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2章 打赌(1/2)
    孙策哼了一声:“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赌?”

    “如果是我故意的,那我就给你一个面子,放了蒯家老小,让蔡蒯两家重归于好。如果不是我故意的,你就给我做书僮,读书给我听的同时自己也重新温习一下,别一知半解的就出来丢人现眼。”

    “这怎么赌?”黄阿楚从蔡珂身后抢了出来,扬着小脸,努力的瞪着孙策。“你说你不是故意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公道自在人心,怎么可能由我一个人说了自。当着这么多人,我问几个问题,到时候你我都不说话,由他们判断我是不是故意的,如何?”

    黄阿楚转了转眼珠,拉着蔡珂的手,眨了眨眼睛。蔡珂会意地点点头。黄阿楚得意地一笑,大声说道:“好,你问吧。”

    孙策转向蔡珂。“嫂嫂,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蔡家是襄阳第一大姓,刘表将州治定在襄阳,为什么让蒯祺这种什么也不懂的年轻人领兵,蔡家却连一点兵权都碰不着?是你弟弟蔡德珪连蒯祺都不如,还是刘表联合蒯家,压制你蔡家?”

    “这……”蔡珂张口结舌,不知道怎么回答。蔡瑁的确不擅长军事,但要说他连蒯祺都不如,她无论如何都不肯承认。这自然是刘表联合蒯家压制蔡家,否则她也不会被逼着嫁给刘表了。

    “我再问你,我初登鱼梁洲,再登蔡洲,前后有一天一夜时间,兵不过两千,如果蒯越派人出城,我还能不能进蔡洲?难道是我和蒯越商量好,让他坐观成败的吗?”

    蔡珂咬紧了嘴唇,一言不发,眉宇间煞气越来越重。如果不是蒯越作壁上观,迟迟不肯发兵,孙策怎么可能攻上蔡洲,蔡家又怎么可能落到今天这般田地。蔡家今天的一切,都是托蒯越所赐。如果可能,她恨不得手刃蒯越。

    “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踹蒯祺的时候是不是很爽?”

    “呃……”蔡珂想起当时的情景,一时出神。不得不说,当时的确踹得很爽,连脚都踹疼了。如果有可能,她现在还想再踹两脚。蒯越把蔡家害得这么惨,我踹他两脚又怎么了。

    “我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希望我杀了蒯家老小,夺了蒯家家产,还是希望我放蒯家一马?如果你希望我放了蒯家,我认赌服输,现在就下令,如了你们的愿。”

    蔡珂咬着嘴唇,一声不吭。要让她为蒯家求情,她真是不情愿。

    “黄阿楚,我的问题问完了,你现在可以问你小姨,蔡家和蒯家闹到现在这个地步,是我推波助澜,还是他们结怨已深。”

    黄阿楚顾左右而言他。还用问吗,看小姨那表情就知道了,这根本就是她自己冲动。就算她为了帮自己,一口咬定孙策是故意的,别人也不信啊。

    孙策惋惜地摇摇头。“我将真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看来古人没说错,肉食者鄙,什么世家,什么名士,都不过如此。算了,你们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我很忙,没时间和你们过家家,做游戏。”

    一听过家家、做游戏几个字,她就急了。“我十一岁了,不是小孩子。”

    “拉倒吧你,就算三十一,你也是个长不大的巨婴。”孙策说着,不经意地瞅了蔡珂一眼,转身就走。

    “巨……婴?”蔡珂和黄阿楚互相看了两眼,品味了一番,虽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却还是听出了孙策浓浓的鄙视,顿时臊得满脸通红,再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呆着,掩面而去。

    回到小院,迎面撞上黄承彦。黄承彦见她们一大一小都气哼哼的,好奇不已。

    “你们怎么了?”

    “姊夫,我们被人羞辱了。”

    “羞辱?”黄承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