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4章 赌命(1/2)
    袁谭召集诸将,下达了强攻孙坚大营的命令,并悬以重赏。

    诸将迅速回营,组织人马准备进攻。围而不攻数日,将士们早就等急了。前后不到半个时辰,各部就陆续出营列阵,逼向孙坚的大营。

    战鼓声一阵接着一阵,像闷雷般回响。

    孙坚站在大营中的指挥台上,看着缓缓逼近的袁军,微微眯起了眼睛,眼神不屑。他没有出营接战,依托大营防守。有了粮食,半饥半饱了几天的将士终于得以饱餐一顿,而且还看到了肉,士气大振。面对气势汹汹的袁军,他们毫不示弱,握紧手中的武器,站在营栅后打量着越来越近的敌人。

    祖茂带着义从营站在指挥台下,韩当带着义从骑站在另一侧。骑士们没有上马,而是站在马旁,节省战马的体力。孙策带来了四百匹驮马,孙坚从中挑了一部分补充到义从骑中,更换掉受伤体弱的马匹。

    大营外,袁军进入射程之内,弓弩手列阵,进行覆盖式射击,排护步卒进攻。数千张弓弩齐射,一蓬蓬箭雨跃上天空,又飞转直下,有的越过营栅,射到大营里,有的穿过营栅,射在盾牌上,但更多的却是射在营栅上。

    大营里的士卒一声不吭,刀盾手在前,举着盾牌掩护自己和身后的同伴,弓弩手在后,半蹲在地上,弩已经上好了弦,托在手中,随时准备射击,弓手则搭好了箭,弓弦半弛,等着射击的命令。

    见营中没有反应,袁军步卒开始进攻。他们举着盾牌向营门进发,互相掩护,走得非常小心。几个士卒举着长长的木杆,木杆上绑着刀,准备砍断吊桥的绳索。当他们进入三十步左右,营里的弩手开始射击,一枝枝弩箭从营栅中穿过,射得盾牌咚咚作响。

    袁军的队型更加密集,盾牌重重叠叠。他们知道孙坚走得匆忙,能破盾的强弩有限,只要盾阵足够严密,就能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他们在营堑前停住脚步,列下盾阵,掩护弓弩手进行压制射击,有人则试图越过营堑,渡水到营门前,放下吊桥,接应更多的同伴进攻。

    营门里的弩手加紧了射击。泅水的士卒无法得到周密的保护,一个接一个中箭,血水涌了出来,染红了浑浊的水,但还是有人渡过了营堑,开始攻击营门,双方隔着营栅用刀砍,用矛刺,用箭射,互不相让。

    眼看营门前的袁军士卒越来越多,营门有被攻破的危险,孙坚摆了摆手。祖茂领命,带着一队义从向营门奔去。战鼓声响起,正在营门前阻击的士卒听到战鼓声,立刻让在一边,同时拉开了营门。袁军士卒大喜,蜂拥而入,与祖茂等人迎面相撞。

    祖茂率领的义从营是孙坚多年积累的精锐,装备最好,训练也比较精,战斗力足以和孙策的亲卫营相提并论,这些普通的袁军士卒根本不是对手,一交手就吃了大亏,接二连三的被赶倒在地。祖茂一手持盾,一手挥刀,连杀数人,又突出营门,将已经过了营堑的袁军士卒全部斩杀,这才返回大营,喝令关上营门。

    依靠义从营的战斗力,孙坚挫败了袁军数次进攻,牢牢地守住了大营。但朱治、黄盖等人没有如此强悍的义从营,在朱灵、程昱和曹昂的优势兵力前频频遇险,不得不向孙坚求助。孙坚随即派韩当增援,有了战马,他们可以迅速来往于各营之间。

    恶战半日,袁军未能得手,但士气却依旧高涨。天色将晚,袁军开始在阵前点起火把,准备夜战。

    袁谭坐在指挥台上,看着即将落山的夕阳,忽然幽幽地说道:“佐治,你说孙策现在在干什么?”

    辛毗头也不抬。“不管他在干什么?我们都要做好他夜袭的准备,尤其是辎重营。只要他敢来,就让他有来无回。他死了,东南可定。”

    “我知道,我已经通知诸将,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