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3章 失之交臂(1/2)
    关羽站在津口,看着满载的渡船缓缓靠岸,伸手拦住了周仓,示意他不要急着登船,等船上的人先下来再说。周仓嘟囔了两句,却没说什么。关羽有吴景亲手签发,加盖九江太守印信的路传,原本可以优先登船,却因为关羽不愿意骚扰百姓,等了又等,足足耽误了一个时辰。

    拿下阴陵后,关羽婉拒了吴景的挽留,立刻返回平舆。他将吴景赠送给他的厚礼分给了随他作战的五百战士,只带走了周仓一人。周仓为了追随他,宁愿辞掉刚刚到手的军侯,关羽很感动,无法拒绝。

    这一船人不多,船老大早就看到了岸边这个高大的汉子,对他的体贴非常感谢,亲自跑到船头相迎,紧紧的拽着缆绳,请关羽上船。关羽很客气地点点头,上了船,船老大用长长的竹篙顶着岸,渡船缓缓驶动。这时,远处跑来一辆车,车上三个人,车夫一边催马奔驰一边喊。

    “船家,等一等,等一等。”

    船老大连忙连调整方向,将竹篙探入河底。竹篙弯成了弓形,却还是很难一下子让船停下。关羽见了,捞起缆绳,纵身跳上岸,单手挽住,也不见他如何用力,就将渡船拉得停住,重新向岸边靠去。船上的客人惊骇不已,纷纷惊呼关羽好大的力气。

    马车冲上了码头,车夫紧紧的拉紧缰绳减速,不妨津口泥土湿滑,马蹄打滑,一时无法停住,连车带马就往船上冲,车上的三人大声惊叫,船上的人也怕被马撞着,纷纷避让,一时间人喊马嘶,乱作一团。

    关羽扔了缆绳,迎了上去,两个箭步便赶到车后,伸手拽住了车厢。车厢吱吱作响,几乎被他拉裂,好在及时停下,马上了船,船还在岸上,也没撞着人。众人长出一口气,乘车的年轻人翻身下车,对关羽连连拱手。“多谢壮士,要不然又得等一会了。”

    “等一会也无妨,这里风光甚好。”关羽道:“足下请上船吧,大家都等着呢。”

    “好好。”年轻人牵着马,引着侍者上了船。关羽又跳回船上,将缆绳扔给迎上来的船老大,拍拍手。年轻人打量了他一眼,突然说道:“足下可是姓关名羽?”

    关羽抚着胡须,微微一笑,却不说话。年轻人有些意外,随即会心地笑了,拱拱手。“在下刘晔,字子扬,成德县人。关将军追击溃兵时经过的,只是未曾入城,要不然我们也许早就相识了。”

    关羽知道成德,但他对刘晔没什么兴趣。刘晔穿着儒衫,面皮白净,一看就是家世不错的读书人。从他刚才策马奔驰的情况来看,这人还是个急性子,做事有点不分轻重,很像是那种眼高于顶,不把人命当回事的世族子弟,不太合他的胃口。

    见关羽没有搭腔的意思,刘晔也没有再说什么。关羽是孙家父子的部下,他却是去长安,也不打算和孙家父子产生太多的交集,只是路遇关羽,又欠了关羽人情,便打个招呼。既然关羽如此骄傲,他也没兴趣非要和他套近乎。一介武夫而已,如果当时他为周昂出谋划策,胜负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船到北岸,众人各自上岸,刘晔与关羽拱手作别,上了车,沿着大道向西而去。关羽带着周仓,沿着另一条路向西北而行,直奔平舆。

    葛陂旁热闹非凡,生机勃勃,一个大型工坊已经初见雏形,一排排崭新的屋舍静静伫立,一个个忙碌的身影来往穿梭,岸边建起了数条栈桥,一直伸到湖水中央,不少女子正在栈桥上浣纱,薄薄的轻纱在水中荡漾,搅起一团团水花,伴着清脆的笑声飘向远方。一群孩子在岸边玩耍,或是爬树,或是玩水,或是奔跑,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周仓很是惊讶。他对葛陂的情况并不陌生,怎么才了两个多月,葛陂就多了一座新工坊,这么热闹?当他得知这是袁夫人联合汝南世家新建的军械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