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追杀
    太阳高悬,却带来不了多少温暖,一片布满冰雪的针叶森林中,一位美丽的女子正牵着一个孩子急匆匆的行走着,女子容貌极美,雪白的长裙勾勒出优美的曲线,俏脸看上来更是如同少女般年轻,此时那欺霜傲雪的娇颜上,却透着浓浓的焦急和一丝微不可察的慌张,她隐晦的向后面不断看去。

    “云轩,你累吗?”女子看向了被她牵着的孩子,每当这时,她焦急的美眸才会温柔下来,充斥着一种柔情,问道。

    那个叫云轩的孩子方才五六岁大,身体有些瘦小,但小脸却是非常可爱,让人一见就不禁心生喜爱,忍不住想捏捏他婴儿肥的小脸。

    他吃力的跟着女子急促的脚步,倔强道:“妈妈,我不累。”然后,忍不住问道:“只是,我们还要跑多久啊?”

    女子看着他鬓角流下的汗水,眼圈一红,摸了摸他的脑袋,温声道:“就快了,穿过这片寒带针叶林,就到妈妈以前的家了。”

    小云轩的声音多了几分低沉,“以前?为什么不是现在的家呢,还有,那些人为什么老是要追着妈妈和我,明明他们看上去和爸爸穿的衣服差不多啊?”

    女子的娇躯颤抖了一下,她表情苦涩的摸了摸云轩的脑袋,“因为我和你爸爸在一起让很多人看不惯啊,云轩,这个世界有很多时候是不讲道理的,所以你一定要坚强,比任何人都坚强才行。”

    “嗯。”

    小云轩乖巧的嗯了一声,就没有多想,因为妈妈的步伐又快了一些,他使出吃奶的劲才能勉强跟上。

    森林间布满积雪,无论地面还是针叶般的树木上,都披着一层厚厚的白雪,雪地行走需要耗费更多的体力,更别说奔跑,还是孩子,云轩在咬牙坚持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极限,脚掌冰冷刺痛,寸步难行,还想再走,却被潸然泪下的女子一掌打在颈项,疲惫的倒在她的怀里。

    半日后,女子抱着昏睡的云轩快步赶出了冰雪森林,激烈喘息着,高耸的酥胸剧烈起伏,美丽的脸颊上出现了一丝激动之色,“到了!”

    只见远处,是一座直入云霄、无比威严的八角冰塔,巨塔完全用寒冰铸造,矗立在大地上,暴风雪从天空落下,将一切覆盖上洁白,然而那座冰塔却是粒雪不沾,光滑如镜。

    女子望着那座光滑的冰塔,眸中有晶莹的泪水流淌而出,下一刻,却是脸色大变,向后看去。

    “呵呵,一个叛逆者,逃的倒快。”

    一片雪白的针叶林中,一棵棵树木忽然簌簌颤抖了起来,积雪竟是迅速的融化开来,然后一股火焰在林中蔓延,灼热的声音响起。

    “走!”

    女子眼中闪过一抹决然,她身体遮住了云轩小小的身躯,纤细的手掌按在昏睡过去的云轩后背,一股蓝光喷吐而出。

    唰!

    蓝光一闪,小云轩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女子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旋即她俏脸一紧,长裙摆动,一种强大的气势散发而开,向前急掠而去,将那道蓝光遮掩而去。

    火焰涌动,在针叶林中蔓延,然后一闪,化为了三道身影,那是三位身穿火红袍服的男子,神情严酷,长袍上,勾勒着一个咆哮的魔龙图案,三人一出现,就微微皱眉,随后冷笑一声,向着气势大盛的女子追去。

    一道微弱的蓝光闪过,小云轩在后背传来一阵惊人寒意就惊醒了,他隐约感觉那是柔软的手掌,然后他就像是飞了起来,妈妈温暖的怀抱消失了。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刺骨的寒冷侵入身体,暴风雪哗啦啦的打在他的身上,小云轩吃力的睁开眼睛,他只捕捉到了一道逃跑,三道追逐的模糊身影。

    那三人身上,是一个印象极其深刻,他曾在爸爸衣衫上也看过的图案,一条燃烧着火焰的魔龙!

