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3章 该杀谁(1/2)
    黄承彦一脸的无所谓。他从来不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相反,看到杨家家主杨介如此狼狈,他还有点幸灾乐祸。前几天他来洄湖,想与杨家合纵的时候,杨介可没给他留面子,好一顿奚落。

    孙策说得没错,如果没有自保的能力,所谓的面子就是一个笑话。

    杨虑、杨仪赶了上去,一个抓住杨介的一条胳膊,想将他从两个亲卫的手里夺过来。但他们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也掰不开那两只铁钳般的手。

    “放开他!”孙策挥了挥手。

    “喏。”林风应了一声,使了个眼色,两个亲卫松开了杨介。杨介一下子坐在地上,连杨虑、杨仪兄弟都带得摔倒,父子三人滚作一团。

    一群杨家部曲从远处赶来,想上前救护,却被林风等人拦住。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刚刚举起手中的长矛,林风就迎了上去,当头一刀,连人带矛劈为两段,人头落地,鲜血喷溅,一下子吓住了剩下的部曲。虽说他们也习练武艺,平时也和一些不长眼的盗匪交过手,可什么时候看过如此凶悍残忍的对手。虽然他们人数占优势,面对林风率领的十名亲卫,却没有一人敢上前接战。

    孙策背着手,踩着跳板下了船,来到杨介父子的面前站定,缓缓环顾四周。

    “杨家家业不小,在这襄阳,除去蔡家、习家,应该轮到你杨家了吧?洄湖南北都是你家的产业,这洄湖就是你家的内湖啊,不错,不错。”孙策收回目光,笑眯眯地看着杨介。“如果我现在杀了你们父子,抢了你们杨家,把你家的男女老少全带回营里做奴婢,你会怎么办?是去襄阳向荆州刺史刘表告状,还是去长安向天子诉苦?”

    杨介瞪着孙策,脸上的怒气渐渐变成恐惧,因气愤而涨红的脸也渐渐苍白。

    孙策如果这么做,他到哪里去求公道?荆州刺史刘表在城里,还能活几天,谁也不清楚。天子在长安,被董卓劫持,也做不了主。更何况他在襄阳还小有实力,到了长安算个屁啊,别说天子,连皇宫都进不去。

    孙策蹲了下来,双手抱在胸前。“长安太远,所以天子的死活,你可以不管。刘表初来乍到,你也可以不把他当回事。现在你遇到了麻烦,该向谁求救呢?”

    杨介的脸更白,白得一丝血色也没有。正如孙策所说,他根本无处求援,只能任孙策宰割。忽然之间,他意识到自己之前对朝廷、对刘表的态度大有问题。看起来,天子也好,刘表也罢,都与他无关。可是没有了天子,没有了刘表,他的安全同样没有了保障。

    不仅杨介心情复杂,黄承彦也很震惊。孙策的手段很暴戾,但是他的问题却非常犀利。各地豪强一直与朝廷争利,与州郡抗衡,但他们却忘了,一旦天下大乱,州郡没有能力维持一方平安,谁又能独善其身?

    他看向孙策的背影,心头升起一丝敬畏。孙策很年轻,但是他的见识却超过了很多人。他也许读的书少,不会引经据典,但是他看问题总能一针见血,一两句话就将对手逼到墙角。就像高明的武者,没什么花哨的招法,但是一出手就直指要害,胜负立判。

    这样的人如果拥有强大的武力,天生就是领袖,可遇不可求。

    孙策转头看向杨虑。看着这位被尊为“德行杨君”的少年,他由衷的觉得悲哀。十七岁的少年,就算品德高尚,充其量也就是个三好少年,怎么可能十七岁就州郡礼聘,三公辟召,无非是襄阳豪强之间互相标榜,然后又出了个习凿齿,把这些言过其实的传言记下来,写成了书而已。

    典型的文人作派,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大门一关,老子天下第一。至于真相如何,他们根本不关心。

    不愿面对现实,或者说不敢面对现实,这是文人的通病,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