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二章 失忆
    天山的原名叫白雾山,只因其山顶终年笼罩着层层的茫茫白雾因此得名,只不过唯有山顶才能看到茫茫白雾,至此当地很多人不得而知,只能远远望到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山,因此白雾山又被称之为天山!

    在天山的山巅之上,在一处悬崖边,一麻衣青年正坐在那无比危险的涯边之上,青年略微迷茫的望着远处那如同仙境一般的白雾低头沉思着。

    他不记得自己姓甚名谁,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而来,更不知道他有着什么样的过去,根据将他救过来的老伯所说,他好像是失去记忆了。

    这种失忆可能是暂时的,也有可能是一辈子。

    青年来到这里已经有三天了,他也从那个天真少女诸葛青的嘴中得知他们现在生活的陆地叫做玄武大陆,在这片大陆有好些个国家,而他们隶属于叫玄武大陆中的庞然大物之一的星月帝国,都城坐落在一个名为天池的地方,乃是所有人心中最为向往的圣地,就连诸葛青在提到天池的时候,都露出无比憧憬的目光。

    “天池?好像蛮远的,如果有机会要带青儿去一趟,好让她不那么遗憾。”青年想起诸葛青的表情时,不自禁的笑了出来,他看着那不知有多少层的白雾微微自语着。

    他来到这里是有三天,可他却是第二天才苏醒,从他有记忆开始,诸葛青的爷爷诸葛神农给他配了多种药草可还是无法恢复其记忆,加上诸葛青对他说过,也许是他家里发生了某种变故才导致自己失忆了,如果真像诸葛青所说那么他家里现在还有其他人存活吗?对此他有些困惑与迷惘。

    不知道为何,他在看到诸葛青那种天真无邪的样子时,总感觉似曾相识,好像曾经看到过类似的女孩一般,亦或者说在他的心中曾经也有过一个跟诸葛青年纪相仿的妹妹一般,这种感觉来的非常的突兀,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排斥,除此之外他再也想不起曾经发生过的点滴。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青年喜欢呆在山顶,两日来往往一呆就是一整日,在他的心底始终存在着一种感觉,好像只有在悬崖边他才能够恢复记忆似地。

    “哎。”

    青年深深的叹了口气,也许诸葛青说的对,既然上天给了他重新生存的权利,那么他又何必执着于过去呢?也许他的过去是个采花大盗?或许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既然已经无法想起过去,那么就应该坦然面对将来还有现在。

    当把一切问题都想好之后,青年面对悬崖下方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心情才稍微缓解了一些,一种畅快的感觉油然而生,好爽啊!这个世界本就无情,自己有何必太过迂腐不化?

    “咦?刚刚自己怎么会说这个世界无情?真是奇怪?”青年摸了摸后脑勺不明所以自己适才的举动。

    “虽然对过去没有任何印象,可是我却有种感觉,以前的自己好像蛮失败的,无论是做什么事好像都挺失败的,那身破烂不堪却充满血迹的血衣就足以说明了一切,既然那些血不是我所流,那应该就是被我杀的人,或者是我亲眼目睹了惨剧的发生,所以才导致失忆了吧?”

    青年看了眼逐渐暗下来的天幕,他还是没有打算回到那个让他感觉有些温馨的石屋中去,他很想,他真的很想能够就这样抛却一切红尘烦恼,就这样无忧无虑的过一生,这是他如今潜意识中无比渴望的想法。

    青年一边想着,一边用手摩擦着手中朴素的戒指,这戒指在他看来无比的平凡,可诸葛神农却说这戒指却是他身上唯一的东西,或许跟他的身份有关,也许日后恢复记忆还得靠这戒指才行。

    就在青年摩擦戒指时,他殊不知戒指的内部却是自成一个空间,此刻在那空间中一个散发着金光白白胖胖的小人正在上蹿下跳着,嘴里还在破口大骂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小叶子一下子变成了超级大白痴了?如今小叶子的灵力没有在玄皇戒上,我也无法出去啊,更无法告知他的身份还有使命啊,什么无忧无虑过一生,什么过去挺失败,统统都是借口,虽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可你这样逃避自欺欺人绝对是错误的,真是气死本大人了,气死我了……”

    戒灵落天无比愤恨,可他却是有力无处使,他更感觉自己像个白痴傻瓜一样,明明知道如今的夜羽不可能发现玄皇戒的不平凡,更不可能发现他的存在,可他还是忍不住在玄皇戒内部中上蹿下跳着,甚至将夜羽之前辛辛苦苦收集的灵药都摧毁了不少。

    落天虽然不是很清楚发生过什么事,可他还是记得夜羽将那颗有后遗症的化魔丹给取走了,也就是说在他沉睡的这段时间内,夜羽遇到了无法想象的麻烦,甚至是十死无生的那种,所以夜羽才会选择服用明知有后遗症的化魔丹。

    如今这后遗症果然出现了,居然会是该死且无比狗血的失忆症。

    “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得想想办法让小叶子恢复记忆才行,否则他如果失忆个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话,那他这些年经历的痛楚不就白搭了,而且他可是我能否在有生之年见到老主人的唯一关键啊。”

    落天大大咧咧一番之后,就一头扎进了墙壁上的画轴当中,至此玄皇戒中才安静了下来,只不过玄皇戒内部如今却无比的寒掺,仿佛被强盗给打家劫舍过一般。

    然而这一切对于失去记忆的青年来说根本是不可能知晓的。

    他看着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诸葛青时,目中露出了一抹连他自己也曾察觉到的柔情,这种柔情的目光就像是兄长看待自己的妹妹那般,充满了宠溺。

    下山的路上,青年一直安静的聆听着诸葛青的唠叨,此刻的诸葛青仿佛一个小大人似的,根本不像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她用她自认为老练的说话口吻对着这个她一见如故的怪人哥哥说着。

    诸葛青最喜欢的就是将她的所见所闻都说给这个愿意倾听她唠叨话语的男子,尤其是她看到他那嘴角的弧度时,居然会忍不住小脸发红起来。

    两人是一路有说有笑,直到两人看到诸葛神农正点着烛火在石桌前忙碌的身影之后,两人才加快了脚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