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8章 虎口夺食(玄清竹打赏加更)(1/2)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粮食。无粮,纵有百万兵也无济于事。有粮,则征东将军势能复振,绝非袁谭、曹昂能敌。”郭嘉摇着羽扇,侃侃而谈。“然而粮食本身也不是问题,睢阳有粮,砀山有粮,沛县、彭城也有粮,如何把粮食送到征东将军手中,这才是最大的问题。且不说袁谭、曹昂不会让我们如愿,就算他们不拦着,准备、转运,我们也需要七八天时间,路上再耽搁一下,也许就是十天以上。”

    “那怎么办,难道见死不救?”孙权大声说道,脸上挂着泪痕。

    郭嘉看着孙权,一字一句的说道:“救当然要救,这个问题不需要讨论,现在讨论的就是怎么救。你有什么办法,能在十天之内把粮食安全送到方与?”

    孙权哑口无言。

    “既然不能送粮,也许可以考虑就地取食。”庞统说道:“兖州是大州,山阳、济阴、任城都是人口密集之地,户口过万的大县比比皆是,只要能攻取一个县城,县里的存粮就足以支持数月之食。”

    “噫,这个办法好。”韩当一拍大腿,又惊又喜。“我们不应该向东,我们应该向北啊。”他看看众人,又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昌邑的粮食更多,只是当时走得匆忙,没来得及带上。”

    郭嘉点点头。“士元这个建议的确不错,但我们要考虑到一个问题,攻城不是容易的事,就算是普通的县城,如果对方有了准备,不能速取,只能强攻,准备攻城器械就要十天半个月,而我们根本没有这个时间。以辛毗的能力,既然布了这么大一个局,没有道理不在任城加强防备。围三缺一,他的这个一只会是方与南的沼泽地,不会是任城。”

    庞统微微颌首,随即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任城世家、豪强甚多,就算不取县城,攻一两个庄园,取得三五千石粮食也是很容易的事。”

    “的确如此。不过有两个问题需要考虑:其一,兖州是黄巾之乱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前年青州黄巾入兖州,任城就是战场,任城相郑遂战死,任城世家豪强遭受此难,不会不加强防守。其二,就算侥幸得手,三五千石也不过是数日之食,数日之后只能再取。接连攻战,时刻面临断粮危机,能支撑多久?”

    韩当忍不住问道:“这又不行,那又不行,那祭酒有什么妙计?”

    郭嘉笑了一声:“虎口夺食。”

    众将面面相觑,不知道郭嘉究竟在说什么。孙策沉默片刻,缓缓说道:“夺袁谭、曹昂之粮而食?”

    郭嘉点点头。“非如此,不能救征东将军。”

    众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冷气。就连韩当脸上都没有了血色,不敢再说一句话。不带辎重,指望着夺取对方的粮食而食,以战养战,这可是豪赌。拼着孙策的性命去救孙坚,要么父子两全,要么父子双亡,这样的决策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接受的范围了。但想来想去,这本来就是辛毗设的一个局,目的就是要诱孙策入伏,这个结果才是最正常的结果。

    孙权看着孙策,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大帐里的气氛一时间无比压抑,连呼吸都有意无意地压住。

    孙策捻着手指,沉吟片刻。“既然如此,那就依祭酒之谋,虎口夺食,与袁谭、曹昂一决生死。”

    “将军……”韩当如释重负,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大兄……”孙权也松了一口气,话音未落,泪水夺眶而出。

    孙策看了一眼郭嘉,郭嘉似笑非笑。孙策说道:“兵凶战危,战场本就是死地,哪有什么十全必胜之计。此战凶险,我不敢强求诸位与我共进退,为行动方便,我也不能带太多的人,只能挑选最勇猛最无畏的战士,以一当十,才有机会向死而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