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0章 以德服人(小小一边民打赏加更之八)(1/2)
    和作战相比,山贼们显然更擅长逃跑。作战的时候斤斤计较,逃跑的时候却是争先恐后,而且非常有经验,哪儿难走,他们就往哪儿跑。看到水沟,他们就往里面跳,看见草丛,他们就往里钻,看到沼泽水潭,他们也敢往里走。

    孙策的部下却没这么随性,他们严格保持着阵型,绝不给对方反扑的机会。对那些只想逃命的士卒,他们不予理睬,只要不挡路,就当他们不存在。除非有人不识相,企图反击,就会立刻招来致命的打击。

    所有人的目标只有一个:祖郎。

    擒贼先擒王,对孙策来说,祖郎这个泾县大帅的价值远在几千山贼之上。他指挥三千步骑,不紧不慢地跟在祖郎后面,保持两三百步左右的距离,既不让祖郎逃掉,又不追得太紧,逼得祖郎回头拼命。祖郎身边还有两千多人,如果死斗,多少还是有点麻烦。

    祖郎意识到了孙策的险恶用心,他很想停下来和孙策拼命,但他的部下却没有这样的心思。他们只想逃跑。他几次勒令停下,却来不及结阵,孙策等人会立刻加快脚步冲上来,先派骑兵冲击,阻止他们结阵,等步卒赶到,再强行突破。山贼们已经被吓破了胆,根本没有决一死战的勇气和信心,常常坚持不到一个回合就再次崩溃,祖郎也无力节制。

    他们一口气跑了七八里地,前面就是程普的大营。

    祖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两条腿都软了。他在程普大营外留了一万人,由王前、费易等小帅指挥,本来希望这一万人能够接应他一下,挡住孙策。但他失望了。在他与孙策交手的时候,程普主动出击,而且打得非常凶猛,一万人已经投入三千人交战,双方战得难分难解。听说祖郎被孙策击败,王前、费易也慌了,也没商量,立刻撤兵。等祖郎赶到程普大营里,一万大军只剩下两千多人断后。

    祖郎气得大骂,却无可奈何,只得继续逃命。

    兵败如山倒,最后的希望断绝,山贼们更无斗志,豕突狼奔,只想活命。

    孙策下令继续追击。在之前的预案中,他们已经做了相应的准备,程普准备了大量的火把和干粮、饮水,此刻全部拿出来,分给将士们,伤兵留在大营里,其他人则继续追击,务必要抓住祖郎。

    这时候,孙策就不再留手,亲自上阵,咬着祖郎不放。

    又跑出三十多里,祖郎一头栽倒在地。他艰难的翻了个身,大字形躺在地上,看着夜空皎洁的明月,大口大口的狂喘。他跑不动了,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就连他自己的部曲都没几个了,也不知道是被杀了还是被俘了。眼前是一片旷野,身后是如狼似虎的孙策,尤其是孙策身边还有数百骑士,两条腿的人跑不过四条腿的马,孙策只是等他自己累倒而已。这里不是泾县的山区,他无处可藏,孙策带了三千多人,铁了心要抓住他,就算他挖个洞钻起来,孙策也会将他找出来。既然如此,不如坦荡一点,束手就擒。

    亲卫们非常支持祖郎这个决定。他们也跑不到了,两条腿像铅一样沉重,喘得像橐籥,嗓子干疼,每一口呼吸都非常艰难。

    马蹄声近,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将祖郎等人团团围住,火把照亮了祖郎的眼睛,呼呼作响。孙策翻身下马,蹲在郎祖面前,伸手拍拍祖郎满面灰尘的脸。“你是喘口气,继续逃,还是跟我回去喝酒,看看你弟弟的伤势?他伤得很重,我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

    祖郎看了孙策一眼,打开孙策的手。“士可杀,不可辱,我……”

    孙策笑了一声,将祖郎的战刀捡了起来,摆在他的手中。“你真要想死的话,现在还来得及。你死了之后,我送你回祖坟,专门给你修个坟,立个碑,上面刻几个字,你觉得应该刻什么字比较好?泾县大帅?义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