血液在流动时,和血管壁摩擦的声音。

    夜羽原以为不可知的黑暗才是最可怕的东西,原来静也同样是这般可怕。

    不过好像可怕的还远不止这些,夜羽发现这里有禁制存在,他无法御剑飞行了。

    “这天魂到底躲在哪里啊。”夜羽感觉事情恐怕没有他所想的那么顺利,毕竟时代太过久远,他也无法保证天魂是否还是那个孙悟空的记忆。

    突然间,一丝微弱的光线从前面遥远的地方闪了过来。

    闪?

    不错,就是闪。

    仔细看那丝亮光,就好像是一条游鱼一般,在黑暗中左右穿行,只有当它的头部正对着夜羽的时候,才会让夜羽知道它是在发光的。

    夜羽迈步朝着光亮追去,地面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柔软且富有弹性,踩上去感觉非常舒服,而且那弹性还可以帮你更加轻松的带动步伐。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左右,夜羽终于来到了那丝“游光”的近前,游光这个词还是夜羽喃喃自语的成果。

    因为夜羽已经通过神识探明了,那绝对不是什么物质的东西,那就是一道光束,一道游动中的光束。

    游光在夜羽身边停了下来,用可以发光的一头正对着他,一副很好奇、顽皮的样子,上下打量着他这个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