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身世
    百列还叼着一根嫩苗,没切段,没好气道:“老夫再不来,你把客人吓走怎么办,后面呆着去。”

    云轩嗯了一声,乖巧的走到后面。

    女子听到他对百列的称呼,美眸中惊讶的光芒连连,百列向她一挥手,“先回春谷。”

    女子恭敬的点点头,“好。”

    说着,她就素手一挥,一股璀璨的蓝光闪烁,将在场的四人都包裹其中,然后一股冰雾爆发,四人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光芒一闪,两大两小的身影出现在花谷中,一出现,云轩就唉呦一声,向地面跌去,然后被百列大手一脱,站稳了。

    虽是站稳,云轩此时眼中却充满一片难以置信之色,他揉了揉眼睛,居然回来了,他跑的半天的路程,就这么一瞬间,回来了?

    百列不由分说的一挥手,“云轩,去泡灵茶招待客人,然后下去,大人说话你到一边玩去。”

    云轩乖乖的嗯了一声,去小院摘了几片茶叶,茶叶翠绿,上面有着一条云雾般的纹路,这是“云雾茶”,不仅是叶子形状,就是冲泡好后,升腾的白气都是如同雾气般翻滚,而非消散,从而得名。

    云轩端上了三杯,没有他的,然后向几人行礼后,向外退去。

    “沫儿,你也去找小哥哥玩吧,我和百爷爷谈点事。”女子微微一笑,道。

    沫儿喝了一口云茶,并非滚烫,而是清新带着一丝凉意的液体流入喉中,就像是吸了一口云雾般,让她大眼睛一亮,害怕的神色都消失了不少,闻言乖乖的下来,优雅施礼,跟着云轩退去。

    女子和百列含笑的看着这一幕,沫儿显然很心细,走的时候小心的把门关上,没有发出响声,随后脚步放轻的离开了。

    百列的目光收回,赞道:“这孩子,倒是有个不得了的好天赋,冰玉之体,似乎比你当年还纯净。”

    女子微笑道:“我当年不算出色,只不过师傅不弃,一步步将天资普通的我培养成还算强大的修者而已,沫儿比我天赋好多了,只是她性格太柔弱,我有点担心。”

    百列摇头,“柔弱不是坏事,她才多大啊,慢慢培养就是了,云轩那小家伙不也除了草木外一窍不通,简直就是情感白痴,所以才见人扑人。”

    女子俏脸一红,轻声道:“他还是孩子啊,没有男女之别的,而且…”女子斟酌了一下,犹豫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您新收的弟子吗?”

    百列点点头,又摇摇头,“是弟子,不过只是灵植的弟子,所以你们不知道,怎么有什么问题?”

    女子的秀眉蹙眉,犹豫了一下,“那您知道他的来历吗?”

    “不知道啊,从冰河里被冲出来,误吃了老夫的忘魂花,一切记忆消失,所以不用担心他的出身,应该不是别有用心之人布下的棋子。”

    女子摇了摇头,眼神有些复杂,“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可能认识这个孩子。”

    百列愣住,“啊,你真是他妈妈啊?可我不是记得…”

    女子俏脸上飞了两抹红晕,嗔道:“师傅,您年纪一大把,怎么越来越老不修了!我的丈夫早就战死了,只有沫儿一个孩子,您想什么呢?”

    百列有些尴尬,干笑一声,没敢说话。

    女子平复了一下呼吸,道:“是我应该认识他的妈妈,师傅,您还记得冰柔师妹吗?”

    听到冰柔,百列的瞳孔一缩,脸色微沉,淡淡道:“你的师妹,那个爱上了魔火族的小子,被开除出塔的小丫头,提她做什么?”

    女子叹了口气,“师傅啊,您就别刀子嘴豆腐心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您心里的悲痛啊!她当初进塔,和我同辈,她获得了柔字,我获得了烟字,我们二人一同修炼,情同姐妹,最后幸运的脱颖而出,被您选中,成为您的弟子,也就是整个…的继承人。”

    百列淡淡的点点头,“烟儿,你还算让老夫省心,至于那个叛逆的小丫头,老夫从她被塔除名的那一天就不认识她了,她不是要追求爱情吗,那就让她追求吧,和那魔火族的小子远走高飞去吧。”

    冰烟苦笑一声,“好啦,您别生气了,我们当时不是谁都没想到,她去帝国执行一项任务的时候竟然出了意外,然后爱上了那魔火族的火融,甚至到后来爱得无法自拔,连修炼都做不好了,想要出塔。”

    “那个时候,您早已闭关不出,塔内其实是由我和柔儿师妹,还有长老们掌控,她出现这种状况,谁也不敢放她出去,想让她去囚禁有罪之人的冰潭中冷静一段时间,让被外人蛊惑的心智恢复清明,而说是囚禁,其实我天天还去看她,塔内给她待遇也还是第二继承人等级,大家都希望她早日恢复。”

    “柔儿师妹生性温柔,和小沫儿有些像,她天赋其实不比我差,之所以我是第一继承人只是因为心性更果断而已,只是我们都大吃一惊的是,那么温柔、善良的柔儿师妹,竟然出逃了,她给我留了一封信,说自己羞愧,没脸见师傅后,就逃走了。”

    “以她的修为,自然是能逃走的,而长老们也从未想过真的将她做罪人看待,所以没有多加限制,而我们更是从没想过这种可能,但是,柔儿师妹出逃了,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违逆塔规。”

    说到这里,冰烟的美眸中水雾氤氲,“没有人明白为什么,只有我,我读了那封信以后才知道,原来她真的死心塌地的爱上了那个人,她也很痛苦,也割舍不下大家,但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思念,冰潭中封闭了九天九夜,煎熬中还是抛弃一切,去找她的爱人了。”

    百列冷哼一声,“去就去,偌大个塔又不是缺了她就停转了。”

    冰烟有些无奈道:“还不是因为我请示了您后,您大度的原谅她,所以塔内才名义上开除她,但却没给任何惩罚,暗中护送她离开了帝国,向东方而去,才放心回来。”

    百列吹胡子瞪眼,“原谅?老夫可从来没原谅好吧,不过不很怪她,很怪那个魔火族的小子,真是胆大包天,敢动老夫苦寻了数十年的继承人之一,不是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