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9章 新人(love北斗枫打赏加更)(1/2)
    楼船在三十多名水手的操纵下,缓缓接近牛渚矶。江水越来越急,舵手用力把舵,桨手们喊着号子奋力划桨,桨叶翻飞,拨打着湍急的水流,激水雪白的浪花,水珠四溅,随风飘散,落在脸上、身上,每个人都被淋湿了,孙策的大氅沾了水,沉甸甸的挂在身上,让他的心情也有些沉重。

    在远处看,牛渚矶并不高,像一头牛伸出头到江中喝水,占据了近半江面。到了近前,仰视渚上的战旗和人影,这才感觉到牛渚矶的险峻。冬天水浅,牛渚矶下半部的岩石裸露出来,和上半部长满绿树的岩壁对比强烈,截然不同。整个岩壁几乎直上直下,高达五六十丈,再高的云梯也上不去。

    见战船靠近,矶上射下一些箭来,大部分落入江中,只有三两枝箭射到船上,也没了劲道。尽管如此,战船随波起伏,没一刻停息。孙策等人坐惯了船,倒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来自西凉的马超、阎行等人却非常紧张,不仅双足分开,站成马步,手也丝毫不敢放开栏杆,甚至不敢向外看,江水太急,看得眼晕。马超原本就白的脸更白,连嘴唇都失去了血色,看起来挺可怜的。

    “将军,不能再靠近了。”甘宁提醒道:“如果上面有落石,非常危险。”

    孙策同意了。再往前走也没意义,反正不可能从这里登陆。登陆的码头在牛渚矶的东侧,那里有山体遮挡,水流较缓,能够泊船,但那里肯定有重兵防守,强行攻击会有重大伤亡。相比之下,牛渚山的大营更适合攻击。

    船慢慢靠岸,水流渐缓,船也没那么颠箥了,马超、阎行悄悄了松了一口气,总算能站稳了。

    周昕的防线一直推到江边,不仅立起了营栅,还安排了大量的弓弩手,见孙策等人抵近侦察,弓弩手开始射击。义从们站成一排,举起钢制小圆盾遮挡箭雨,箭矢射在盾牌上,丁当作响,清脆悦耳,煞是好听。甘宁挥了挥手,指挥两艘战舰绕到旗舰前,弓弩手们站成一排,拉开弓弩,进行压制性射击。

    双方箭矢交驰,射得不亦乐乎。

    孙策站在飞庐上,打量着江边的大营,咂了咂嘴。他和程普说,他会佯攻诈败,可是看了这大营之后,他觉得真不需要那么费事,就算他想强攻也未必能得手。周昕在这里至少安排了五六千人,其中有一半是弓弩手,离岸不到百步就是弓弩手的阵地,从战船靠岸开始就在弓弩手的射程以内,进攻一方就算想安排弓弩手进行掩护也铺展不开,掩护的效果非常有限。登陆的战士只能冒着箭雨向前突进,付出的代价必然可观。就算冲上去一些人,面对数倍于已的守军,也很难撼动对方的防线。

    如果不能一次性投放足够的兵力,使用添油战术,那就是送死,哪怕有数万人也无济于事。

    一句话,易守难攻。虽然比牛渚矶要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儿去。

    真要强攻的话,除非让义从营上阵。义从营有特制的重甲,可以抵消一部分弓弩的威力,强行突破。但那样一来,损失也会非常大。即使是重甲也无法抵御近战离的强弩射击。孙策不想把精心训练出来的义从营用在这种地方。

    事情还没到那一步。

    “你们谁愿意首战?”孙策问诸将。

    没有人说话。看了这地形之后,只要有点常识都知道是个苦差使。如果孙策真想打也就罢了,就算代价大一点,夺个首功也是值的。但孙策明明就没打算强攻,首战的任务不是取胜,而是诈败,没人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

    “打败仗是个技术活,比打胜仗还难,一般人还真干不了。”孙策转过身,笑眯眯地看着诸将。“不仅要败,还要败得像,损失又不能太大,尺寸要掌握得确到好处,很考验将领的指挥能力。”

    还是没人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