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9章 劲敌(1/2)
    “注意隐蔽,保持距离!”郭武一声断喝,举起小圆盾,护住胸腹和面门,目光从盾缘向前看,盯着远处的太史慈,眼中既有愤怒又有兴奋。

    “当!”一声清响,一枝羽箭擦着盾缘飞过,如果不是郭武躲得快,几乎射中他的额头。虽然对这个刺客恨得咬牙切齿,郭武还是对他精妙的箭术叹为观止。在起伏不平的地形上,被十几个人追击,还能从容不迫的射箭,这份自信非常人能及。他见过的高手中只有陈王刘宠和黄忠有这样的境界,其他人都不行,孙策身边的射士不少,没有一个能和眼前这个刺客比。

    但这并不能削弱他的半点怒意。

    身为孙策近卫,居然让一个高手摸到了百步之内,如果不是许褚警觉,孙策险些遇害,这让郭武非常生气,非要抓住这个刺客不可。对方的箭术是好,在这种地形作战有优势,但他孤身一人,带的箭有限,总有箭射完的时候。

    郭武逼得比较紧,其他人则离得远一些,还有几个人已经从前面包抄了过去。虽然有几个义从被射伤,但更多的人正在赶来,有了心理准备之后,他们的防守非常严密,太史慈很难再轻易得手,射出的箭不是被避开了,就是被盾牌挡住,或者干脆被凌空斩断,威胁被降低到了最低。

    郭武连续射过了太史慈四枝箭,虽然每一次都极其惊险,但他还是成功的逼近到三十步以内。

    左手握小圆盾在前,右手拖长刀在后,郭武步步紧逼。

    太史慈暗自叫苦。眼看着孙策就在射程以内,本想一箭射杀,不料孙策身边的那个勇士竟有着猛兽般的直觉,他刚刚露出杀意就惊动了对方,即使使出最得意的绝技燕双飞也没能得手,反让自己陷入了危险。

    一想到那行云流水的拔刀术,太史慈就暗自叫好。出道这么多年,与人交手无数,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精湛的刀法。拔刀、断箭、还鞘,一气呵成,更难得的是没有一点烟火气,信手拈来,堪称神妙。

    孙策身边有这样的高手,几乎没有人可以刺杀成功。

    行此下策,太史慈颇为无奈。若有可能,他也不愿意暗箭杀人,他更愿意当面向孙策挑战,光明正大的杀死孙策,但形势危急,他急需一个胜利来证明自己,提升山贼们的士气,不得不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他很羞愧,只是现在被人追杀,情况紧迫,他没有时间想那么多。

    他不知道能不能逃出去。为了生存,他曾经在辽东的深山老林里射虎猎熊,每次都凭借高超的箭术化险为夷,可是现在,面对这十几个尾随而来的义从,他却没有了那份自信。这些人手里拿着奇怪的小圆盾,在山林间奔走如飞的同时还能及时闪避,身手灵活如猿,又像狼一样紧追不舍,尤其是那个年轻人,步步紧逼,如附骨之蛆,不管他怎么变换路线,始终无法摆脱他,反而越来越近。

    双方距离二十步,已经能感受到对方凌厉的眼神,太史慈伸手取箭,却取了个空。他心中一惊,随即又镇定下来。对这个结果,他早有准备,面对这些对手,箭迟早会射完的。他将弓插到弓袋里,拔出背上的双戟,互相敲击,向郭武招了招,发出挑战。

    郭武直起身子,放松肩肘,垂下双臂,慢慢走了过去。

    十几个义从从四面围了过来,将太史慈围在中间。张仲已经跑了。他武力不行,但逃跑的技能一流,又熟悉地形,一转眼就不知道钻哪儿去了。

    “报上名来,暗箭伤人的匹夫。”郭武走到太史慈面前五步,重新站定,摆开架势。

    “你是曲阿人?”太史慈听出了郭武的口音。他在曲阿住了几天,对这种口音印象非常深刻。曲阿虽然在江南,但与阳羡的口音截然不同,却与江北的广陵口音相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