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父母的往事
    冰烟神色有些黯然,“是啊,但是,更让我们没想到、追悔莫及的是,给了柔儿师妹自由后,她却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爱情,反而是无尽的痛苦,她到了魔火族后,两人事情败露,引来了魔火族震怒,从此只能和火融两人满世界逃跑,唉,等几年后,我们收到了柔儿师妹的求救信令,才大吃一惊的同时,知道了她这几年的境遇。”

    冰烟蹙紧秀眉,脸上出现了一丝冰冷,冷冷道:“那魔火族,也太过分了点!”

    百列淡淡道:“魔火族统治东方,手段以残酷、狂暴著称,大义灭亲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冰烟深吸了一口气,“不错,在他们眼里,家族的血脉容不得一点杂质,那火融与外人私通,更别说是我们…塔,犯下了重罪,即便他原先是少族长之一,也无法免于惩罚,但他毕竟有不低的地位,柔儿师妹去找他,顶多两人被剥夺身份,软禁在家族罢了,可火融没想到的是,柔儿师妹当时已有身孕,而等到那个孩子生出来的时候,本来还算收敛的魔火族暴怒,直接要动用族规将那个孽种处死,这才让两人和魔火族彻底决裂,逃出家族,开始亡命天涯。”

    百列面沉如水。

    “他们逃亡了整整五年,火融被抓了回去,这也是他刻意的,他在族内能发挥的话语权更大,尽可能的拖延追兵,想让柔儿师妹逃走,本来以她的修为是很可能的,即使带了一个孩子,但奇怪的是,柔儿师妹似乎总处于一种消耗巨大的虚弱状态,让她屡屡被追上,到后来实在撑不住,通过密信向塔内求救,让我们大吃一惊。”

    百列突然道:“而你们因为她不再是塔内之人所以没救?”

    冰烟苦笑道:“怎么可能,她毕竟是柔儿师妹啊!我最快的下了命令,和长老出动了众多强者,但问题是柔儿师妹传出密信的时间太迟了,她一定是坚持撑不住了才抹下了面子求救,她在信里说,自己羞愧欲绝,无颜再回塔,但是恳请接纳她的孩子,从此以后,她甘愿作为塔内仆人,用十年还清她的罪孽。”

    “我们哪里会想这么多,只知道柔儿师妹有难,母子二人危在旦夕,赶紧派出了强者接应,可还是晚了一步,在柔儿师妹逃入帝国,快到冰塔前时,被魔火族的追兵追上了,那些在她看来应该是不堪一击的敌人却将她抓捕,带了回去,等我们冰塔强者到时,已经赶不上了。”

    冰烟长叹了一声,美眸出现了一丝晶莹,“柔儿师妹就此被关了回去,音讯全无,不过应该她和那火融还活着,只是被终生囚禁在那族中,不得自由。”

    百列默然很久,淡淡道:“老夫隐世多年,已经不想介入这些纷争了。”

    冰烟微微一笑,温声道:“不是让您介入啊!柔儿师妹现在和爱人在一起,命牌也没破碎,证明活的好好的,那魔火族忌惮我们应该也是一个原因,而塔也无法去抢人,就不管他们好了,唯一遗憾的是,没有那个孩子的消息了,我们都猜测可能遭遇了不幸,但是今天…我改主意了。”

    百列眼眸一缩,突然明白了什么,惊异道:“你是说?”

    冰烟眼含深意的往门外,那两个站在一朵大花下的孩子看了一下,微笑道:“那个叫云轩的孩子,是双属性体吧,还是冰火相逆属性?”

    这风马牛不相及的问话却让百列身躯剧烈的一颤,眼神瞬变。

    冰烟含笑的看着那两个孩子,温和道:“怪不得柔儿师妹在逃跑中屡屡受伤、十分虚弱,被那些蝼蚁般的追兵赶上,原来如此啊。”

    百列眼中光芒闪烁,面庞复杂,许久长叹一声,“老夫就说,能修为强大到帮孩子洗刷身体的冰灵气强者世间罕有,妙龄女子更是屈指可数,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原来就是那叛逆的小丫头啊。”他的声音有些沉默,微微颤抖。

    冰烟知道他性子刚强,不想在自己面前露出悲伤的神情,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道:“那师傅如今作何打算,小云轩的身份复杂,您若是不想介入纷争,最好还是让塔内将他安排一个新身份,秘密送走,我定期去看他,反正他也失忆了…”

    “送什么走?”百列眼睛一瞪,把她接下来的话瞪回去了,沉声道:“他是老夫的弟子,我连他都保护不了,岂不是太废物了!”

    冰烟有点尴尬,微急道:“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您不是在隐世闭关、磨平魔念吗,这个时间若是被人打扰,那恐有不测啊。”

    百列淡淡道:“什么不测,顶多是一点意料外的变化,或许是好的也说不定呢,放心,老夫可不想死,至少在培养出一位灵皇坐镇塔内前,不会死。”

    冰烟眼圈微红,嗔道:“您别这样,您的修为举世罕见,即便再活几百年也不成问题,别丢下烟儿。”

    百列不置可否,“活几百年,作为走火入魔的魔头吗?”他看着冰烟一瞬悲痛的目光,眼眸温和了一些,苍老道:“你这痴儿,都这么多年了,有什么放不下的。”

    冰烟的眼泪簌簌而下,“师傅,烟儿出生在塔中,父母双亡,年少幸而被您选中为徒,您就是我的父亲啊,您怎么能抛弃我和大家而去,即使是化魔,也好过、好过…”

    “冰烟!”百列的眼瞳骤然凌厉,厉喝道。

    冰烟娇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低下头,颤声道:“对不起,是烟儿僭越了,只是您不光是我的长辈,也是整个冰塔的信仰,为了您不死,有无数人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百列叹息一声,脸上的凌厉慢慢消散,他像是苍老了很多岁,微微痛苦道:“老夫也不想啊,老夫守护了冰塔那么多年,它就像我的孩子一样,谁愿意离开孩子呢?可惜,很多事情不是个人能控制的,即便是我。”他有些意兴阑珊的道:“你们可以回去了,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那小家伙,只是老夫的灵植徒弟,其他什么也不是。”

    “是。”

    屋外,气氛和沉重的室内完全不同,轻松、舒缓、恬静。

    云轩和沫儿出来后,由于不知道怎么跟别的孩子玩,云轩苦思冥想了一会,就想到了自己最擅长的事。

    灵植!

    他兴致勃勃的带着沫儿去看一株株奇异花草,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氛围,让云轩迅速放松了下来,有些怯怯的沫儿也在五彩缤纷的花园中放下了害怕,奇异的幽香让她小脸上出现了一丝迷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