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5章 君与臣(1/2)
    荀彧坐在车中,看着窗外不时亮起的闪电,听着轰隆隆的雷声和雨点打在车顶上闷响,忽然笑了一声。

    不用费什么心思,他已经猜到即将发生什么。正月时发生日食,就有人上书说是阴掩阳、臣迫主的天象。现在二月惊雷,进一步证明了那些指责,而且证据更加充足。帝出乎震,震位在东南,据说吴郡的太湖就叫震旦,而孙策就驻兵太湖,就算是没学过谶纬的人也能联想到。

    再联想到东南有王者气的说法,这几乎就是事实了。

    孙策会是帝吗?也许吧。不过最应该担心的不是天子,而是袁绍。袁绍一直以为天命在他,现在突然出来一个上天眷顾的人,他会怎么想?也许朝廷连挑拨都不需要了,他就得和孙策拼命。

    荀彧撩起窗帘,看着车外的雨幕,嘴角挑起一丝浅笑。他抬起手,拍拍车壁。

    “慢点走,多赏一会儿雨,也许到宫门口雨就停了。”

    鲍出应了一声,缓缓拉住缰绳,两匹马缓缓的迈着步伐,向皇宫走去。说来也怪,这一路都是暴雨倾盆,电闪雷鸣,马车离宫门还有五十步的时候突然不响雷了,也不闪电了,连雨都迅速小了,等鲍出勒住马,连一滴雨都没有了,只有地面的积水在流淌。乌云散去,一轮明月悬在天空,皎洁如玉盘。

    “嘿,这可有点神了。”鲍出抬头看看天,又看看地,翻身下车,扶荀彧下车。“令君,你是不是精通易学,会算啊?”

    荀彧忍俊不禁。“我荀家是家传易学,不过我学得不精。这只是运气,不过是好运。”

    “的确是好运。”鲍出咧着笑,哈哈大笑。“跟着令君就有好运,我们可就托令君的福了。”

    荀彧甩甩袖子,快步入宫。宫门口的卫士听他们说笑,不解其意,等荀彧进了宫,就拉住鲍出闲聊。鲍出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卫士们也惊讶不已,莫名的对荀彧多了几分敬畏。

    荀彧入了宫,还没走到尚书台,钟繇就迎面赶了过来,告诉荀彧天子在等他。荀彧不敢怠慢,跟着钟繇向偏殿赶去,半路上把去司徒府的事说了一遍。

    钟繇轻笑一声:“文若,还是孙策有先见之明,身边全是年轻人,没有一个四十岁以上的。”

    荀彧转头看看钟繇,也忍不住笑了。钟繇说的当然是玩笑,但这玩笑却有些道理。孙策身边的确全是年轻人,年长一些的张昭、张纮被他留在了豫州、荆州,未尝不会有嫌他们守旧的可能。他不认识张昭,但他和张纮有过一次深谈,知道张纮虽然不像杨彪这么忠于朝廷,但他心里有朝廷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好处,也有年轻人的坏处。”荀彧说道:“在战场上他们也许能人人争功,一往无前,为政却不是勇猛就够的。孙策身边人才不足,能理政的人更少,不得不起用陈到、蔡瑁为太守,看起来扬州六郡得其五,其实并不稳固。刘繇只是初到扬州,立足未稳,只要他能沉住气,耐心地与孙策周旋,未必没有反击的机会。”

    钟繇点点头,顿了顿,又道:“那个太史慈可用,这人和孙策很相似,刘繇未必能用他。刘繇有虎气,但他毕竟与名士交往太多,难免沾染习气,过于重视出身。”

    荀彧想了想,应了一声。两人来到殿下,天子站在廊下,伸出一只手等檐上滴下来的水。听到脚步声,他侧头看了一眼,甩了甩手,旁边的侍者递过丝帕让他擦手,天子却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什么。荀彧耳朵好,听得分明。天子说的正是“雷霆雨露,大道自然”八字,不禁松了一口气。

    荀彧上前行礼,天子伸手托住,看看荀彧的肩头,有些惊讶。“令君没淋雨?”

    荀彧把刚才的事说了一下,天子笑了,拍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