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2章 唯快不破(1/2)
    陶商本来以为孙策会贪心不足,漫天要价,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没等陶商搞清楚孙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孙策把刚收到的消息说了一遍。得知刘和势力膨胀得如此迅速,陶商倒吸一口凉气,下巴差点掉在地上。他不怀疑孙策的诚意了。换作他,看到这样的兵力对比也会这么干。如果是为了自己的地盘,也许还会咬牙拼一拼,为了别人的地盘,完全没必要啊。

    可问题是这地盘就是他们陶家的,孙策可以躲在朐县不动,他却不能。

    陶商苦苦哀求,涕泪俱下。这对他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来之前刚被老子抽了一个大耳光,肿还没消尽呢。这要是不能求得孙策帮忙,回去肯定又得挨耳光。一想到这悲摧的生活,陶商悲从中来,放声大哭,哭得那叫一个见者落泪,闻者伤心,哭得孙策都不好意思了。

    大男人哭成这样,刘备的原型有你一半吧?

    虽然明知汉人感情充沛直率,不像后世那样遮遮掩掩,欲哭还忍,孙策还是不习惯看到陶商哭成这样。他把陶商拉了起来,好言安慰,托着腮,对着地图看了半天。

    “办法倒是有,能不能击退刘和,现在也不太好说,我们以守代攻,尽力拦住他,为令尊争取时间。现在是正月下旬,再拖两个月,天气转暖,黄河开封,我们就有机会了。不过不是我一个人能实现的,需要我们两家通力合作。”

    陶商抹抹眼泪,连声答应。“将军你说,要我们怎么做?”

    “既然令尊这么慷慨,愿意将彭城让给我,我却之不恭。你立刻修书一封,让令弟仲允移镇下邳。下邳陈家是袁绍的死忠,这次又这么积极,形如反叛,再不敲打敲打,徐州世家有恃无恐,以后就更没人把令尊放在眼里了。令尊腾不出手来,你们兄弟应该当代劳。”

    提起下邳陈家,陶商恨得咬牙切齿。陈登接受袁绍的任命去庐江,已经在打他们父子的脸,好在那时候只是与孙策做对,他们可以装聋作哑,现在更过份,居然配合刘和造反,剑锋直指陶谦。正如孙策所说,如果再姑息陈家,其他世家谁还把他们放在眼里?

    必须杀鸡儆猴,遏止这场反叛之潮,才有可能压制住徐州。

    得到陶商配合的承诺,孙策随即做出一系列的调整。麋家的坞堡防务调整完成,孙策留麋芳镇守,又传书沈友,让他安排甘宁、陈到由海路增援朐县。陶商赶往郯县。郯县是东海郡治,又是徐州治所,城池坚固,又有陶谦留下的丹阳兵,陶商应该能守得住。

    如果能守住下邳、郯县、朐县三城,拦住刘和北上的道路,陶谦的后背就安全了。

    陶商听完孙策的安排,觉得有理,但他有一点不解。“将军,你准备驻守何处?”

    孙策解释道:“兵以正合,以奇胜。有守无攻,困害孤城,形同坐以待毙。有攻无守,飘忽不定,又如无根浮萍,不能长久。三城既守,我当以骑兵游弋三县之间,伺机而击,断其粮道,截其补给,让刘和不能全力攻城,才能争取到时间。”

    陶商连连点头,欢天喜地的答应了。

    孙策随即带着亲卫步骑离开了朐县,与陶商赶到郯县。

    清晨出发,一路急行,下午酉时,他们到达沐水。孙策下令停止前进,就地休息。

    陶商急了,赶到孙策面前,还没说话,眼圈就红了。“将军,救兵如救火,此地离郯县还有三十余里,抓紧一点,天黑就能赶到,到了城里再休息也不迟,为何在这里停留?”

    孙策摇摇头,看着西方的地平线。“你确认郯县还进得去吗?”

    陶商的额头全是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他们这一路走来,举旗响应刘和的可不是一个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