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7章 公私要分清(1/2)
    孙策品味了一番,哑然失笑。

    郭嘉这几句公道话可比弹劾狠多了。弃暗投明?荀彧承认,得罪袁绍,不承认,得罪天子。孤身入长安?怎么看也不像与袁绍划清界限,倒像是别有用心。中兴名臣?也许是想做权臣呢。

    最狠的栽赃,就是让你没法解释,越解释越黑的赞扬。大奸似忠,大恶似善,在郭嘉这几句话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只可惜计策再好,对方不中计,你也没招。荀彧的尚书令是被免了,但他还在宫里,宠信依旧。是荀彧能言善辩,还是天子信任他,眼下还不好说,但这个结果显然不足以让郭嘉如此开心。郭嘉如果这么容易满足,他就不是郭嘉了。

    “现在的尚书令是谁?”

    “京兆名士赵叔茂(赵戬)。”

    孙策对此人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提到京兆名士,又姓赵,他很自然地想起了赵岐。这两人不会有什么关系吧。郭嘉随即证明了他的猜想。赵戬是赵岐的族子,很好学,言必称诗书,提供仁者爱人,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但……没什么用。

    这样一个人担任尚书令,恐怕是天子为了安抚大臣特意选的,也是向关中世家表明态度。但物极必反,天子如此倚重关西人,迟早会引起关东人的反弹,朝廷的形势只会越来越复杂。至于后面会怎么演化,谁也没法把握。

    孙策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和这些聪明人打交道实在不是什么轻松的任务。

    “奉孝问新兵能不能战,是有什么计划吗?”

    “我建议将军移驻牛渚。此乃兵家必争之地,不可须臾有失。”

    孙策点点头,吴郡、丹田正在屯田,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这一带却没什么地势可守,只有牛渚矶是必争之地。由牛渚矶渡江可驰援江北,由牛渚矶溯江而上可取豫章,这是枢纽。

    “可行。”

    孙策随即请来诸将商议。得知江北战事将起,诸将也有跃跃欲试,岂有不同意的道理。孙策做出了安排,他让部曲将林风率领一千精锐亲卫营留守吴县,配合虞翻、蔡瑁稳定吴县,必要时可征调附近诸屯的屯兵。又派贺齐赶回太末,准备由南线进兵豫章。祖郎驻黟县,为丹阳南部都尉,配合陈到稳定丹阳。其余诸将随他北上,观形势而动。

    诸将散去,各自准备拔营。

    孙策留下沈友。吴郡已经基本安定,沈友将随他出征。考虑到袁绍随时都有可能南下,孙策分身乏术,他打算让沈友做副将,一留一守。沈友欣然从命,又提请孙策,贺齐与祖郎不同,他的功业心比较重,而且贺家实力绝非祖郎这样的山贼可比,他可能会要求更多的编制,孙策应该把握大局,相机而定。

    说完了事情,沈友刚刚出帐,贺齐便来求见。孙策和郭嘉、庞统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的笑了两声,然后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贺齐进帐,向孙策拱手行礼。见郭嘉、庞统在侧,笑得诡异,贺齐不免有些惶恐。

    孙策咳嗽了一声:“公苗来见,有什么事?”

    贺齐收回心神,假咳了一声,拱手道:“承蒙将军器重,授齐方面之任,统兵取豫章,齐感激不尽,内心惶恐,故来向将军请计,请将军详言方略。”

    孙策笑眯眯地看着贺齐,暗自鄙视。这世家子弟就是虚伪啊,明明想要兵,嘴上却只字不提,还假模假式的请教方略。

    “公苗是说我识人不明,用人不当吗?”

    贺齐连忙躬身。“齐岂敢,不知将军此话从何说起。”

    “沙场征战,战机转瞬即逝,岂是谁能预先决定的?我将南线的战事托付给你,就是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你现在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