    周身的景象迅速拉长,变得模糊,小云轩被生生的冻昏了过去,不甘的紧紧咬着嘴唇,内心悲伤的呼唤着。

    “妈妈…”

    …

    老者笑眯眯的漫步在布满花朵芬芳的密林中,哼着小曲,心情好的不得了。

    他戴着一顶草帽,麻衣有些破损,显然是自己编织的,但却纤尘不染,他一边走,一边用苍老的眼眸观察着沿途的翠绿植物,嘴里还念叨个不停。

    “我的碧绿小乖乖,今天开花了吗?嗯,没有的话再给你喝几滴露水哦。”

    “鲜红小乖乖抽芽了,嘿嘿,你也感觉到了春天的气息吗?”

    “四叶草小乖乖更不错,又长出一片小叶子,都快成五叶草了,嘿嘿、嘿嘿!”

    老者一路走的很慢,每路过一株植物时,他都会蹲下来,仔细的查看那株花草的细微情况,并且满脸带笑的和它们说话。

    说也奇怪,他这种放到外界会让人怀疑脑袋出现问题的举动,在这片温暖的山谷却是非常自然,那些翠绿、鲜红、五彩缤纷的花朵草木全都散发着一层晶莹的光芒,微微摇晃着,好像是在跳舞。

    老者每到一株植物前,那株植物上的光芒就会明亮几分,纤细的腰肢挺直,慢慢打开自己的花骨朵,承受着他浇灌出的滴滴露水。

    “嘿嘿,冰果果要成熟了,今天多给你喝点水,赶紧成熟,成熟我就能把你吃了…唉呦,我开玩笑的呀!”

    老者手持绿壶,正在浇灌一株冰蓝色的小鼓包,可以看到厚厚鼓皮中包裹着一颗圆圆的小果子,但听到老者的声音,一点点打开的鼓皮嗖的合拢了,整个植株都贴到了地面,像是害怕。

    一下萎靡的小植物让老者大急,安抚的给它浇了两蓬露水,但冰蓝小果明显吓得不轻,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唉,冰果果就是胆子太小了,算了,去看看我的宝贝,嘿嘿,忘魂花要长成了,这可是老夫失败了七七四十九次才成功培育的一株,成功率太低了,不过不低,怎么能显示我的厉害呢,嘿嘿!”

    老者慢声细语的安慰了半天,让冰蓝小果胆怯的直起了一半茎干,才慢悠悠的走开,这次,他缓慢的步伐都加快了一些,苍老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丝期待的光芒。

    老者轻车熟路的绕过了一株株植物,走过了低矮的山谷后,是一片墨绿色海洋般的参天大树,这些大树都有着针叶般的叶子,看上去极耐严寒。

    而出了山谷,空气中骤然寒冷,远远没有谷中四季如春的感觉,甚至更往远处看,能看到一片深绿转为洁白,那些针叶林上覆盖着皑皑白雪。

    老者没走太远,就到了深绿针叶林和覆盖白雪的针叶林交界处,只见这里有一条澎湃大河,大河上结着许多冰层,这赫然是一条流动的冰河。

    老者嘿嘿一笑,被冻的缩了一下,却满眼冒光,从旁边拿了一只铲子,铲了两下,只见河水边缘的薄薄冰层被破开,里面有一个冻住的小冰块。

    “嘿嘿,难怪我之前怎么都育种不活忘魂花,原来你这个小宝贝要在天寒地冻下先休眠个三十天,还需要有充足的水汽,若不是我住的旁边就有一条流动冰河,还满足不了你这小家伙。”

    老者嘿嘿笑着,把冰块弄了上来,只是他微微皱眉,冰块表面布满着白色冰痕,他难以看清,而且…冰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气喘吁吁的老者丢了铲子,取出了一把刻刀,挥动着刻刀,如同艺术家般精巧的削动冰层,冰屑飞溅,半人高的冰层迅速缩小。

    半晌后,冰层表面的白痕被切削了下来,晶莹透明的冰层能看到里面,老者看了一眼,忽然呆住,“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