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2章 两个姓徐的(1/2)
    天色微明,徐盛悄悄起身,向守夜的求盗说明情况,请求盗开门。他头戴青巾,身着布衣,脚下踩着一双草鞋,看起来和趁着农闲出来做工的普通百姓没什么区别。这样的人经常会天不亮就起身赶路,求盗见得多了,也没多想便点头答应了。徐盛致了谢,取下门栓,将大门拉开一条缝,刚准备从门缝里挤出去,身后传来一声招呼。

    “壮士,请留步。”

    徐盛一转身,见文丑站在正对大门的二楼上,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捂着嘴,打着哈欠。徐盛心中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转身向文丑施了一礼。

    “不知将军有何吩咐?”

    “我看你膂力不弱,走路姿势也与常人不同,是习过武的么?”

    徐盛恍然大悟。亭舍的大门厚重,门栓也远普通人家的重,普通人要用双手才能卸下,他常年用铁矛,膂力过人,刚才单手卸下门栓,不经意间暴露了实力,吸引了文丑的注意。

    魔鬼藏在细节之中,孙将军所言不虚。

    “将军真是明察秋毫。小人常年在外行走,学了几招防身。”

    看着毕恭毕敬的徐盛,文丑心中舒坦。他下了楼,来到徐盛面前,捏捏徐盛的肩膀。“哪里人氏?”

    “琅琊人。”

    “姓甚名谁,可有字?”

    “姓徐,名仲,无字。”徐盛一边说着,一边将准备好的路传递了过去。这是他以前讨生活时买的路传,一直留在身边,没想到这次用上了。没有路传,他是无法入住的。

    文丑简单地看了一眼,递了回去。“看你身手不错,做工能赚几个钱,不如跟我吧,保你衣食无忧,打了胜仗还能拿点钱回去。”

    徐盛瞅瞅文丑,摇摇头。“将军只是客军,迟早要离开徐州的,我不想离开家乡。”

    文丑有些惋惜,正想着再劝两句,徐盛又说道:“我听说将军是幽州牧刘君伯安的部下?”

    “是啊。”

    “那我就更不想去了。刘伯安也是宗室,出身高贵,又是读书人,他看不起武夫,做他的部下不会有什么前途的,还不如做工,虽然苦一点,至少能保命。”徐盛说完,拱拱手,告辞而去。

    文丑愣住了,莫名的一阵伤感,也没心情留徐盛了。刘虞的确看不起武夫,他和公孙瓒闹得那么僵,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他虽然不是刘虞的部下,而是袁绍的部下,但袁绍也好不到哪儿去,武人只是他手里的刀,绝不会是他的心腹。他的心腹是汝颍名士,是河北豪强。

    徐盛出了亭舍,向南走了五里多路,与潜藏在此的同伴会合,翻身上马,向前急驰而去。走了不远,两名乌桓斥候发现了他们,策马赶来,一个上前拦截,别一个远远的停住,持弓戒备,徐盛和同伴使了一个眼色,徐盛踢马上前,用身体挡住那持弓乌桓人的视线,同伴取弓搭箭,一箭将远处的乌桓人射倒在地。徐盛猛踢马腹,同时取下挂在马鞍上的铁矛。战马一纵三丈,来到那乌桓人的面前,徐盛手起矛落,将目瞪口呆的乌桓人刺倒在地,随即策马向中箭倒地的乌桓人追去,又是一矛,刺在乌桓人的后心,结果了他的性命。在他身后,那箭士翻身下马,拔出战刀,一刀割断了重伤乌桓人的脖子。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联手,杀死两名对手,带上乌桓人的战马,加速离去。

    中午时分,徐盛赶上了孙策,向孙策详细汇报了情况。对徐盛的机警和灵活,孙策非常满意,很是夸了几句。徐盛和徐晃的性格不同,一个外向,一个内向,但都是心思缜密,需要的时候又能当机立断、勇往直前的大将。

    孙策一边赶路,一边叫来马超等人商量。前面不远就是戚县,过了戚县,在沛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