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8章 义不独活(bobfyr万点打赏加更)(1/2)
    魏腾匆匆赶回石城,将与孙策会面的经过转告陈温、陈登。

    陈温、陈登都不说话,屋子里只有陈温急促的呼吸,每一声都让人的耳朵饱受折磨。

    魏腾很沮丧。本以为能说服孙策,至少能争取几天时间,没想到孙策软硬不吃,一边谈判一边备战,根本不给他拖延时间的机会。他不得不草草结束谈判,赶回来给陈登报信,免得陈登措手不及。好在陈登并没有放松,回城之后,他发现石城的防务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善。仅仅一天时间,能做到这个地步,他对陈登的信心又强了三分,看向陈登的眼神也多了一些希冀。

    陈登捻着手指,沉默不语。

    大家心里都清楚,周昕是袁绍的部下,执行的是袁绍的战略意图,心里根本没有朝廷。他拦截孙策没问题,他的问题是打不过孙策,还被孙策堵在牛渚矶上,等人救命,直接打乱了袁绍的部署,也把他逼到了死角。救周昕,他有可能全军覆没。不救周昕,他无法得到扬州世族的信任,无法在扬州立足。

    时间不多,孙策的部下已经在备战,祖郎投降孙策之后,也在招揽旧部,最多两三天时间,孙策就会包围石城。他想走都走不掉。就他手下那些残兵,连祖郎都对付不了,更别说孙策了。

    陈登想了一会,抬起头。“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只是不知道周府君能不能接受。”

    “你说。”

    “向孙策投降。”

    “投……降?”魏腾皱起了眉头。

    “没错,会稽是古越国,勾践卧薪尝胆,事吴十年,一举复仇成功,传为佳话。如果周府君能忍一时之辱,待袁盟主平定河北,挥师南下,再举义旗响应,充其量不过三五年时间,不及勾践一半。”

    魏腾摇摇头。“话虽如此,孙策狡诈,思虑周密,就算周泰明投降也不会再让他掌兵,与囚虏无异,哪有复仇的机会,平白受辱而已。元龙,再想他策。”

    陈登早就知道这个计策不可行,也不着急,继续说道:“两军相攻,为强敌所困,既不能战,又不能降,唯有走耳。程普、李术扼守要道,陆路极难脱围,但江面宽阔,纵使有甘宁的战船把守也无法守得周密。不如派一二熟谙水性的勇士潜入牛渚矶,带周府君乘夜从水路离开,顺江而下,明天早晨就能脱险。”

    魏腾眉头皱得更紧。这个计策是不错,江面那么宽,一两艘小船冒险夜行,的确有机会逃脱。只是这样一来,周昕只能自己脱身,带不了几个人,等于将丹阳拱手相让。况且不战而走,陈登未免太过懦弱,他以后要躲孙策一笨子吗?

    “元龙,城中有五六千人,矶上尚有五六千人,两倍于李术、程普,为何不出城一战?”

    陈登苦笑道:“魏君有与不知,我们虽然有近万兵力,但训练不足,又缺少弓弩,短时间内无法击破程普、李术的阻击。孙策所部皆是精锐,又有骑兵,稍有拖延,他们就能赶到,到时候不仅无法救出周府君,连我们都走不脱。况且祖郎刚刚投降了孙策,他正收罗残部,也有近万人,如果他随孙策出击,我们哪里还有兵力优势?很可能就是全军覆灭,一点机会也没有了。魏君,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魏腾还想再说,陈温的嘴唇动了动,艰难的说道:“周林,元龙所言甚是,救出泰明即可,不宜恋战。”

    魏腾也知道陈登眼下不是孙策对手,只是心有不甘而已。既然陈温发了话,他也只能认命。他只是感到很憋屈,他亲自出面,孙策居然一点也不给面子,最后还得陈登出此下策,让周昕像丧家之犬似的逃命。

    周昕会答应吗?

    明月当空,清风徐来,江面上银光闪烁,一片静谧。

    周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