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0章 陶谦很受伤(1/2)
    孙策昼夜急行,两天时间赶到厚丘。

    与后世人口密集的苏北相比,眼下的厚丘、朐县一带人口还不算多,大半人口聚集在县城附近,离县城较远的地方就是荒野沼泽,除了牧猪放羊之辈,罕有人至。

    朐县在海边,由南而来有两条官道:一条经朐县之南的海西,一条经朐县之西的厚丘。厚丘最重要,是朐县与郡治郯县之间官道。麋竺经常往来此地,在厚丘有一些朋友。他派人进城一打听,才知道根本没有人马经由此地赶往朐县。不仅如此,他们连刘和等人进入徐州的消息都不知道。

    孙策哭笑不得。我是不是有些高估刘和了?

    既然朐县安全,孙策也就不那么急了。他让麋竺赶去琅琊,将刘和等人进入徐州的消息通报陶谦,商量双方如何配合。他本人继续赶往朐县,并派人向南打探消息,防止刘和取道海西进入朐县。

    麋竺利用驿马的便利,只用了一天半时间就赶到了阳都。连续三天三夜的策马狂奔,他又困又累,刚看到阳都的城门就支撑不住了,一头从马背上栽了下来,“呯”的一声巨响,他却感觉不到一点痛苦,只想躺在地上,好好睡一觉。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睡。他强撑着爬起来,用力搓搓脸,觉得没什么效果,又咬咬牙,用力拍了拍大腿。连续骑兵急行,他的大腿内侧已经被马鞍磨破,鲜血淋漓,一碰就疼得钻心,总算让他清醒了些,但他再也不能骑马了。

    随从无奈,只得将他背了起来,策马入城。

    麋竺是徐州别驾,又是陶谦信任的人,亮出身份,看城门的士卒没人敢拦,立刻放行,还呼喝着让等待进出城的百姓让道,由着麋竺一行策马而去。百姓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地看着他。

    人群中,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看着麋竺一行进城,皱了皱眉,又把目光收了回来,眼神中多了几分忧虑。他身边有一个少年,身材高大,看起来已经与成人相仿,但面相清秀,面白无须,唇边只有淡淡的茸毛,显然尚未成年。两人默默地看了一眼,等进了城,离开了人群,少年加快了脚步。

    “兄长,琅琊大战将起,不能再犹豫了,赶紧回去禀明叔父,举家迁离吧。”

    年轻人转身看看少年,淡淡地说道:“孔明,你怎么知道?”

    “刚才那人入城顺利,守门士卒对他毕恭毕敬,却又不是我们琅琊名士,当是州府官员,陶牧的亲信。他由人背负,不能行走,自然是长途乘马所致,非两日不能至此,所以不会是从青州来的,而是徐州南部来的。既然如此,必是南部出了大事,而且是坏消息。北方有袁氏,南方再乱,陶牧败亡在即。可他又不是肯轻易认输的人,必然据琅琊而战。”

    年轻人点点头,觉得有理,也加快了脚步,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阳都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县,现在却成了陶谦的驻地。袁熙攻势凶猛,已经略取青州大半,前锋已经进入琅琊境。麋竺赶到的时候,他正在收拾文书,掾吏来来往往,神色紧张。陶谦坐在堂上,烤着火,将一份份简帛分检开来,或是命人拿去掩埋,或是直接扔进火中。

    看到麋竺被人背进来,他的手停了一下,原本就黑的脸更黑了,皱纹也更深了,尤其是眉间的皱纹,像刀刻一般清晰。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起身迎了上来,扶住麋竺。

    “子仲,出了什么事?”

    麋竺摇摇手,脸色苍白。“有喜有忧,喜忧参半。”

    陶谦眼珠转了转,笑了一声。“说来听听。”

    “喜事,孙将军已经到达徐州,他亲率步骑一千五百人,已经到达朐县。”

    陶谦眼神微缩,刹那间眼神如刀,嘴角颤了一下,随即又放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