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9章 失算(1/2)
    面对焦仲卿的鄙视,马超毫无收敛之意,反而更加放肆。可是面对孙策,他却心悦诚服,不仅接受批评,而且满心欢喜。这固然是因为孙策与焦仲卿身分不同,更因为孙策是站在他的立场上,为他考虑,以一个名将的标准来要求他,他当然觉得很开心。

    名将是谁都能做的么?如果我没有名将的资质,孙将军怎么会对我要求这么严格。

    孙策招招手,叫来焦仲卿,又对马超使了个眼色。马超虽然尴尬,还是向焦仲卿拱手施礼。“刚才多有失礼,还请焦君见谅,以后还要请焦君时时提醒,多多关照。”

    焦仲卿深感佩服,心中暗自反省。与武人相处,他明显不如孙策有技巧。他连忙还礼。“将军客气了,辑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将军恕罪。”

    两人客气了一番,算是冰释前嫌。孙策随即安排焦仲卿与马超一起去打探周边的情况,尤其是下游。牛渚矶上游的商船被他征用了,下游滞留的商船很可能会被陈温征用,秣陵方向也有可能出现援兵,他必须安排警戒,以免措手不及。马超有武力,焦仲卿是活地图,他们谁也离不开谁,趁着这个机会磨合磨合,对以后作战有好处。

    如何安排合适的人搭班子,这是一门学问,好在有郭嘉、陈端等人参谋,孙策读的历史书不少,也有这方面的经验,倒也一点就通,安排得滴水不透。

    马超欣然从命,领着庞德等人,护着焦仲卿去了。

    孙策随即部署防线,登上牛渚山,观察周围地形,并派出斥候与焦仲卿手下的细作一起监视石城。

    牛渚山并不高,也不算陡,有几条小径可以登上山顶。山顶有一个草亭,很是简陋,却有一些新的痕迹,看起来最近有人来过。站在亭中,向北可以俯瞰大江,不仅能看到牛渚大营,牛渚矶上的情形也看得清楚。向南看,则石城一览无余,城头一片安静,显然还没意识到危险。

    “如此要地,居然无人值守,周昕焉有不败之理。”郭嘉环顾四周,感慨不已。“坐而论道,吹枯嘘生,空谈心性,标榜名声,通经却不能致用,以圣人门徒自称,儒门大业就坏在这些人手上。”

    孙策瞅瞅郭嘉。“奉孝,你也以儒生自诩吗?”

    郭嘉沉默了片刻,神情严肃。“将军,我经学粗浅,不敢以圣人门徒自诩,但我却以士自居。士志于道,无恒产而有恒心者,唯士而已,阉党、外戚皆不足论。儒生疏阔也好,迂腐也罢,都不是那些苟且之人可以议论的。”

    孙策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抛却个体的参差不齐,就整个阶层而言,汉代的儒生还是有理想有抱负的,只是太理想了而已,比起只顾自己私利的阉党、外戚肯定要好得多。不管到承认不承认,他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精英,要想社会进步,就不能完全抛开他们,靠文盲是无法治理国家的。武夫治国未必就比文人治国强,这是后世历史已经证明的。宋代之后,转向文人治国并不是哪个人的心血来潮,而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孙策说道:“奉孝,从道的层次上来说,我们和荀彧并不是敌人,而是竞争者。我们的目标一致,只是方法不同。他想改良,我想革命,仅此而已。”

    郭嘉笑了。“医不自医,和那些老人家在一起怎么可能搞得好。他输定了。”

    周昕看着江面上游弋的战船,大惑不解。

    大雾直到中午才散去,耽误了半天时间,甘宁午后才出现在江面上,战船穿梭来往,迟迟没有进攻。周昕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但心中却有些庆幸。他并不希望甘宁现在就发起攻击,昨天弩手损失比较大,士气低落,从石城抽调的弩手还没到,远程打击力量不足,步卒的伤亡会更大。甘宁的勇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个像蛮牛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